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恐怖邮差〕〔正牌美女总裁〕〔神级紫荆花牧场〕〔鲛人老师求放过〕〔极品透视仙医〕〔天才萌宝鬼医娘亲〕〔最强后勤〕〔不朽大皇帝〕〔苏妲己之快穿炮灰〕〔英雄少女大召唤〕〔命里缺你:总裁的〕〔创世棍王〕〔寻尸人〕〔魔鬼考卷〕〔洪荒二郎传〕〔重生之逐鹿三国〕〔重生空间:首长的〕〔帝国支撑者〕〔汉末皇戚〕〔天才纨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41章,帅吗
    ,最快更新霸道总裁求抱抱最新章节

    第1章,帅吗

    之前霍长渊已经明确勒令过了,在公司里再八卦的后果有多严重,只是女人天性里总有爱八卦的一面,平时不过是都背着人,不敢再那样明目张胆。

    女职员们刚刚在看到陆婧雪后,有些没忍住直接议论了两句,没想到又被抓到了个现行。

    都在忐忑自己要被开除时,江放却摆了摆手,“放心,这次就算了”

    倒不是他大发慈悲,看了眼办公室的方向,江放笑了,想必若是boss听到她们的八卦后,也会心情很好的网开一面。

    陆婧雪踩着优雅的脚步从霍氏大厦里面出来,直接坐进了路边等候的豪华轿车。

    一路上,司机都保持着一个坐姿大气都不敢喘,不时从后视镜里偷偷瞄眼坐在后面人的脸色。

    终于将车驶进了陆家,快快速将后车门打开,等陆婧雪拎着包下车身影消失在别墅里,司机才是长舒了口气。

    陆婧雪换鞋进门时,陆学林正从客厅往上楼走,看起来气色有些病弱,似乎是打算回房间休息。

    “婧雪回来了”

    陆婧雪看到父亲后也立即走上前,张嘴便问,“爸,长渊要弃霍氏总裁一职的事情,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嗯。”陆学林点头,没有隐瞒的回答说,“上次我去霍家的时候,听到他跟你霍伯父亲口提的。”

    “那您怎么都没有跟我说”陆婧雪一听顿时急声道。

    跟着陆学林走出客厅的妻子阮正梅皱眉,不悦的呵斥着女儿,“婧雪,你怎么跟你爸说话呢没看到你爸这两天身体不舒服,人都瘦了一圈,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陆婧雪闻言,也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忙垂下了头,“爸,对不起。”

    陆学林笑了笑,怎么可能跟掌上明珠一般计较。

    更何况,女儿从小就很懂事听话,长大后也很优秀,从来都是让他感到骄傲的,刚刚语气过了些,也是因为碰到了霍长渊的事情,能够理解的。

    陆学林叹了口气,很是语重心长,“婧雪,不管是早还是晚,结果不都一样么”

    他这两天身体不舒服,都没怎么出门,公司也没去,行程都尽量往后推了,其余交给秘书去处理,今天霍氏的合作会议,他原本也是安排秘书出席的,但没想到陆婧雪主动请缨。

    陆学林得知后,倒是也没有阻止。

    知道女儿是想要借此机会去见霍长渊,但他看得很通透,不管做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尤其是在感情上。

    陆婧雪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主动上前搀扶了父亲上楼。

    陆学林也希望女儿能够自己领悟,就没再多开口,而且也的确是身体有些不适,直接回卧室躺着了。

    丈夫最近身体状况不佳,阮正梅亲自动手煲了锅鸽子汤,等弄好一切也姗姗上楼时,看到下人战战兢兢的站在陆婧雪的卧室门口,不敢轻易进去。

    阮正梅走近,便听到里面“哗啦”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拂到了地上。

    她连忙回头看向另一边的卧室,确定丈夫没有被惊扰到后,才上前拧开了门锁。

    里面满室的狼藉,欧式实木的化妆台上的镜子已经出现了裂纹,而原本摆满了的瓶瓶罐罐此时都躺在地上,很多玻璃瓶装的已经破碎,精华液流淌了一地。

    阮正梅看到后并没有太多的吃惊,而是快速将门给回手关严实了。

    随即,皱眉吩咐着后面跟进来的下人,“阿春,赶紧收拾了”

    “是夫人”下人忙应。

    从陆婧雪身前路过时,都带着三分小心,全程也没敢抬头,听话的去收拾那片狼藉。

    下人虽然并不懂是什么牌子,但知道这些瓶瓶罐罐的都很昂贵,有的一小瓶精油甚至快抵上自己一个月的工资,现在看着洒了满地就觉得肉疼,再怎么有钱,大小姐也太浪费了

    当然,这些话也只敢在心里嘀咕,不敢表现出来。

    陆婧雪似乎发泄的根本不够,抓过瓶前天才从美国订购回来的一盒睡眠面膜,便想要砸向镜子。

    阮正梅见状,上前制止说,“差不多得了,小心把你爸吵醒了”

    陆婧雪举起的动作一顿,最终没有砸上去,但也狠狠的丢进了垃圾桶里。

    “行了,别闹脾气了,再怎么生气也解决不了事情”阮正梅拉着女儿到床边坐下。

    “妈”陆婧雪抬手抚着额,焦虑到极点,“若是霍长渊真的豁出去不要这个总裁,带着林宛白出国去定居,霍伯父管不了,那我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阮正梅闻言,也凝重了表情。

    她倒是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没有太当回事,以为只是捕风捉影,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她甚至怀疑霍长渊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

    “妈,这可怎么办啊”

    看着女儿红着眼睛的模样,心疼的不行,阮正梅一边安慰一边沉思着,“急什么,让我好好想想”

    隔天,陆家的司机将轿车开出了宅院。

    阮正梅从落地窗看到以后,看了眼楼上,女儿昨晚因霍长渊的事情睡得很晚,现在还在房间里,那么家里能外出的只有一个人,她扬声把下人叫到了跟前文问话,“学林出去了”

    “是”下人点头。

    “他身体还没养好呢,怎么还跑出去了”阮正梅闻言,便担心的直皱眉,不放心的问,“去哪里说了吗”

    “这个倒没有说”下人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阮正梅却忽然冷笑了一声,目光瞪向了旁边柜子上的日历,声音显得有些刻薄和尖锐,“呵,没说我也知道是去哪里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最清楚不过了

    李叔将车开到墓园后,林宛白便让他在车里等着,自己抱着中途在花店里买来的新鲜花束往墓园深处走。

    之前霍长渊说了一嘴迁墓碑的事情,就立即付出了行动。

    因为她对这方面也并没有太多的说法,只是找了专门做这类事情的人,把这件事情给利索了办好了,不光是外公外婆一起,霍长渊又重新选了地方,让长眠底下的亲人能团聚。

    这些都是霍长渊一手操办的,没有让她操心过半点。

    等林宛白到了以后,惊讶又感动,竟然连墓碑都重新立了,而且比以前简陋的程度奢华了很多,而且是独立出来的位置,周围竟还有用小木栅栏圈住,种着些叫不出名字但很好看的小花。

    将花束放在墓碑旁的同时,像是掐着时间一样,手机响了起来。

    林宛白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听着那边传来的沉静男音,她嘴角忍不住小小的翘起,“我也刚刚到这里,看到妈妈了”

    “嗯。”霍长渊沉声继续说,“抱歉宛宛,我这边临时有重要会议,实在走不开,答应和你一起的”

    “没关系的”林宛白轻声说。

    其实原本霍长渊也想要让小包子一起来的,让他给他们磕头,但想到孩子毕竟还是年纪小,也不适合到这种阴气很重的地方来,所以最终还是她自己过来了。

    林宛白看了眼四周,神色感动,“霍长渊,真的谢谢你”

    霍长渊听后,却并不领情,而是慵懒说道,“谢什么,女婿为岳母这样做不是应该的”

    “”林宛白悄然摸向发烫的脸。

    岳母,女婿

    这男人还真不害臊,说的这样顺嘴

    虽然心里是这样腹诽着,可她嘴边羞赧的笑容却控制不住。

    “那我先开会了”

    “嗯”

    挂了电话没两秒钟,又进来了条微信图片。

    林宛白打开后看了眼,竟是一张自拍照。

    是以坐在椅子上低放手机的姿势照的,后面还有投影布作为背景,他穿着那身黑色西装,领带扎的一丝不苟,棱角分明的五官线条深刻,光线在他鼻翼两侧打出刚毅的阴影,那样让人移不开视线。

    尤其是沉敛幽深的双眸像是古井一般,哪怕是在照片里,好像一不小心都会溺毙在里面。

    想到他在会议的过程中,偷偷开小差自拍,那画面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紧接着,有信息问道:“帅吗“

    林宛白咬唇,老实的回了一个字:“帅”

    正想将手机放回兜里时,竟又再次震动了一下,她好奇的拿出来,看到霍长渊又有条信息进来。

    “嗯,是你的。”

    林宛白呆了下,随即,便感觉有把小箭“噗”的射中了心脏。

    真的是

    这男人,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

    林宛白捂住怦怦直跳的心口,好半晌才平复下来,抬起泛着红晕的脸颊,看向墓碑上女人微笑的照片,风将她两边垂落的发丝吹的轻轻扬起,她不由眉眼弯弯。

    妈妈。

    我现在很幸福,你看到了吗

    视线再看向旁边的两个墓碑,虽然再没有亲人在身边,但她只觉得被温暖包围着。

    林宛白待了半个多小时,才起身离开,快走到入口那里时,隐隐听到了有类似在争执着什么的声音,她不禁凝着视线望过去,竟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陆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英雄?我早就不当〕〔杀神叶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一欢成瘾:慕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