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神偷〕〔恶魔心尖宠:丫头〕〔纳米时代的战争〕〔都市之最强仙人〕〔灵壶奇缘〕〔快穿:穿来的都是〕〔余你轻缠一世欢〕〔恐怖漫言〕〔末世重生种地空间〕〔籽渔〕〔流芳百世〕〔无回城〕〔冤家路窄:高冷男〕〔古代农妇生活日常〕〔雪月风涛游〕〔灵泉医妃:鬼王,〕〔成为食物链顶端的〕〔不良太子妃:公主〕〔异界追魂使〕〔极品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38章,我们以后两讫吧
    ,最快更新霸道总裁求抱抱最新章节

    第438章,我们以后两讫吧

    路虎停稳的瞬间,林宛白就已经推开了车门,快步往急诊大楼里跑。

    霍长渊拔掉车钥匙,也紧随在她身后,从电梯里出来时,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安抚,“别太担心了”

    林宛白点头,可脸上的焦急却只增不减。

    终于快到了手术室,远远的,就看到靠着白色墙壁蹲着的秦思年,后背弓起的蜷缩着,头整个埋在膝盖之间,两条手肘抱在脑后。

    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残阳,将他的影子投在地砖上,像一座哀伤的山。

    他像是没有听见他们的脚步声,只保持着那个姿势。

    林宛白快步的上前,看了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紧张问,“秦医生,小鱼怎么样了”

    好半晌,秦思年才有了反应。

    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很迟缓的抬头,那双桃花眼里竟有细长的红血丝挂着,嘴角蠕动了好几下,有低低的声音发出,粗哑的像被砂石磨过,“还不知道。”

    明明中午的时候还通过电话,约好了晚上来家里吃饭。

    谁知,竟发生这样的变故

    林宛白张了张嘴,还想要问什么,旁边的霍长渊握紧了些她的手,示意的摇了摇头。

    她只好噤声,目光忐忑的盯着手术室。

    一个多小时后,紧闭的手术室终于打开,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秦思年蹲的太久,以至于双腿都已经发麻了,站起时身形都跟着一晃,幸亏霍长渊上前扶了一把,而林宛白早就等不及的从椅子上跃身而起,抢先询问。

    “医生,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掉了口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叹了一口气才摇头说,“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送来的时候胎息就断了,孩子没有保住”

    林宛白差点失声低呼出来,用手捂住了嘴巴。

    这样的话四年前她也曾听过,所以知道会是怎样的痛心疾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身后的秦思年。

    他挺拔的身形僵硬在原地,像是不会动了,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医生,蓦地,眼角失控的狠狠一抽,一滴眼泪重重的砸落了下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林宛白心头不由一紧。

    医生的身后,麻药劲还没有过的桑晓瑜被护士推出来,准备送去病房,她躺在上面悄无声息的,安静的像是死了一样,脸色苍白如纸。

    秦思年没有立即跟着进病房,而是走向了吸烟区。

    他是扶着墙壁走的,而且很慢很慢,林宛白路过时,看到他正从霍长渊手里接过烟点燃,像是个吸毒的人似的猛烈的吸着,但手却一直控制不住的发抖。

    林宛白叹息一声,推门进了病房。

    里面寂静无声,唯一有的,就是从输液管里每隔一秒滴落下来的药液。

    察觉到躺在病床上的桑晓瑜有微微苏醒的迹象,似乎是麻药劲过去,眼睛一点点的睁开,她连忙上前,“小鱼,你醒了”

    桑晓瑜眼神涣散了几秒,才渐渐有了焦距,看到她后先是愣了愣,然后环顾了一圈四周,沙哑问,“我现在是在医院里面吧”

    “嗯”林宛白点头,紧张的询问,“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用不用我去给你叫医生过来”

    “没有,我很好。”即使在这样的时候,桑晓瑜竟还能扬起笑。

    “医生交代了,你现在身子很虚,需要多休养”林宛白握住她的手。

    桑晓瑜微微闭上了一会儿眼睛,然后又睁开,很轻的问,像是怕惊动什么般,“小白,孩子,没了吧”

    她声音响起的同时,病房门恰好被推开。

    之前待在吸烟区的秦思年和霍长渊双双进门,前者脚步一下子就停滞住了,桃花眼里有着青灰色。

    见桑晓瑜眼睛还直直的望着自己,等待着答案,林宛白艰涩的点头。

    桑晓瑜闻言,目光有一瞬间的空茫。

    没有吭声,她抬起插着针管的手墨香了腹部,其实平平坦坦的,哪里能摸到什么呢,可她就是在那不停的,来回的摸着,然后重新闭上了眼睛,有什么东西一同死去了,“嗯,没了就没了吧。”

    林宛白眼圈有些红了,虽然那语气听起来很轻飘,但母子连心,不可能不痛的。

    身后秦思年挪着僵硬的脚步到了病床前,她将位置让出来,看到他俯身下去,小心翼翼的握起桑晓瑜的手。

    一双桃花眼黯黯的,几分隐忍几分痛苦之色,“小鱼,我们还年轻,还会再有孩子的”

    似乎有些词穷,一时间也找不到太多安慰的话。

    桑晓瑜看到他的模样,反而轻轻笑了笑,同样握住他的手,然后按在自己的腹部上,“我一开始其实有瞒着你偷偷把它生下来的想法,但后来被你发现了,只是没想到的是,它竟然就这样悄声无息的从我身体里没了孩子没了,我们谁都不想,你也别太伤心了,可能是跟它没有父母缘不过,倒是也幸好,没有着急的跑去复婚,现在倒是省事了。”

    “别说了”秦思年压抑的吼。

    “不说就不说了吧,刚好我没什么力气,说这两句话就已经累得够呛。”桑晓瑜说完后,果真喘了两口气,但脸上的表情却一直很平静。

    再度闭上眼睛时,她轻轻翻了个身,只留给秦思年一个后背。

    “思年。”

    突然的,桑晓瑜轻喊了声。

    林宛白下意识攥紧了手,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对方这样唤秦思年,以前张嘴闭嘴都是叫禽兽的。

    她屏息着,听到那声音孱弱又淡漠的传出,“我们以后两讫吧。”

    这一回,林宛白没有再敢去看秦思年是什么样的表情,霍长渊把她的手牵起来了,在她耳边低声,“让他陪着吧,我们先回去。”

    “嗯”她点头。

    走出病房时,林宛白心酸的忍不住回头望了眼。

    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多么激烈的情绪,桑晓瑜宛若换了个人一般,始终都平静的过于可怕,好像才从手术台做过流产手术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林宛白却清晰的看到,有滴泪从她的眼角滚滚而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