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完美妹妹〕〔大明海图志〕〔宅男奶爸〕〔极品全能学生〕〔覆殷商〕〔启陈〕〔冷画沉欢〕〔最强护花兵王〕〔决皇〕〔农家小皇妃〕〔恐怖沸腾〕〔科技戮仙〕〔宠妻108式:韩少,〕〔帝道独尊〕〔逐天大帝〕〔邂逅〕〔逍遥小村医〕〔光灵行传〕〔隋書〕〔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56章,恨不得杀了你
    <center><table><tr>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d style”border:5px solid transparent;paddingbott:10px;”><td>

    <tr><table>

    初次见面的吃饭时,在她提到有关当年事情时,陆学芳只是三言两语的简言概括,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现在想来,都是因为心虚的关系。

    在得知自己不是林家女儿的时候,林宛白就一直想不通,既然妈妈在婚后那么多年都日日夜夜珍藏着那本德译小说,对亲生父亲陆学林始终念念不忘,当初又为何会提出来分手还要转身嫁给别人,原来其中还有这般的纠葛

    这样的事实真相被揭出,震惊了所有人的认知。

    陆老爷子苍老的脸上也是犹自的不敢置信,直摇头说,“学芳,你竟然这么糊涂还有小梅,你如果是用这样的手段嫁给了学林,那你实在是配不上陆家儿媳的身份”

    阮正梅在听到陆学芳开口的那瞬间,脸上就已经瞬间没了血色。

    等听到陆老爷子话里的指责时,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直接跌坐在了地板上,就连一旁的陆婧雪想要伸手去搀扶都无济于事。

    秘密一股脑的全都被揭穿,阮正梅眼底全都是惊恐。

    整个客厅里,若说最无法面对这一切的要属当事人陆学林,通亮的水晶灯下,他眼睛睁的那样大,就像是垂死之人那样目眦尽裂。

    渐渐的,神色中泛起了痛苦的涟漪,无法言语的痛纠结在眉眼间。

    眼前再次浮现出年轻女孩子那张眉目鲜妍的脸,离别机场里的相思之苦,小小教堂里的海誓山盟,还记得他们躲在二楼看着下面举行婚礼的新人,他那样紧的牵着她的手,诉说着满腔的爱意和眷恋。

    “楚楚,我这一走会去很久”

    “我可以等你”

    “恐怕真的会很久,可能三年,也可能五年你不怕我变心吗”

    “阿林,我不怕”

    年轻女孩子轻轻回握着他的手,她的眼底仿佛有星光,闪闪烁烁的,全都透着她的坚定和勇气。

    陆学林胸腔内像是被她眼底的星光给盛满了,情难自禁的轻吻着她的额头,许诺着一生的誓言:“等我从德国回来,楚楚,我就会跟家里说我们的事,我要娶你为妻,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生一个足球队的孩子”

    年轻的女孩子垂下脸,教堂造型尖尖的窗户透进来阳光,照亮了她眉眼间的羞赧。

    陆学林仰头看向头顶高高悬挂的水晶灯,似乎想要从那上面寻找当年曾盛满整颗心脏的星光,可却只有往日情深如梦幻一般碎了的灯光。

    回想起两人曾经挑灯在图书馆里一起学习繁复的德文,曾经每次在机场难舍难分的离别,还有曾经手指紧扣牵手漫步在德国柏林的街头

    懊恼,悔恨,这些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心情,说不出的滋味蔓延在心头,表情是如此的悲怆,若是当初他再多坚定一些不同意分手,或许就能知道她隐藏在心底的痛,在她转身要嫁给别人的时候,他若是不管不顾强势的从婚礼上把她抢走,或许他们就不会错过这一生

    陆学林闭上了眼睛,一行泪,顿时从紧闭着的双眸里喷涌而出。

    “阮正梅”

    重新睁开眼睛时,陆学林双目通红的大步上前。

    眼神像涂了毒的刀子,安静的客厅里,在那声沉喝后,一瞬间就被陆学林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阴冷所笼罩,往日的儒雅和亲切,全部化为了狠绝,“你害的我跟爱人分离,骨肉分离,最后还逼死了楚楚,而你这样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在我枕边这么多年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说到最后一个字,清脆的巴掌声陡然响起。

    “啪”

    阮正梅被扇的整个人都往左边趔趄,脸上迅速肿高,五指印格外的触目惊心。

    然而下一瞬,陆学林又陡然抓住了她的衣领。

    他从来没有此刻这样心痛过,也从来没有此刻这样愤怒过,更从来没有此刻这样想要杀了一个人

    所有人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滔天恨意,陆学林向来给人的感觉都是风度翩翩,从来都是亲和力十足,还从未有过如此凌厉的一面,就连旁边的陆婧雪也都被吓傻了,甚至忘记了上前去解救自己的母亲。

    阮正梅彻底没有了淡定,整个人都是慌乱又惊恐的,“学林,你听我解释,我”

    可是说到最后,声音就支吾在了那,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该如何辩解。

    “不要叫我”陆学林冷声。

    抓着她衣领的双手,骨节泛白的逐渐往上,直接掐住了阮正梅的喉咙,像是想要用她的命来偿还自己失去的爱人的命。

    就在所有人替阮正梅捏一把汗时,陆学林身子忽然轻晃起来,然后眼睛一闭向后软去。

    林宛白见状,和身边的霍长渊疾步上前,“爸”

    医院的走廊里,灯光打在墙壁上有刺目的白。

    陆老爷子毕竟年岁大了,看到儿子陷入了昏厥被120接走,血压也直线上升,直接被扶回了房间休息,陆学芳母女留下来照顾老人,此时等在外面的除了林宛白和霍长渊,还有阮正梅和陆婧雪母女俩。

    抢救室的门口,他们各分为了两边,隔着远远的距离。

    此时夜色已经深了,霍长渊眉间轻蹙,怕她会跟着劳累,想要劝她先回去自己留下来等,但林宛白哪里能同意,坚持要在这里等消息。

    好在,没过多久抢救室的门就推开了,里面的医生走出来,“别担心,病人的身体目前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到了太大的刺激,情绪波动导致血气翻涌才会突然昏厥住院一晚,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你医生”林宛白紧提着的心放下。

    医生交代了两句,然后说,“病人已经醒过来了,你们可以进去看他”

    林宛白点头,再次道谢后,被霍长渊牵着推开了病房的门,陆学林面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

    看到她走进来,陆学林伸出手,恍若有千言万语要诉说,“宛白”

    林宛白心里一痛,紧紧握住亲生父亲的手,难过的安抚道,“爸,你别太跟自己过不去,否则妈妈在地下也会不安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乱伦大杂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