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帝重生在都市〕〔仙帝卓不凡〕〔蜜爱暖婚许你一世〕〔霸少独宠娇柔妻〕〔医痞农女:山里汉〕〔军帝枭宠:蜜爱邪〕〔破系统〕〔军少溺宠之王牌影〕〔狱界龙王〕〔末日赘婿〕〔末世之仙武纪元〕〔农门弃妇:带着萌〕〔重生最强商女:首〕〔残剑无双〕〔机甲王座〕〔快穿系统:极品男〕〔我有一个狐妖女友〕〔网游之无上灵武〕〔恽夜遥推理〕〔毒妃有喜:魔尊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95章,不相信她的鬼话
    第495章,不相信她的鬼话

    霍长渊手中钢笔一顿。

    双眸抬起,便看到站在办公桌前正笑眯眯望着自己的郑初雨,今天换了身打扮,没有朋克妆,穿了条素色的连衣裙,和那天在宴会上反差很大,头发乖巧的披在脑后,倒是显得很小家碧玉。

    霍长渊蹙眉,不悦道,“你怎么进来的”

    “刚刚你让我进来的呀”郑初雨耸肩,故意打哑谜。

    “我是问,谁让你进来的”霍长渊钢笔转动,敲在桌面上。

    郑初雨一屁股坐在对面椅子上,开始吐槽,“哼,你们这里的员工好讨厌,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不通情达理,没有预约说什么都不让我进这哪里能难得到我,我混进一批客户里面,就轻松上来了长渊哥,我聪明吧”

    说到最后,郑初雨一脸的得意。

    霍长渊眉眼敛起,心里对于管理上的疏漏事后会交代下去,现在既然人已经上来了,他向后靠在椅背上,淡声问,“你来什么事。”

    “来看看你呀”郑初雨笑嘻嘻的,大眼放电。

    霍长渊却像是完全不懂风情一样,面上无波,“现在看完了。”

    郑初雨立即不高兴了,噘嘴道,“什么嘛,人家在下面等很久,才上来的长渊哥,好歹我们也有七年没见了,别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长渊哥,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打算跟我说声生日快乐么”郑初雨随即又说。

    “生日快乐。”霍长渊淡淡,语气有些敷衍。

    “谢谢”郑初雨听后却很高兴,神色里甚至有些小女孩的羞涩和甜蜜,献宝一样将带来的盒子拿起放在办公桌上。

    打开后,里面是个卖相还不错的水果蛋糕。

    郑初雨将刀叉和盘子拆开,然后特意切了一块大的,双手递到他面前,“嘿嘿,这是我早上起来,自己亲手做的蛋糕,拿来分给你尝一尝”

    “我不爱吃甜的。”霍长渊没有伸手接。

    “就吃一块呗,人家的生日蛋糕,想要跟你分享一下,不都说寿星最大么,你就给个面子吧”郑初雨见他不赏脸,故意又嘟嚷了句,“我昨天跟我妈妈通话的时候,还提到说和你见面了呢,她还让我有时间去墓园替她给伯母送束花”

    霍长渊闻言,薄唇微抿。

    郑初雨的母亲,也就是陆学林唯一的妹妹陆学芳,年轻的时候和霍长渊的母亲曾是关系很好的大学同窗,只不过母亲生他的时候便大出血去世了,自然就没有什么接触。

    只是陆学芳虽然这么多年来都定居在英国,但却一直没有忘记这段同窗情谊,每年在他母亲忌日的那天,都会派人去探望和送去鲜花,这也是郑初雨进来以后,霍长渊没有让人请她立即出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是陆婧雪的堂妹而已。

    霍长渊蹙了蹙眉头,勉强拿起了叉子,“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

    他本就是敷衍,只是叉了一块放到嘴里,然后便放下了。

    郑初雨目光始终盯着他,并没有游说他再继续多吃两口,在看到他突起的喉结有吞咽的动作时,眼里某种异样的兴奋快速的一闪而过,不过被她巧妙的用欣喜给替代了,“怎么样,好吃吗”

    “嗯。”霍长渊依旧回答的很敷衍,然后扯唇,“我吃过了。”

    这话里的逐客之意已经很明显,但郑初雨佯装没有听懂,反而还主动找着话题,“长渊哥,我也已经攻下工商管理的硕士了,现在回国后,还没有工作呢我想来霍氏上班,我的专业也刚好对口,你帮我安排个职位好不”

    “想来可以,霍氏每年有定期的招聘。”霍长渊淡淡表示。

    “走个后门不行呀”郑初雨做出托腮的可爱状。

    “不行。”霍长渊直接拒绝,语气是不容转圜的坚决。

    很明确的让她想都不想要,门都没有,想进霍氏上班可以,那就自己去应聘,成功了就来,不成功就哪凉快上哪待着去,即便曾有双方母亲那段大学同窗的情谊也不行,作为最高领导人的管理下,霍氏不养富贵闲人。

    霍长渊的耐心用的已经差不多,办公桌上还有不少文件没批。

    他刚刚给林宛白打了电话,晚上两人还打算在外面烛光晚餐,想要尽快完成手里工作,被郑初雨这么一搅和,耽搁了不少的时间。

    霍长渊扯唇,沉声说道,“把你的蛋糕拿着,我还有文件要批。”

    若说刚才还委婉的话,那么现在,就已经是直截了当的对她下达逐客令了。

    霍长渊转动钢笔,重新倾身上前的继续批阅文件,只是忽然,感觉身体里有股热浪莫名的涌上来,而且快速的扩散至四肢百骸,血液里像是有小蚂蚁在噬咬。

    不疼,但很痒,也有些难耐。

    霍长渊蹙眉微微坐直时,感觉喉咙里也变得很干,

    郑初雨将蛋糕重新装回盒子里,起身后,却不是打算离开,而是径自绕过了办公桌,小碎步的走向了他,脸上因为某种情绪而微微发红发亮着。

    在她就要俯身贴过来的那一瞬,霍长渊双脚踮地,高背椅直接往后滑动了几步避开。

    从椅子上起来,沉敛幽深的眼眸顿时薄眯起来,犀利的质问,“你在蛋糕里放了什么”

    郑初雨扑了个空,不过她反应很快,手顺势扶在了办公桌上,一脸无辜的冲他摇头,“没什么呀,就是些黄油奶油之类的,我都是按照网上做蛋糕的步骤弄的”

    不可能

    霍长渊才不相信她的鬼话。

    只是短短的一会儿功夫,他就已经感觉到,那股热浪像是要在身体里掀起惊涛骇浪,他只能用力握紧拳头,才能抑制住下腹的绷紧,忍耐多时的,几欲喷涌而出。

    但那仅限于对他自己的女人,不包括面前的郑初雨。

    霍长渊曾经喝了杯菊花茶,有过同样的经验,所以他此时早就明白过来自己中招了,那蛋糕里放了那种药,恐怕她说什么生日也都是假话连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清宫攻略(清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