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盛宠:萌妃逆〕〔鬼仙狂妃:王爷求〕〔倾华:医妃天下〕〔重生之少将仙妻〕〔万历驾到〕〔九零军嫂有空间〕〔最强军婚:首长,〕〔一剑独尊〕〔逆天九小姐:帝尊〕〔魂霸苍穹〕〔极限天赋〕〔神御九天〕〔灵纹战尊〕〔狂暴武神系统〕〔不灭剑道〕〔重生之异界克隆〕〔魔道独尊〕〔异世魔君〕〔至尊修罗〕〔龙魂战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30章,被他全部看光了
    第530章,被他全部看光了

    林宛白越看,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趁着中间小包子要上洗手间,霍长渊和黎江南起身都一起去了后,林宛白连忙放下筷子,拉过旁边的郑初雨问,“你跟江南,怎么了”

    这一问,郑初雨脸上竟又再次通红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郑初雨将手里的筷子和勺统统放下,支吾了半天,才挤出来声音,“有天早上,我不是跑去超市买了不少营养品跑去看你么那天长渊哥也在家,你们两个还当着我的面秀恩爱来着我多少还是受了那么一点点的小打击,晚上找了个酒吧,跑去喝酒了”

    林宛白点头,记忆还很清楚。

    那会儿她们俩也才刚化干戈为玉帛,郑初雨一大清早的跑来,还让她帮忙说情别被撵回英国来着。

    “然后”她接着问。

    郑初雨手抓在垂下来的桌布上,来回蹂躏,“然后我有些喝飘了,确切的说,是喝成了一滩烂泥刚好遇到了黎江南,他好心带我离开了酒吧,但不知道我家在哪,我又没带身份证,他就只好把我带回了他住的酒店。我喝得实在太多,完全没有意识,吐得浑身里外都是,他最后帮我脱的脏衣服,我被他全部看光了”

    “啊”林宛白不自觉低呼。

    郑初雨将脑袋垂的更低,就差埋到汤碗里了。

    所谓全部,就是浑身上下每一处都看到了。

    郑初雨早上醒来的时候,被子下面连件小内都没有,完全光着的,她当下惊慌极了,还以为喝醉被人占便宜了,后来看到床上非常干净整洁,没有任何凌乱的迹象,而且身上也没有任何不适,唯一只有脑袋伴随着酒精的疼痛,应该没发生什么危险,只是盖着被子睡了很舒服的一觉,再之后,就看到外面缩在沙发上的黎江南

    林宛白倒是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小插曲,以为彼此的交际不过是酒店那次。

    她很清楚黎江南的为人,他是坦荡荡的君子,不可做趁人之危的小人,如果那样做一定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怪不得呢,刚刚他们两个人看起来都不正常,这种事情的确会很尴尬。

    没多久,小包子蹬蹬蹬的跑回来,后面跟着霍长渊和黎江南。

    一顿饭结束,从中餐厅里出来。

    郑初雨是独自一个人过来的,家里有照顾的阿姨,但没有配司机,林宛白看了眼一直漠不关己的霍长渊,转而向黎江南开口说,“江南,你刚好顺路,要不你帮忙送初雨回去”

    郑初雨见他没吭声,嘟嚷了句,“你不愿意就算了”

    “好。”黎江南面上虽有一丝尴尬掠过,但还是很温和的笑着答应,然后冲着她说,“跟我上车吧”

    看着颠颠跟在黎江南身后的郑初雨身影走远后,林宛白才跟着霍长渊一起上车。

    回去的路上,她将郑初雨和黎江南的事情说给了霍长渊听,他的反应平平,只是象征性的发出个“嗯”的单字节敷衍。

    “喂”林宛白忍不住推了下他手臂。

    霍长渊直接抓住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沉声道,“我只关心你跟孩子。”

    沉敛幽深的眼眸,深深的凝着她,外面的霓虹灯影折射进来,眸底都是薄薄的光华。

    林宛白情不自禁的深陷在里面,红色信号灯下,两人视线在狭隘的车厢内痴缠着,连带着空气中都多了几分缱绻的气息。

    “你们接下来要亲亲了吗”

    身后,忽然传来软软糯糯的童音。

    坐在安全座椅上的小包子,目睹了他们两个说情话的过程,举起两只白嫩的小手双双捂在了眼睛上,咧开小嘴嘿嘿一笑,“宝宝可以闭眼睛”

    童言童语弄得两人都忍俊不禁,林宛白脸上同时也很窘迫。

    霍长渊伸长了手臂,低眉俯低着脸廓,却没有吻她,而是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林宛白听了以后,顿时羞窘的摇头如拨浪鼓。

    “我不要”

    霍长渊慢条斯理的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答应你去工作的事情就当没有过。”

    “你怎么这样啊”林宛白顿时急了。

    明明昨天晚上用了美人计,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而且做了让她最害羞的那种事情,用嘴巴明明都已经答应过她的,这男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

    前面信号灯转变,霍长渊一边重新发动引擎,一边慵懒道,“到家还有一段距离,我给你时间好好考虑。”

    “”林宛白咬唇。

    不算多远的一段路程,白色路虎很快行驶进了院子里停稳。

    霍长渊拔掉车钥匙,从车头绕过来替她打开车门时,挑眉问上句,“考虑好了没”

    林宛白臊的满脸涨红,不自觉的抬手摸上嘴巴,再想到那限制级的画面,都觉得害羞的不行,声音像是蚊子一样,“考虑好了,我再给你弄还不行么”

    在那方面她原本就是羞涩的,那种羞人的事情她加起来也一共只做过两次,第一次是四年前两人刚决定交往那会儿,她听了闺蜜桑晓瑜的指使,为了哄他开心。至于第二次是没有办法,只能用出杀手锏,谁知他得寸进尺

    霍长渊心满意足的抱着儿子揽着她,大步往别墅里走。

    晚上的时候,林宛白还不死心的想要敷衍过去,故意待在小包子的儿童房里,守在床边一连念了快整本书的童话故事,小包子最后都实在抵抗不住,坐在那小脑袋点啊点的。

    她哪里能舍得不让他睡,忙将他放平在枕头上,小包子立即就呼呼入眠了。

    没办法,林宛那白磨磨蹭蹭的回到卧室。

    门轻轻推开,霍长渊就已经侧身支着条手臂面向她躺着,早早就洗完了澡,身上连浴巾都没有围,用那沉静中又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冲她道,“宛宛,我等着呢”

    看过来的眼神,火热的都让她心尖上一烫。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的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