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霄神王〕〔极品合租仙医〕〔宠婚蜜爱,完美娇〕〔龙血武帝〕〔新特工学生〕〔女神的贴身医王〕〔冰山总裁的近身兵〕〔红楼之贾政〕〔仙路至尊〕〔大降头师〕〔寡妇门前好种田〕〔春闺秘闻:厂公一〕〔调香高手〕〔野性为王〕〔孤星刀客〕〔乡村那些事儿〕〔刀客诸天行〕〔春野小农民〕〔萌宝来袭:爹地请〕〔完美宠婚: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13章,逗你玩的
    第413章,逗你玩的

    林宛白闻声,看到了匆匆而来的陆婧雪。

    脚下穿着高跟鞋的缘故,看起来身形就更加高挑了一些,跑向了陆学林,“爸”

    “婧雪你怎么也来了”陆学林看到女儿后,有些惊讶。

    “爸,我怎么可能不来,电话里你说长渊在医院里,我立即就从家里开车赶过来了”陆婧雪快速的回说。

    其实是阮正梅看丈夫傍晚出去后,一直迟迟不回来所以打了很多个电话追问,最后一个时,陆学林刚到医院,以免妻子继续猜疑下去,所以说了长渊在医院里他走不开,陆婧雪在旁边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陆婧雪侧头,看向了林宛白,“你怎么在这里”

    林宛白微微皱眉。

    陆婧雪这句话里带着诧异的语气,其实很正常,只是莫名的,她却觉得似乎并不那样简单,因为对方看向自己的意外眼神,就好像她此时不会出现在这里一样

    林宛白没有仔细去深琢磨,因为此时满心都是霍长渊的安危。

    陆学林知道两个姑娘家的身份敏感,所以揽着女儿走到霍震那边,“去安慰安慰你霍伯父吧”

    陆婧雪被半推着过去,没再说什么,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静雪丫头,好孩子,你也过来了”霍震睁开眼睛,叹息的说。

    “霍伯父,长渊一定会没事的,您别担心”陆婧雪柔声开口。

    “嗯”霍震带点了点头。

    林宛白却没有心思计较,双手交叉的紧紧相握着,默默的祈祷。

    终于,手术室的大门打开。

    主治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就被他们团团围住。

    “医生,情况怎么样”

    抬手稍微示意了下,主治医生摘下了口罩,微笑着报平安,“放心,手术很成功,现在病人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等下会先送到icu里观察一晚,明天再转入普通病房”

    “谢谢,谢谢医生”似乎往往这个时候,能说的只有这几个字。

    很快,护士便推着霍长渊从里面而出。

    他脸上没有半点血色,薄唇都是发白的,虽然身形壮硕但却看起来很孱弱,似乎有短暂的清醒,沉敛幽深的眼眸半睁半阖着,眸光微微的闪动。

    “长渊”

    霍震被范玉珍和陆婧雪左右搀扶着,都快步上前。

    霍长渊没有看他们,而是透过他们身体的缝隙里,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的宛宛,然后慢慢的抬起了手臂。

    他的眉头很明显蹙了一下,一定很疼,一定哪哪都特别疼。

    林宛白朦胧着视线大跨步过去,抓住了他的手,看到他突起的喉结在上下滚动,知道他要说什么,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哽咽着,“霍长渊,我没事,我不怕”

    这样一幕,周围人都像是自动成为了背景。

    他们旁若无人的望着彼此,让人不由禁了声,也没有人上前阻止,因为不光是她握着他,霍长渊也在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视线里,林宛白跟着一起进了监护室。

    霍震嘴角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但脸色很难看,一旁的范玉珍小心翼翼的替他抚着背顺气。

    陆婧雪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指甲都插在了手心里。

    陆学林也望着那渐远的两个人,神情却微微的恍惚起来,似乎也陷入了某个回忆的片段当中。

    年轻的女孩子笑起来像是花骨朵般娇艳,春游去郊外登山,中途时他不慎从半山腰摔落下去,右腿砸在巨大的石块上骨折,女孩子被吓坏了,哭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连忙安慰着,让她别害怕,当看到他疼得浑身冒冷汗时,她胡乱抹着眼泪,不停的告诉他:“我没事,我不怕的,阿林,你也别怕啊”

    阿林

    那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学林仿佛被这二十多年的时光迎面痛击,疼的喘不上来气。

    霍震忽然抬手按住了头,旁边的妻子忙关切,“老爷,你还好吗”

    陆学林回过神来,缓了缓心绪,过去说道,“霍大哥应该是情绪波动太大,先回去休息吧长渊这边手术也已经顺利结束,今晚得待在icu里,也不需要有太多人,让他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再过来”

    “陆老弟,今天也辛苦你了”范玉珍感激的说。

    “嫂子客气了能帮上忙,我也很高兴”陆学林笑了笑。

    看到他们身影离开后,他看向了僵硬在原地望着icu方向的女儿,拍了拍她肩膀,“婧雪,我们也回去,大晚上你独自开车我也不放心,坐我的车走”

    “爸”陆婧雪幽怨的喊,似在埋怨着他帮着外人。

    “走吧”陆学林叹了口气,揽着她走向电梯。

    夜色越发的深沉。

    林宛白陪着霍长渊待在icu里,她坐在椅子上,哪怕眼皮子很沉,也没有任何睡意,盯着躺在病床上已经昏睡的他。

    他的右手插着针管,左手掌心向上摊平着,缠绕着层层叠叠的纱布。

    哪怕遮挡着看不到,但也能想象到的触目惊心。

    因为在救护车来到之前,她就看到,那把刀从他的手里跌落,而掌心里已经血肉模糊一片,看不清本来的模样,深得甚至能看到森森的白骨。

    他那样,不过是怕她会受伤

    林宛白小心翼翼用双手拖住他的大手,赤诚的像是信徒一般。

    一整晚没有睡,第二天早上朝阳渐渐升起时,她感觉到手心上有轻微的动静,忙抬头去看,霍长渊正慢慢的睁开双眸,和她紧迫的目光对上。

    “霍长渊,你醒过来了”

    林宛白看着他,眼泪大颗大颗的汹涌而出,“你把我给吓坏了”

    霍长渊却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看了她两秒,随即沙哑的问,“你是谁”

    “霍长渊,你”林宛白浑身僵住。

    他那样陌生的看着自己

    额头上也缠着纱布,因为头上被铁棍抡中到,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又再次像四年后再见面时那样,不记得她是谁

    林宛白正惊惶无措时,听到他低沉的笑声。

    “逗你玩的”霍长渊扯了扯唇,用受伤的那只手抬起,蹙着眉,有些吃力的擦着她脸上滚烫的泪,“看你哭的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