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将军嫁到:夫君请〕〔某弓兵的异世界生〕〔全民养鲲进化〕〔异世神魔之并肩星〕〔漫漫诸天〕〔战道天图〕〔帝道独尊〕〔神棍军嫂[重生]〕〔在漫威当超级英雄〕〔冰与火之凛冬已至〕〔巫师传奇之旅〕〔隐婚挚爱:前夫请〕〔半卷宫沙〕〔盗墓派〕〔最强帝师〕〔我的迟到天后〕〔将门嫡女〕〔一战惊九霄〕〔修佛传记〕〔凰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43章,谋杀亲夫
    第3章,谋杀亲夫

    陆学林将花束放下的时候,才注意到旁边已经有了一束,而且和他的一样,都是马蹄莲。

    突然意识到自己忽略掉了什么,他猛地抬头。

    惊诧的看向旁边林宛白,目光已经和以往有所不同,“林小姐,你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难道”

    “没错,她是我妈妈。”林宛白点头,缓缓的清晰说。

    “你竟然是她的女儿”陆学林闻言,不由快速的站起来。

    “嗯”林宛白轻声。

    她也没有想到,对方始终放在心里怀念的初恋情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妈妈。

    陆学林脸上表情很是惊喜,语气也是感叹不已,“怪不得,从认识以来,我一直觉得跟林小姐你很有缘分,原来,你是楚楚的女儿啊”

    知道这一点后,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突然觉得她们母女的眉眼有几分相似,甚至好像透过她,恍若看到了年轻的女孩子站在自己面前,穿越了二十多年的时光

    林宛白只是抿嘴笑了笑,手却悄然攥的更紧了。

    结束完扫墓以后,两人并排走出了墓园,外面司机都等候在轿车旁边。

    知道了那层关系以后,陆学林对她的态度就更为热络和亲切,目光慈爱的望着她,主动提出来说,“估计回城的话,也快到傍晚了,我们一起吃个饭”

    林宛白摇头,婉拒说,“不了,我今天还有约”

    其实她根本没有什么约会,只是找了个借口而已。

    “那好”陆学林也不为难,笑着点头后,便挥手道别了。

    和每次分别时一样,林宛白看到司机恭敬的将车门拉开,然后陆学林弯身坐进去,在视线里渐渐行驶而去,只是不同的是,她心里面的异样情绪。

    李叔见她半晌不动,忍不住出声,“林小姐,上车吧”

    林宛白回过神来,这才轻点了下头。

    远处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霍长渊停好车后进去别墅,里面的李婶笑呵呵的迎出来。

    “先生回来了”

    霍长渊看了眼独自窝在沙发上看动画片的儿子,问道,“宛宛在厨房”

    “林小姐正在里面炒菜呢,小少爷说想吃可乐鸡翅”李婶点头说。

    “嗯。”霍长渊淡应。

    将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递给李婶后,连客厅都没进,直接就去了厨房。

    里面油烟机嗡嗡响着,落下的脚步声也一同被遮盖了。

    霍长渊看到她戴着围裙站在灶台前,一缕发丝从耳后垂落下来,露出白皙较好的颈部曲线,热气晕染在她的眉眼上,脸颊都有些微红,侧面看起来特别的温婉动人。

    喉结动了动,按捺住下腹涌上来的冲动。

    霍长渊脚步走近后,才发现她正握着锅铲发呆,视线落在瓷砖上的某一点上,连他伸过去的手都没有发现。

    他上前蹙眉道,“发什么楞呢,锅都要糊了”

    林宛白陡然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是被惊到,下意识的转身看向他,但手里握着的铲子也同时在空中划开了个抛物线,刚好打在了他的手上。

    “啊”

    她顿时低呼一声。

    铲子始终在油锅里面,温度很高,这样被打到一定很烫。

    霍长渊也是猝不及防,没能够躲开,蹙眉“嘶”了声,紧接着倒吸口冷气,甩着受伤的手指挑眉,“谋杀亲夫”

    林宛白慌忙的将火关掉,丢了铲子便抓他的手,“怎么样烫的严不严重,快让我看看”

    还好他反应及时,只是烫红了两根手指,没有起水泡。

    林宛白拧开旁边的水龙头,把他的手放到水流下面,用凉水冲刷着。

    “疼不疼啊”她吹在上面。

    “没事。”霍长渊勾唇。

    擦掉上面的水珠,烫红的地方还触目惊心的,林宛白皱眉,“你怎么突然凑上来,这样很危险的万一烫破皮了可怎么办,到时你这只手就全是伤疤了”

    霍长渊挑挑眉,却是不怎么在意。

    林宛白怕他还是会痛,情急之下张嘴将他手指含在了嘴里。

    偏偏他像是没事人一样,还故意用指腹轻缠着她舌尖

    “现在好些没”林宛白脸红的问。

    霍长渊却不回答,而是低眉用一种很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林宛白不自然的嘀咕,被他一把搂住了腰,薄唇贴在耳边,有热烫的呼吸往里面钻着,“我更希望你亲别的地方。”

    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腰腹下面。

    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有所指,羞窘的呼吸都颤抖了下。

    流氓

    见她在怀里挣扎,霍长渊不再继续逗她,反正也不着急,没有几个小时就到晚上了,夜里在床上还不是他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事,就是被烫了下,药膏都不用上,等会就好了”霍长渊揽着她怀里,蹙眉问,“倒是你,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林宛白摇了摇头,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抿嘴说,“我只是在想小鱼怎么样了”

    倒是没有故意敷衍,她也的确是很担心闺蜜。

    痛失孩子对于任何一个做母亲的人来说,是世上最难过的事情

    霍长渊闻言,也微凝了些表情,“她应该还没有出院,担心的话明天去看看。”

    “嗯。”林宛白点头。

    被他腰间有力的手臂揽着,厨房里充斥着烟火气息,让她从墓园回来后一直悬浮的心渐渐平稳下来,她吁出一口气,缓缓说了句,“明天我还想再回林宅一趟。”

    “做什么”霍长渊低眉凝向她。

    “没有。”林宛白摇头,想了想,笑着轻声解释说,“就是好久没有去林宅了,不知道我爸他身体最近怎么样了,也是想回去看看爸爸”

    最后说到“爸爸”这个词时,她明显感觉到心口短促的缩动了两下。

    悄悄用力的攥住手指,把那些情绪全部都抑制住。

    “好,那我忙完工作过去接你。”霍长渊扯唇。

    “嗯。”林宛白低头应。

    有些被埋藏在心里的疑惑,也该需要个答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一欢成瘾: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夫人别跑〕〔山村透视兵王〕〔帝仙妖娆:摄政王〕〔权路迷局〕〔军婚如火〕〔皇后有旨:暴君,〕〔重生校园女帝: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