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军婚:首长,〕〔都市极品狂兵〕〔极品兵王〕〔孤星刀客〕〔邪皇宠上瘾:爱妃〕〔邪医狂妃:帝尊,〕〔新婚1001夜:吻安〕〔校草是巨星:丫头〕〔三国之天下至尊〕〔夜帝独宠:天才萌〕〔万古金身〕〔最强牛头酋长〕〔农家悍女:撩个将〕〔艾泽拉斯的泰坦之〕〔一衍逆尘〕〔直播捉鬼系统〕〔娇妻甜如蜜:战少〕〔北唐天下〕〔倾世豪门:hello,〕〔治愈系男神[快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87章,要这么久?
    第487章,要这么久

    林宛白只觉得脸上“轰”的一下暴热。

    剧烈运动

    虽然说的很委婉,但谁还不知道指的是什么

    林宛白将头瞬间垂低,眼角余光里,她都看到旁边的护士长都是跟着满脸通红。

    “目前恐怕还不行”饶是医生和他同样是男性,又已有家室,脸上也多少尴尬了下,摇头解释说,“手术时至少缝合了四层,今天虽然最外面的皮肤拆线了,但是里面的组织还在继续恢复,刀口愈合也需要段时间,这时候是不建议进行剧烈运动的,很容易造成刀口里面的撕裂,怎么的也要一个月以后”

    “要一个月这么久”霍长渊蹙眉。

    术后他再怎么心猿意马,也始终坚持着不碰她,已经忍了这么久,终于熬到了拆线却没想到还得继续等。

    这话里面的幽怨太浓了,几乎充斥了整间办公室。

    医生讪讪的笑了两声,迟疑的继续说,“如果你们十分迫切的话,咳,其实半个月也是可以的,但是千万要特别注意,尤其是姿势方面,选一些别对刀口产生压力的”

    林宛白脑袋已经彻底抬不起来了,垂着的脖颈弧线都通红。

    如果可以,她想要直接从空气里蒸发

    怪不得他要坚持陪她一起来拆线,除了不放心,还有要问这件事

    林宛白几乎能从医生和护士的脸上,看到“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这几个字,从办公室里出来,她扶着额头几乎是健步如飞,很想要最快速度逃离。

    直到出了医院大楼,她才敢抬起头来。

    和她同样眉头拢在一起的,还有霍长渊,他仍旧对医生的话耿耿于怀,薄唇抿成一条薄薄的直线,声音幽幽道,“还要两周才行。”

    “”林宛白尴尬。

    看他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忍不住说了嘴,“这才再等半个月你就受不了,若是再怀孕的话,只会比这个更久,前后三个月都是不行的”

    “要这么久”霍长渊眉眼惊诧。

    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听到她的话后,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何止,生完之后也不能马上就那个”林宛白如实的说完,看到他眉间的褶皱已经能夹死只苍蝇,故意问他,“那你还生不生女儿了”

    霍长渊眉眼纠结,却还是没有动摇儿女双全的决心,“生”

    林宛白嘴角绷了绷,没忍住笑了出来,实在是他说话时语气太委屈了,有种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的感觉

    随即,她又感觉很害臊,自己竟然被他带动的,在这样公共场合里谈论有关床上的那些事,幸好来到医院的人都脚步匆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转身想快点离开时,迎面看到个熟悉的身影。

    秦思年穿着一身白大褂,里面是还没有脱下来的绿色手术服,似乎是刚从手术室里出来没多久,一只手插在前面的兜里,另一只手里夹了根燃着的烟,他嘴里还有白色的烟雾吞吐出来。

    “秦医生”

    林宛白这才突然想起来,这家是秦思年所在的私立医院。

    之前没有碰到面,是因为手术的那些天刚好是秦思年追着桑晓瑜去南非的日子,等她出院的那天晚上,也才从霍长渊的嘴里得知他一个人回来

    加起来其实也就不过十多天的光景,林宛白却明显感觉到,眼前走过来的秦思年好像一下子清瘦了许多,颧骨都有些突出。

    那双桃花眼依旧很勾人心魄,从脸上掠过也还是不由自主的晕眩,可是又不知从哪里能够感觉到,就是有一股心碎之意,就像是一块被千锤百炼的寒铁,沉默又孤寂,没有一丁点热气。

    “你们这是”秦思年已经走到他们面前。

    霍长渊替她回答说,只是简单解释说,“前些日子动了个小手术,今天过来拆线。”

    “没事吧”秦思年忙问。

    “没事”林宛白笑着摇头。

    秦思年闻言,语气一松的点头,“那就好,我刚结束完一台手术,没事在院里散散步,休息一下,等会还有两台手术。”

    说完后,他将垂着的手抬起重新送到嘴边。

    林宛白视线也下意识的随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当看到他夹着烟的手指尖竟然在细细颤抖时,不禁被吓了一跳,“秦医生,你的手”

    “无妨,只是手术做多了,有些抽筋”秦思年笑着解释说。

    林宛白点了点头,不免觉得也太过于辛苦了,但又觉得他更像是在用工作麻痹着什么。

    “要不要来一根”秦思年转而看向好友。

    “不了。”霍长渊没接,实际上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再抽烟了。

    秦思年挑眉,想起来他不抽烟的原因,是为了打算再生一个女儿,想到孩子,也不由想起自己无缘流逝掉的小生命,心头顿时收紧,随后蔓延而出的都是苦涩。

    将抽剩下的烟头丢在地上,用皮鞋慢慢的碾熄后,捡起丢在垃圾桶里,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秦思年再抬头时像是很不经意的问,“林小姐,小鱼有在跟你联系吗”

    “我们在网上有聊”林宛白如实回答。

    “哦。”秦思年点头,默了两秒,又问了句,“她还好吗”

    “还好”林宛白犹豫的说。

    她知道,他问的不过是自己离开以后,桑晓瑜独自在南非的生活,她也不知这话应该怎样回答才最好,只能顺着他的话回。

    秦思年低笑了下,没说什么,从白大褂的兜里又掏出了烟盒,重新点燃一根时,看了眼表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还得回去做术前准备,就不多聊了你们也快回去吧”

    霍长渊扯唇,“思年,电话联系。”

    “嗯”秦思年点头。

    被牵着往泊车区域走时,林宛白下意识的回头。

    看到秦思年没有立即进楼里,仍旧站在原地抽烟,瘦瘦高高的身影立在太阳光下面,仰头看着远方的高楼和天空,一阵风吹过,白色的烟雾袅袅而上,他的眼里却没有焦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