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63章,我下周就走了
    第463章,我下周就走了

    “”林宛白面上一窘。

    呃

    当时脱口而出的,并不觉得什么,现在被当事人这样一提起,她顿时臊的脸红。

    这人,明显就是故意揶揄她

    反正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林宛白也干脆豁出去脸皮,仰头娇嗔道,“明明是你说要娶我的,钻戒也是你硬戴在我手上的,怎么,你难道还想反悔不成”

    霍长渊闻言却不语,还抬手抚着下巴,似是真的在思考她的话。

    林宛白不由急了,“喂”

    霍长渊低笑出声,捧着她的脸就深深的吻下去。

    这个吻进行了很久,久到两个人喘息都有些困难了,分开的时候还很恋恋不舍。

    尤其是霍长渊,拇指摩挲在她湿亮的嘴角,明明是白天,可那眸光深邃的却像是盛满了整个夜幕在里面。

    虽然曾在探视时问过这样的问题,但此时他还是忍不住再次问,“宛宛,真的一点都不怕”

    “嗯,不怕”林宛白摇头的依旧没有犹豫。

    因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也不管多久时间,铁了心会等他回来,所以心里才会那样无所畏惧。

    她的话那么恬静,可是却又如此的让人心动。

    之后两人都没有再出声,也什么都没做,有时候和激烈的姓爱相比,仅仅是一个相拥更能感受到彼此。

    霍长渊搂着她在怀里,沉敛幽深的眼眸阖上,匀长了呼吸。

    林宛白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脸廓,爬满了疲惫的影子,很是心疼,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些天在里面他绝对是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虽然他表现的沉稳从容,但骄傲如他,一定饱受煎熬。

    见他很快就睡熟,她忍不住偷偷吻了吻他薄唇。

    甜蜜在心里泛开来,林宛白夜里下飞机后,整晚没睡,而这几天他在里面难熬,她同样的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这会儿随着他匀长的呼吸节奏,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他们睡了整整十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外面太阳都西斜了,没有拉窗帘,玫瑰色的晚霞铺满了整间卧室,睡得时间太久,林宛白连脑袋都有些迟钝了,揉着眼睛咕哝出声,身旁的霍长渊也是刚醒,在她额上亲了口。

    若不是胃里空的厉害,两人估计谁都不会起来。

    林宛白下床边扎着头发边往们边走,身后的霍长渊往身上套衣服,等他穿好衣服,她也走到了门口,拧开门锁拉开时,有什么东西闷声砸了进来。

    “呜,宝宝摔到手了”

    林宛白吓了一跳,定神看去才发现,那坨东西不是别的是小包子。

    似乎是在外面趴门的,她开门的时候,小包子躲闪不及,就直接跌落在了地板上。

    林宛白慌忙将他扶起来,心肝宝贝的问,“宝贝,快让我看看,有没有摔疼破没破,肿没肿”

    “没事,男孩子哪有那么娇气”霍长渊走过来,语调慵懒。

    小包子顿时不高兴的看了粑粑一眼。

    扁着小嘴,委屈的向林宛白各种撒娇求安抚。

    林宛白也很紧张,查看了确定没伤到才松了口气,“宝贝,你怎么趴在门口啊,这多危险,万一我要是开门力道再大点,小心你的两颗门牙”

    小包子一听,两只小手立马惊慌的捂住了嘴巴。

    “为什么趴门呢”林宛白莞尔的问。

    小包子眨巴眼睛,软软糯糯的说,“李婶说了好几遍,你们两个在房间里,不让宝宝来打扰宝宝只是想知道,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

    林宛白尴尬脸。

    两人从早上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李婶这样跟小包子强调,完全是认为大白天他们在做那种事,不好被人打扰

    咳,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曾这样误以为,但这绝对是冤枉,他们就纯纯睡觉而已啊

    晚饭的时候,家里来了两位客人,是桑晓瑜和秦思年。

    对于他们两个能一起到来,林宛白感到很惊讶,毕竟上次从这里离开时,桑晓瑜很心不甘情不愿坐了秦思年的车,她以为桑晓瑜铁了心和对方划清界限。

    似乎是看出她的意外,桑晓瑜直接解释,“我们只是刚好在门口碰到。”

    “呃”好吧。

    林宛白招呼他们两人进门。

    霍长渊出事后,作为彼此的好朋友,他们也都知情,只不过太过于棘手,想要帮忙也无从下手,秦思年也一直动用着秦家的关系帮忙疏通,并且她去香港时桑晓瑜甚至要陪她一起,只是她忌惮着对方刚流产身体虚没有答应。

    现在得知霍长渊平安回来的消息,也是忙赶过来探望。

    和上次吃饭的氛围明显不同,甚至说诡异,因为秦思年一直在和霍长渊说话,而桑晓瑜跟她在说,明明是在同张餐桌上,却好像分开了两个世界。

    一直不明白大人间暗潮汹涌的小包子,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将鸡脆骨咬的嘎嘣直响。

    虽然林宛白很想极力把话题引过去,却始终无济于事。

    那边和霍长渊了解到这次的事情始末后,秦思年不由冲她竖起大拇指,“林小姐,你绝对这个”

    林宛白腼腆一笑,摆了摆手。

    “长渊,这杯我敬你。”秦思年开车来的,但还是端起了面前的果汁杯,轻撞过后,他声音怅然又苦涩,“我真羡慕你,你能有林小姐这样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离不弃的女人”

    始终没跟他开口过的桑晓瑜,这时冷笑了声说道,“那是因为霍总全心全意对待小白”

    “我难道没有这样对你”秦思年沉声质问。

    “有吗”桑晓瑜幽幽反问。

    眼看着餐桌上气氛一瞬间僵凝下来,林宛白忙起身,做起和事老,“咳,都吃饱了吧那就让李婶收拾下,咱们去客厅吃点水果吧”

    为了给他们制造缓和的机会,特意让他们去洗水果。

    等十多分钟后,两人相继出来,林宛白看了眼走在前面的秦思年,忍不住将闺蜜偷偷拉到了一旁,“小鱼,你跟秦医生说什么了,他怎么脸上灰扑扑的,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

    桑晓瑜答非所问,“小白,我下周就走了。”

    “下周”林宛白惊诧,一时缓不过神,“这么快”

    虽然上次来家里时,桑晓瑜已经和她提前说过这个决定,但其实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总觉得她只是心情郁结,等过些日子就会好了。

    “嗯。”桑晓瑜点头,冲她笑了笑,只是笑容看起来实在太让人心酸,“机票我都已经订好了,去南非。”

    “”林宛白怔的说不出话。

    送他们两人出了别墅,只不过这次桑晓瑜并没有那样激烈的反对,甚至在秦思年给她拉开副驾驶的位置时,还低声道了声谢谢。

    车门关上后,秦思年却没有立即将车开走。

    他目视着前方,头顶月光在他英俊的脸上落下深深浅浅的阴影,那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里,此时晦暗一片。

    一旁的霍长渊拉了拉她手臂,林宛白点头跟着他转身走回别墅。

    只是车窗没关,她拉开防盗门时,陡然听到“砰”的一声响。

    像是拳头砸在方向盘上的声音。

    林宛白一下子很慌张,想要回头去看,霍长渊倒是没让她得逞,手掌掰着她脑袋正回位置。

    “桑晓瑜”

    随后,她陡然听到秦思年的低吼。

    可是仔细去听的话,却并不是愤怒,而是无力到极点的某种爆发,压抑又痛苦的声音问,“一定非走不可吗”

    桑晓瑜沉默良久,声音轻而坚定,“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