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暖婚:傲娇总〕〔盛世大明〕〔神通渡世〕〔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夺命毒医〕〔帝君的火爆妖后〕〔以你为名的希望〕〔仙藏〕〔八零军婚甜蜜蜜〕〔楚门骄探〕〔我的成就有点多〕〔一抹柔情倾江南〕〔我的极品美女老板〕〔我独仙行〕〔通天剑匣〕〔诡秘之主〕〔汉末之奇谋〕〔生存的价值〕〔相濡以沫总裁老公〕〔拐个王爷乱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11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第511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霍长渊抱着她,径直走到窗前将丢在沙发上的衣服拿起,然后再抱着她进了浴室。

    全程房间里都鸦雀无声。

    郑初雨傻愣在那还犹自不相信着他竟然没有发火,床上的黎江南也似还没反应过来,没把事情理出来个头绪,而且现状也是很尴尬。

    大概两三分钟,浴室的门便推开。

    霍长渊再次抱着林宛白走出来,只不过,她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穿戴整齐,还披着那件黑色的西装外套,宽松的罩在身上,显得她更加的娇小。

    看到他目不斜视的从自己眼前走过,郑初雨瞪圆了眼睛,“长渊哥,你就这么算了”

    霍长渊脚步不停,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费了这么大的劲,半点预想中的结果都没有,郑初雨简直不敢相信极了,不甘心的追上去,“长渊哥你刚才明明都亲眼看见了,都把她抓奸在”

    后面那个“床”字凝在了舌尖,因为她看到了霍长渊陡然射过来的阴鸷眸光。

    像是两把淬了冰的箭,郑初雨心中都跟着一骇。

    霍长渊空不出手,否则一定会伸手指向她,眉眼间的神情冷峻的骇人,与此同时,从他的齿缝间挤出句冰凉的话,“再有一次,哪怕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客气”

    这不单单是警告。

    郑初雨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恍若感觉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上了自己的脖子,刚刚已经从他的声音里感受到了那股杀气,令人毛骨悚然。

    过了好半天,直到套房的门被关上,郑初雨才觉得活过来。

    想到霍长渊刚刚瞪向自己肃杀的眼神和警告的话,她也感觉到害怕了,到底是年纪还小阅历不深,而且又一直被保护的很好,完全是被小公主一样宠着长大,人后忍不住气红了眼圈,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郑初雨吸着鼻子,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句,“什么嘛,雪姐的办法一点都不灵”

    “那个”

    始终还待在床上的黎江南,清了下嗓子示意。

    郑初雨这才惊觉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个人,连忙用手背胡乱擦着眼泪,气呼呼的瞪过去吼,“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哭啊”

    “”黎江南一脸无语。

    他出声示意,就是想要提醒对方房间里还有个人,再有就是想要说能不能请她离开或者回避一下。

    黎江南此时身上只有件平角裤,衣服也一样的被人脱了丢在窗前的沙发上,而被子刚刚林宛白裹走了,他只能用床单堪堪遮着自己,但床单是四个角绑在床脚的,又没办法挪动

    “你还看”郑初雨见他还望着自己,直跺脚道,“哭有什么好看的,我不准你再看了”

    黎江南见跟她说不清,干脆不浪费口舌了,直接掀开床单从床上下来,赤脚就朝着窗前走去。

    视线里陡然出现男性阳刚的身体,倒三角的身形,小麦色皮肤都暴露在外面,仅有一条平角裤,郑初雨的脸噌的一下红了,用手捂着眼睛往外跑,“啊,流氓啊”

    从酒店离开后,霍长渊开车载着她又去了趟陆家老宅,把留在那的小包子接上。

    小包子坐在后面的儿童座椅上,往前面欠着小脑袋,有些兴奋的不停叫着“宛宛”,告诉她说宝宝跳棋赢过了太姥爷。

    林宛白是跟陆老爷子下过象棋的,小包子那么小,跳棋也都懵懵懂懂的,哪里能赢得了陆老爷子呢,不用猜也知道,是老人故意输了哄他开心

    此时她分不了太多心思给小包子,只是嗯啊敷衍了两句,注意力全都在身旁开车的霍长渊身上。

    白色路虎从私路驶进院子里,一家三口下车进了别墅。

    “先生,林小姐,小少爷,你们回来啦”

    已经戴上围裙的李婶从厨房里迎出来,目光最后又落在林宛白身上,“林小姐,材料我都准备好了,你现在进去炒”

    林宛白看了眼已经往楼上走的高大背影,摇头道,“李婶,今天你来做吧”

    “诶好”李婶应了声就又折返回厨房。

    林宛白快速换了鞋,随口敷衍了声找她意犹未尽玩跳棋的小包子,便追着那背影上了楼梯。

    等她尾随进了卧室时,霍长渊已经先一步进了浴室,门关着,里面有哗哗的水声传来,她默默的走到衣柜前,拿出干净的衣服,再走向浴室门口。

    林宛白垂下眼睫毛,屏息着。

    早就预感到了郑初雨的事出反常必有妖,竖起了不少防备心,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依旧被算计了,那会儿在商场里,谎称自己手机没电管她借,应该就是拿她的给黎江南发了短信,然后导演了这么一出。

    林宛白此时的内心一度都很忐忑不安,担忧得肠子都快打结了。

    她想起了四年前的事情,只是换汤不换药,萧云峥也曾做过类似的事情,最终导致了两人分手,所以类似的事情再次上演,而且这回还是他亲眼目睹,她害怕他会误会,很是慌乱无措

    霍长渊冲了个澡出来,就看到她抱着衣服站在浴室门口。

    就像是只无家可归的小狗一样,和他的视线对上,目光且惊且惧的。

    “怎么了”

    林宛白嘴角抿起,可怜兮兮的问,“霍长渊,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为什么这么说”霍长渊蹙眉。

    林宛白抱紧怀里的衣服,表情委屈,声音低低的说,“从酒店出来后,你一句话没有说,回到家也没搭理我,就上楼进去洗澡”

    霍长渊抬手,擦落了流在下巴上的水珠。

    突起的喉结微动,只是还不等他开口,林宛白便闷头扎进他的怀里。

    “我可以解释的”像是害怕失去一样紧紧抱着,仰起头举手在脑袋旁,“我发誓,我和黎江南没有任何不轨行为,我要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天打五雷轰是郑初雨她陷害我,我被迷晕了,醒来后就躺在了酒店里,黎江南也和我一样,他醒来就跟我躺在床上了,我们什么都没做,然后你和郑初雨就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巨星萌妻:总〕〔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爱已入骨,情难断〕〔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