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医生在都市〕〔撩妻成瘾:法医老〕〔神帝争霸〕〔我的地下城没有问〕〔姥娘带我出马仙〕〔湮灭OBLIVION〕〔万古最强宗〕〔一个不一样的魔法〕〔女神的极品兵王〕〔凤凰于飞:公主不〕〔美漫里的小邪神〕〔基因战争之起源〕〔尚不知他名姓〕〔星云皓天剑〕〔至尊归元〕〔我家农场有条龙〕〔系统穿越:农家太〕〔神级修炼系统〕〔乱世盛宠:公子宠〕〔北冥密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30章,去哪睡?
    第430章,去哪睡

    “啊”林宛白彻底懵了,完全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萧云峥目光放在她脸上,酝酿着情绪继续开口,“这件事已经埋在我心里四年了,若我不说的话,可能我会愧疚一辈子”

    “林宛白,对不起”

    随即,突然就很郑重的说出这三个字。

    这已经是近期以来,林宛白听到第二次别人和自己这样说了,第一次是霍震,现在是许久未曾见过面的萧云峥,前者那声道歉她自然受得起,只是不知他这声道歉是从何而来。

    “”她怔愣在原地。

    “四年前你为去世的外婆守夜,是我用了些小手段,让风哥一时意乱情迷,对你做出了些暧昧的举动,虽然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但被我拍下了照片,进而导致了你们分手”萧云峥接着说道。

    “你说什么”林宛白难掩震惊。

    虽然时间很久,但都是些深刻的记忆,只要去想,都会清晰浮现在脑海里。

    “我的心意,当年你也是都知道的”萧云峥说到这里顿了顿,表情比刚刚还要更复杂一些,“所以,我不忍看到婧雪伤心难过,不想让她失去爱慕的未婚夫,暗地里拆散了你们两个,虽然我知道这很卑鄙,也对你不公平,但我还是那样做了”

    是,林宛白知道他的心意,他喜欢陆婧雪。

    曾无意中被她发现后,他也没有隐瞒,很坦然的全都告诉了她。

    萧云峥刚刚的字里行间里,没有透露半点其实是陆婧雪主动求他帮忙的,刻意将责任全部都揽过来。

    “林宛白,真的抱歉,我为我曾做过的事情感到愧疚,这四年里,我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很对不起你你拿我当朋友,可我却背地里阴了你一把你怪我,不原谅我,都是应该的”萧云峥声音里都是歉疚,怅然的叹了口气,目光再看向两人时,又笑了笑,“没有想到的是,四年后,你们还能有缘重新在一起,或许是老天的安排吧,这样我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林宛白不由攥紧了双手。

    她下意识的扭头,朝着身后的霍长渊看去。

    只见他眉心有着深深的褶皱,似乎对于萧云峥的话也很意外,但却没有任何反驳。

    萧云峥大大舒出一口气来,耸肩道:“说出来,心里面痛快多了”

    然后,便冲着他们摆了摆手,转身踏入了夜色当中。

    那修长的背影,很快就渐行渐远。

    林宛白还没把这件事完全消化,她抿嘴看向霍长渊,这时,有车大灯笔直的照过来,汽车引擎声由远及近,黑色的宝马很快停在了他们跟前。

    司机将后车门打开,小包子最先跳下来,“宛宛”

    林宛白俯身,将他接了个满怀。

    “呀,你们俩大晚上的,在外面玩浪漫呢”霍蓉坐姿优雅的冲他们打趣起来,随即打了个哈欠,“正好豆豆交给你们,我就不下车了,乏得很,回酒店睡觉去小白菜,明天恐怕我还要带豆豆回霍宅待一天”

    “嗯,我知道了”林宛白点头。

    “那我走了啊”霍蓉挥手道别。

    霍长渊淡应了声,嘱咐了司机句慢些开车。

    宝马在视线里扬长而去,林宛白看了眼身旁的高大身影,也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将小包子抱在怀里,然后走进了别墅。

    时间已经不早了,小包子在霍宅待了一整天,回来的路上早就困了。

    洗完澡,躺在舒适的床上,很快就被林宛白给哄睡着了,打着小小的鼻鼾声。

    掖了掖被角,防止夜里他翻身的时候露出小胳膊,林宛白熄了灯,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儿童房,并关上了门,然后转而去了隔壁的卧室。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霍长渊正在里面洗澡。

    她抿了抿嘴角,径直走到了窗前,望着外面天鹅绒般的夜幕。

    兀自出神间,肩膀上一暖,林宛白回头,浴室里的水声都不知何时停了,霍长渊只围了条浴巾,高大的身影正站在她身后,胸前纠结的肌理上还有水珠滚落,很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她咽了咽唾沫,却没有像平时那样脸红。

    “水还热着,进去洗澡吧。”

    林宛白没有动,而是抬起眼睛看他,“霍长渊,我有话要问你”

    霍长渊闻言,右手用毛巾擦头的动作停顿住。

    “萧云峥临走时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林宛白皱眉,终于将原本在院子口想问的话问出来,“你跟我分手是因为照片”

    “嗯。”霍长渊迟疑的扯唇。

    他没有否认,因为他当年的确是这样的原因。

    虽然在纽约遇到燕风时,已经将这个埋藏在心里的误会解开,但萧云峥今天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是同样惊讶的,没想到原来这件事情,他的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在其中还扮演着这样的角色。

    得到他的回答,林宛白闷了声响。

    霍长渊伸手重新握住她的肩头,微微用力,很自责的说,“当年分手的事情,是我不好。”

    林宛白咬唇。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换位思考,她差不多能了解他当时的心境,看到那样暧昧的照片,没有一个男人能容忍的了背叛,尤其是像他这样生性骄傲的男人。

    林宛白能够理解,她不是斤斤计较去纠缠旧账的人,但却无法不生气。

    因为他不相信自己,单方面判了死刑。

    心里面全都被负面情绪所充斥,林宛白拂开了他握在肩头的手,然后便越过他,也没有进浴室洗澡的意思,而是直接走到了大床前,拿起了枕头和薄被。

    霍长渊见状,就知道她的意图,连忙快步跟上。

    “宛宛,你这是做什么”

    林宛白连理都不理他,只抱着枕头和薄被继续往外走。

    霍长渊丢掉手里的毛巾,略显棘手的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蹙眉说,“宛宛,我知道你心里不高兴,在怪我,有什么话你跟我说,别闷着自己我们的卧室在这里,床也在这里,你拿着枕头和被去哪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