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战萌娘〕〔史上最强赘婿〕〔都市开光眼〕〔史上最坑女神〕〔神策血〕〔傲娇宠妃惑君心〕〔重生之军门狂妻〕〔红妆倾天下〕〔嫡女心计〕〔重生之炼器成圣〕〔诸神永恒〕〔魔道之祖〕〔女神的布衣兵王〕〔邪王难宠,医妃难〕〔杀手丛林〕〔我的绝色女房客〕〔盖世群英〕〔一路青云〕〔大驭气师〕〔冥界网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35章,不情之请
    第435章,不情之请

    “我到底还要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啊”李惠迫不及待的继续说,“你知不知道这里条件有多差,房间里连个天阳光都几乎没有,而且屋子里面全都是霉味,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有老鼠的叫声”

    从出事到现在,已经连续拨了好几通电话,但被接的数量很有限。

    线路那端,传来慢悠悠的女音,“你知道这样才安全。”

    “你之前答应过我的啊我只要按照你说的做,你就会把我女儿从监狱里救出来,而且还会给我们一笔钱,安排我们出国,以后再也不回来这里可现在瑶瑶还在里面,我又被警察到处找着”李惠这些天实在太惨,每次晒阳光的时候,只要有人走过,她都要低下头,怕被人给发现了。

    而且自从事发后待在这间被安排的地下出租屋里,连澡都没洗过,身上全是嗖味。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女音冷下来。

    “那也不能全都怪我啊”李惠闻言,不敢在抱怨,连忙为自己辩解,“我也不知道他会突然跑过去救人,要不是他的话,事情早就成了,谁想到他那么不怕死啊,简直豁出命的要救她”

    “说完了没”

    女音打断了她,李惠敢怒不敢言,缩着脑袋,“我知道这件事我没办成,但我尽力了啊你不会出尔反尔吧,现在变成这样,我接下来到底要怎么办啊你不会一直让我待在这里吧,我不要啊,算我求你了,赶紧想办法救我”

    “你急什么,等着吧。”女音不耐烦的说了句。

    李惠怎么可能不急,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喂,喂喂”

    她握着话筒喂了半天,都没有人回应她,然后便是一阵断线声。

    <center>“怎么给挂了”

    李惠气恼的嘀咕,不甘心的想要继续打过去。

    房间门蓦地被推开,男人走进来,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座机,拔掉了电话线,“五分钟到了”

    说完,便恶劣的扭头就走了。

    李惠只好坐回床边,打开了外卖的餐盒,里面的饭菜没有半点热气,全是地沟油的味道,也没有半点食欲,吃了两口就咽不下去了,可又必须咬牙坚持着。

    吃完将筷子一丢,她陷入了沉思。

    连着两天的阴雨绵绵,天空如碧玺。

    早上霍长渊去公司以后,林宛白也没闲着,上午带小包子上了一节跆拳道,吃完午饭,又上了一节绘画课,只不过快结束的时候,颜料盘不小心打翻了,弄得满衣服都是。

    回到别墅后,她便把弄成小花猫的小包子带回了儿童房。

    把脸上颜料洗干净,找出干净的衣服正准备换上时,李婶的脚步声到了门口,说家里来了位客人,似乎是因为霍长渊不在的关系,直接告诉他对方是个男的,不过年纪不小了。

    林宛白将小包子暂时交给李婶,疑惑的下楼。

    看到客厅里的人后,意外的出声,“陆先生”

    陆学林似乎也是刚刚坐下,闻声站了起来,依旧是穿着打扮很休闲,虽然上了年纪,但依旧风度翩翩的,笑起来也非常有亲和力。

    “抱歉,这样贸然的登门拜访”

    “怎么会,您快坐下吧”

    林宛白忙招呼着,来者是客,一并询问道,“您喝什么,家里有茶和咖啡,还有果汁”

    “咖啡吧。”陆学林笑着说。

    “那您先坐着等一下”林宛白表示,然后转身进了厨房。

    李婶在楼上照顾小包子,所以这些琐事由她来做,原本想冲泡一杯速溶咖啡的,但看到容器里有早上磨剩下的咖啡,想到陆学林的身份,最后选择了现煮。

    倒是也很快,林宛白将咖啡放在茶几桌上。

    陆学林道了声谢,咖啡的香味扑鼻,他端起杯子喝了口,品尝到其中参杂的麦芽糖味道,他表情蓦地一顿,有什么东西唤醒了他的味觉,连带着心房都跟着震动了几下。

    林宛白也注意到他的变化,不禁询问,“陆先生,怎么了”

    “没事。”陆学林掩去了眼底的情绪,摇头笑着说,“咖啡的味道很不错”

    林宛白同样回以微笑。

    “我今天过来,其实是还书的。”陆学林放下杯子后,从怀里拿出个纸袋,打开里面是那本德译的小说。

    “啊”林宛白明白过来,忙说着,“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您还亲自跑过来一趟”

    “不麻烦主要是上次借书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太不愉快了,我不放心再约你出去,再者也是怕我妻子索性就直接过来家里给你送来”陆学林说到自己妻子时顿了顿,难掩尴尬和歉疚之色。

    林宛白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在意。

    看到对方将小说拿出以后,来回抚着书面和边角,一副很不舍的模样,她不由开口,“陆先生,如果您还想要继续看的话,可以拿回去再多看些天的”

    “罢了,翻看再多遍也不属于自己了”陆学林递给了她。

    “真抱歉”林宛白接过后,心里倒有些过意不去了,“我知道这本小说您很喜欢,现在又买不到了,可我不能把书送给您,实在是这本书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没办法忍痛割爱”

    “林小姐别多想,我没有别的意思”陆学林见状,连忙摆手解释,“这本原版小说国内已经很难再找到了,能在林小姐这里,再重新翻阅一遍,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其实不过是一个念想”

    抬眼间,看到对面的林宛白低着头,视线凝在手里的书上。

    不知是不是心情有些波动的关系,陆学林有些恍惚,视线也渐渐变得悠远,好像看到了记忆里那个年轻的女孩子。

    他为了去德国求学努力的很久,每天面对繁复的德文时,她总会在旁边安安静静的陪着他,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也跟着他一起学,两人有时还会讨论一些句子。

    再然后,他要去留学,以后每年只能回来两次,而且待的时间都很有限,导致两人相处的时间也会变得少的可怜,可她却不怕,心甘情愿的等着他,离开那天在机场,他才知道有多么的不舍,他拿出一本德译小说留给她,让她能够睹物思人。

    “阿林,你为什么叹气”

    年轻的女孩子抱着书,仰头望着他问。

    他低头看着面前眉目鲜妍的容颜,忍不住上前将她搂在怀里,叹息声在她耳边,“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女孩子听懂了他的话后,顿时满脸通红,可是很快眼睛里又蓄满了泪水。

    广播里催着登机,他不得不提着行李离开,最后扭头时,还能看到人来人往的机场里,年轻的女孩子抱着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红红的眼睛和鼻头都是对他的不舍

    陆学林重新端起那杯咖啡。

    已经有些凉了,没有多少水汽氤氲在脸上,他却觉得眼眶有些热热的,不自觉的嘶哑出声,“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林宛白微微怔愣。

    “不好意思,一时失态”陆学林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收敛起来,看她直直望着自己,抱歉的笑着问,“吓到林小姐了”

    “没”林宛白摇头。

    借由着低眼的动作,她咽了口唾沫,“这是元代徐再思的词吧,我也挺喜欢的”

    “是啊”陆学林笑着点头,情绪已经恢复如常。

    林宛白抬眼看向对方,犹豫了下,缓缓说,“陆先生,我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