刚刚更新: 〔魔神狂后〕〔终极保安〕〔一念而深:帝少宠〕〔傲天圣帝〕〔极品道士闯都市〕〔了一〕〔亮剑之最强系统〕〔透视仙王在都市〕〔道岳独尊〕〔魏武侯〕〔春野小农民〕〔重生柯南当侦探〕〔封少,有点甜!〕〔原来老妈是魔尊〕〔如果还能这样爱你〕〔原始部落大冒险〕〔工业造大明〕〔私人科技〕〔娱乐之逍遥老爸(逍〕〔甜妻100分:陆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70章,不仅如此
    <center>

    <td>

    <td>

    <td>

    <tr><table>

    “什么”陆老爷子当即皱眉。

    这类的事情不久以前就曾在陆家老宅的餐厅里上演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几乎在座的所有人都亲身经历过,陆学芳哪怕不在,但后来也从女儿的耳中讲述过,所以当历史再次上演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有些愤怒。

    尤其是陆老爷子,在自己的宅院里连续发生过两次,简直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陆学林的眉头也始终皱的紧紧,不悦的问,“补汤里放了什么药”

    “是一种伤身的药,如果林小姐吃了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有孩子了”

    “简直丧心病狂”陆老爷子大怒,抬手重重拍在桌子上,指着下人质问,“你老实交代,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让你这么做的”

    下人连连道歉,老实交代着,“对不起老爷子,我也是被逼无奈,不敢违背命令,但是又实在觉得这种事情太失阴德了,所以才不得不向您禀明实情,是婧雪小姐让我这样做的”

    陆婧雪在下人放下汤碗后,毫无预兆的突然跪下,涂着漂亮颜色的指甲顿时插入掌心。

    没想到竟又跟上次一样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目光不由的看向郑初雨,心中微恼的想要征询她是怎么办事的,只是后者却始终没和她的视线对上,等在听到下人后面的话,陆婧雪激动出声,“你说什么”

    下人朝她的方向看了眼,毕恭毕敬的汇报,“老爷子,是婧雪小姐把药交给我,又让我放到宛白小姐的补汤里,我受她胁迫啊”

    “你怎么随便污蔑人呢”陆婧雪不敢置信的瞪着下人,完全没有料到,竟然矛头竟调转到了自己身上,她有些措手不及,望向长辈纷纷投递过来的震惊目光,极力撇清关系着,“爷爷,爸,这事跟我没关系,是小雨让的”

    郑初雨这时终于看向她,却是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雪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这事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下人刚才明明亲口说,是你把药交给她,又让她放到小白的补汤里,她是受了你胁迫”

    “你撒谎”陆婧雪气苦,但她快速冷静下来,为自己争辩清白,“是,的确是我把药交给下人的,但我是帮你的忙我来的时候,你在院子里哭,是你跟我说林宛白把孩子流掉的事情算到你头上,所以你想要报复林宛白,让她这辈子都休想再怀上孩子,我充其量只是帮你把东西交给下人,告诉她这是你给她的,从始至终都没有指使她做过什么手脚”

    “雪姐,你冤枉我,我根本没有啊,在院子里咱俩的确说了很久的话,但你说的这些我根本听不懂,不过没关系,好在我这里有录音”郑初雨表情委屈的说完一通后,真把手机给掏了出来。

    随即,不等她反应,就调出来一段音频。

    餐厅里,有她们两人的声音陆续传出

    “雪姐,虽然上次下药的事情我没有证据,但我知道,其实就是你偷偷把泻药换成的老鼠药,想要让林宛白吃下去,因为那天的事情我就只告诉你了,你在我面前也不用不承认”

    “小雨,之前的事情的确是让你吃苦了,雪姐跟你道歉跟你说心里话,我对她的恨其实一点都不比你少,她不但抢了我的未婚夫,又抢了我的父亲,现在还弄得爸要跟妈离婚,我们整个家都不得安宁”

    陆婧雪大惊失色,伸手指向她,“小雨,你”

    没有料到她们两人的对话竟然被录了下来,而且还很有心的,只留有了最精彩的部分

    陆婧雪感到惊颤不已,隐隐觉得后背有冷汗滑落,似乎已经不小心踏入一个陷阱里。

    郑初雨将手机放回兜里,耸了耸肩,“雪姐,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啊有你的录音在,下人也指认你,是你嫉恨小白,才要害她,却偏偏又要栽赃到我头上,我也太冤大头了吧更何况,小白的孩子其实并没有流掉,还好端端的在她肚子里呢”

    陆婧雪闻言,美眸微微睁大,下意识扭头看向对面林宛白的肚子。

    因为月份并不大,衣服穿得也有些宽松,也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有没有孩子在,听了郑初雨后面的话,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竟然被诓骗了

    哪有什么告状一说,不过是为了拉她下水

    陆婧雪几乎咬碎了牙齿,脱口而出,“爷爷,爸,是她们两个故意算计我”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就后悔了,这时候这样的辩解反而是一种变相的承认了

    果然,陆学林神色比刚刚还要震惊的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不敢置信的问,“婧雪,之前老鼠药的事情,真的是你做的,跟初雨无关”

    “我”陆婧雪慌乱。

    沉默的陆老爷子也直摇头,脸上纹路里都是叹息,“婧雪,你也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认为你是最懂事和最善良的,可你怎么怎么跟你妈一样,心思这么歹毒啊”

    “亏你还是初雨的堂姐,竟然这么陷害她”陆学芳心里早有怨言,这是更不会放弃机会。

    陆婧雪已经百口莫辩,只能硬着头皮把事情应下来。

    她绕过餐桌,快步来到陆学林和陆老爷子中间,半蹲在前者腿边,眼泪噼里啪啦的涌出来,语气忏悔的说,“爸,我只是一时想不开林宛白从我手里抢了长渊,又堂而皇之的进了陆家,您和妈现在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我心里面实在是不好受,才导致我冲动下做了错事好在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您原谅我好吗爸,我其实心里早就后悔了,我是您的女儿,我是什么样的人您最了解的,对不对”

    看着声泪俱下哭诉的女儿,陆学林内心难免有些矛盾,很大程度上,陆婧雪被算是惹人同情的,就连一旁的陆老爷子面上表情都有所松动。

    “不仅如此。”

    蓦地,沉静的男音适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顾轻舟司行霈〕〔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