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男莫追〕〔万圣纪〕〔在时光深处相爱〕〔此世许你安好〕〔我是诸天系统〕〔打怪能升级〕〔女仙编号零九九〕〔另衍芙蓉〕〔重生六零:甜妻狠〕〔斗破苍穹之水君〕〔邪帝的御兽狂妃〕〔一把吉它镇天下〕〔异界重生之邪神系〕〔我停在这二天〕〔灭明〕〔星际大头条〕〔都市之妖孽主宰〕〔道影都魂〕〔好久不见,总裁咫〕〔医妃惊天:王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503章,去,为什么不去
    第503章,去,为什么不去

    第二天是礼拜日。

    霍长渊刚刚出差回来,周末也没有行程,不过也没有很悠闲的待在家里,早饭没多久后,就进了书房,似乎有几个海外的视频会议要开。

    昨天看完电影到家已经后半夜,虽然她当时选择了看电影,但是回来以后,他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她,该做的事情一件都不会耽误,哪怕她迅速躲进浴室里冲澡,也被他紧随其后的挤在花洒下。

    想到昨晚在浴室里的孟浪,林宛白还觉得耳根子发烫。

    “宛宛,宝宝走完啦”

    软软糯糯的童音传来,她才从那些限制级的画面中拉回思绪。

    小包子最近新启蒙了一个爱好,就是玩跳棋,这会儿黄色的小棋子已经好几个跳到了她的面前,小手轻拽着她的一角催促,林宛白忙拿起来跳了两步。

    听到手机震动声,她忙说,“宝贝等一下”

    手机被她压在抱枕下面,所以震动的声音有些大,她摸出来,看到上面显示的一串号码,虽然没有名字,但她却隐隐觉得熟悉,之前住院的时候黎江南曾给她发过短信

    林宛白迟疑的接起来,“喂”

    “林小姐,是我”

    果然,线路里响起黎江南温润的男音。

    林宛白下意识的看了眼楼上,声音都心虚的减低了几分,“呃,黎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黎江南笑了笑,然后说,“我就在你家门口,你方便出来一下吗”

    简短的通话结束,林宛白握着手机在手心里。

    探头从落地窗往外望出去,似乎真的隐约看到有车子停在院子外面,她不由咽了一口唾沫。

    这胆子未免也忒大了吧,竟然还找到家里来了

    可是人都已经来到了家门口,若是避而不见的话,也未免不太礼貌,再次抬头看向楼上,想必霍长渊还在继续视频会议中,权衡再三,她还是从沙发上起身。

    “宝贝,你先自己玩会儿,我去外面一趟,很快回来”摸了摸小包子的头,交代了句,她拿着手机走出了别墅。

    穿过院子,就看到一辆栗棕色的a8停在那。

    黎江南远远看到她从别墅里出来,便已经解开安全带从车里走下来。

    林宛白走到了跟前,“黎先生”

    “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黎江南语气里带着歉意。

    “呃,也不是”林宛白干笑了两声,试探的问,“黎先生,你来家里是”

    “外公托个朋友弄来了两张舞台剧票,今天晚上的,在江北的大剧院,他让我邀请你一起去看,我也想和你看”黎江南说到后面,表情里多了一丝腼腆,“这部话剧是英国的歌舞团来做巡回场,国内只有几个城市上演,错过了这次的话,下一次很有可能就得等五年以后了”

    面对黎江南那样充满期待的目光,林宛白都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不好意思,我今晚恐怕没时间”

    “没关系,你可以考虑一下”黎江南似乎早就料到,并不气馁,主动将票塞在了她的手里,“票你先拿着,如果改变主意了告诉我,我会在剧院等你的”

    说完,怕她会再三拒绝,直接便坐进车里离开了。

    林宛白无奈的看着手里的票,观赏最佳的黄金位置,而且票价也惊人的高,这样浪费真的是可惜了,但也没办法,她耸耸肩,转身走进了院里。

    等她换鞋回到客厅时,吓了一大跳。

    原本在楼上书房里的霍长渊,不知何时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个粉色的小跳棋。

    林宛白拍了拍胸脯,有些心虚的走过去,“霍长渊,你什么时候下来的呃,会议结束了”

    “嗯。”霍长渊将跳棋放在棋盘上。

    最后一个高地被占领,小包子不高兴的噘嘴,抱着棋盘纸气呼呼的跑开了。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抬起,扯唇问她,“你干什么去了”

    明知故问

    林宛白已经走到了他旁边的位置坐下,从这个角度望出去,能将院子里外的视野看的清清楚楚,刚刚自己去见黎江南,他也一定是看见的。

    不过她倒是挺意外的,他竟然能忍着没有杀出去

    其实,霍长渊自然不可能忍,只不过他从楼上下来,听儿子说她接了个电话说去外面一趟,透过落地窗看到的时候,黎江南已经坐进了车里,而她也在转身往回走了。

    林宛白自然不会跟他隐瞒,老老实实的交代,“黎江南刚才来了,在门口”

    “怎么没请他进来喝茶”霍长渊冷哼。

    喝茶

    恐怕是喝毒才对吧

    “呃,他就是说了两句话,很快就走了”林宛白解释说。

    霍长渊不冷不热的又问了句,“他都说什么了”

    “他想约我去看舞台剧,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票在这里”林宛白将手里的票展开,坦白从宽的表述,“你放心,我当场就婉拒他了,没有答应这票是他硬塞给我的,让我考虑,有什么好考虑的,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去的”

    霍长渊将票抽到手里,指头弹在上面,忽的一笑,“去,为什么不去”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

    以为他是在吃醋,所以故意的阴阳怪气,谁知,他却斜睨向她说,“发信息告诉他,晚上你去。”

    “啊”林宛白呆掉。

    霍长渊直接伸手,将她手机从兜里拿出来,解锁后,找到之前通话记录里的号码,编辑了条短信出去,明确的告诉黎江南晚上她会赴约。

    等手机再回到她手里时,短信已经显示发送成功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窗外的太阳一寸寸短去。

    坐在沙发上刚将手里的啃剩的苹果胡扔掉,林宛白便被旁边的霍长渊从沙发上拉起来,往楼上走,“时间到了,该出发去剧院了,我帮你去挑身衣服。”

    “”

    林宛白差点被没咽下去的苹果呛到,不确定的看着他的脸色,颤颤的问,“霍长渊,你在开玩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