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圣〕〔悍妻来袭:抢个相〕〔重生最强妖兽〕〔兽世种田:妻主大〕〔萌宠娇妻:厉少放〕〔嘿,魔法师〕〔江湖奇功录〕〔我真的是游戏大神〕〔我的尤物总裁老婆〕〔学霸养我吧,我会〕〔符瑶天下〕〔幸孕蜜宠:妖孽Bo〕〔兽神血脉〕〔枭宠狂后〕〔婚路遥遥,遇源而〕〔神话纪元〕〔五神天尊〕〔暖宠无限之娇妻入〕〔我的绝色美女姐姐〕〔黑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53章,我的宛宛出息了
    第453章,我的宛宛出息了

    她不是要解决生理需求,而是拧开水龙头,将头埋进洗手池里,不停的用凉水冲刷着脸,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一些,直到微红的鼻头和眼眶都正常后,她才抬起头来。

    不能哭

    也不能让他再担心自己

    林宛白拿纸将脸上水珠擦干,然后对着镜子练习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等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都注意到她将头发重新梳了,两鬓微湿还沾着些水珠,但眼睛却特别的亮。

    林宛白对着目光关切的霍蓉点了下头,然后和执法人员说,“我好了”

    执法人员点头,随即便转身带着她往里走。

    脚步停留在了一间房间前,执法人员跟她交代道:“你们见面时,会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在场,谈话是公开性质的,请注意,只有十五分钟,抓紧时间”

    “嗯”林宛白点头。

    门是从外面锁着的,守卫的警员将门打开后,她看到了里面的霍长渊。

    心像是被秤砣给压了一下。

    房间里面的光线很暗,只有棚顶一盏吊着的白灯泡,下面是一张空空的黑色桌子,霍长渊蹙眉坐在椅子上,沉敛幽深的眼眸,整个人沉默且沉静。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正不疾不徐的抬头。

    穿着那身惯常的黑色西装,领带也依旧打的一丝不苟,脸上没有太多的神情,看起来从容不迫的,仿若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更好像平时坐在办公室里的高背椅上。

    看到他这样,林宛白心神稳下来不少。

    她就知道,自己的男人,无论是在何时何地,他都是最耀眼夺目的,即便此刻,他可能身陷囹圄,却也依旧冷静沉着,身上那股沉稳的气势依旧很强。

    她不知道的是,霍长渊其实也同时松了口气。

    原本还担心着她会害怕到不行,惊慌到不行,泪湿满了整张脸,没想到她能表现的这样淡定。

    霍长渊无声的勾起了唇角。

    林宛白拉开了椅子,在对面坐下,嘴角动了动,恨不得全身的力气,“霍长渊”

    只是喊他的名字,就险些让她哽咽。

    头顶白灯泡自上而下的照在脸上,隔着桌子面对面,从进门至今视线也都没有离开过彼此。

    十五分钟

    终于明白了时间的宝贵性,只有仅仅十五分钟而已

    林宛白抬起手,隔着桌子朝他伸过去。

    霍长渊浓眉紧蹙,眸里似乎有过一瞬间的犹疑,才将桌下的手拿起,同时有铁质发出碰撞的清脆声,在他的双腕之间赫然有个冰凉的手铐。

    那银白色的光比头顶的灯光还要刺目,直刺到人的心里。

    林宛白呼吸滞了下,往前勾住了他的手。

    几乎在碰触上的瞬间,就紧紧交握在一起,那样的密不可分。

    霍长渊包裹着她的手指,像是在给她力量般,扯唇问,“怕不怕”

    “不怕”林宛白没有迟疑的摇头。

    哪怕他现在被冰冷的手铐拷着,但她依旧可以视若无睹,只紧握着和他的双手。

    他的掌心一如既往的那样干燥温暖,用力时,还能感觉到左手受伤的纹路,没有任何汗湿,可见他在这里是真的坦然处之,无所畏惧。

    霍长渊挑眉,见她并不是故意安抚自己,嘴角甚至还挂起了微笑。

    低沉的笑声从他的薄唇间逸出,“我的宛宛出息了”

    若是平常,他这样欣慰的语气,林宛白一定会在心里小小腹诽一下。

    这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叹

    在此时,她只是目光眷恋的望着他,“霍长渊,你还好吗”

    “我很好。”霍长渊淡声回。

    “那就好”林宛白点头。

    “晚上让豆豆陪你睡,倒是便宜了他”霍长渊像是平常一样冷哼了声,随即抬眸看向她,沉静的嗓音里夹杂了压抑的情感,“要像我在的时候一样,别睡不着,还有好好吃饭,知道吗”

    “知道”林宛白再度点头。

    她用力吞咽了口唾沫,将鼻间的酸涩全部忍下去,轻而坚定的开口,“我相信你你会没事的,而且,即便你有事的话,也别怕,我和你说过会一直陪着你的,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

    霍长渊的心重重痛了一下,然后被灼烫占满了。

    虽然她没有明确的表达,但他都听懂了,她想要告诉他的是,即便他真的坐了牢,那么她也会像自己说的那样,一直等着他出来,陪着他看细水长流。

    那位执法人员已经提前说明,所以房间里不光只有他们两个,在角落里还站着那名守卫的警员,作为对于他们谈话之中的监视以及监听工作。

    “霍长渊,我想抱抱你”

    但即使这样,林宛白还是这样开口。

    霍长渊从椅子上站起来,沉声说,“过来”

    林宛白绕过桌子走到了他身边,因为戴着的手铐禁锢了他的活动范围,她自己低下头,从空隙见钻入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缠绕在他的腰间。

    她将脸埋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恍若不是在局子里,而是在家里的卧室。

    像是每个清晨,又像是每个夜晚。

    林宛白不再开口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和他拥抱着,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时间到了”公事公办的警员,掐着表。

    林宛白无奈,再怎么不舍也得离开他的怀抱,望进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深处,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抓住,使劲一握后,松开,再收回。

    门已经被打开,她一步三回头的往出走。

    “在家等我回来。”

    脚步迈出去的瞬间,身后响起霍长渊沉静的嗓音。

    林宛白冲着他羞赧的笑了笑,轻轻点头,“嗯,我还等着给你生女儿呢”

    霍长渊闻言,唇边的笑意终于抵达了眸底。

    房间的门关上,重新落锁,守卫的那名警员重新站直在门口,只是目光忍不住好奇的驻足在她身上。

    他也已经执法多年,以往这时候探视的家属进来后都是哭哭啼啼的,面前这位倒挺例外,从进门时翘起的嘴角就没有放下来过,直到现在,也仍然保持着。

    而且想到那最后旁若无人的拥抱,警员内心很忧伤。

    还被撒了份狗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我的神秘老公〕〔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