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燕云剑决〕〔天下豪商〕〔武极狂神〕〔太上剑典〕〔远方的秘密〕〔上帝时刻〕〔至尊归元〕〔重生九零婚然天成〕〔亡妻之战〕〔无上神王〕〔霸爱成瘾:厉少,〕〔撩妻上瘾:薄少请〕〔我家国舅多纨绔〕〔进击的废材〕〔后来偏偏喜欢你〕〔触怒龙之逆鳞〕〔杀神之神〕〔超级农场主〕〔重生国民千金:冷〕〔甜妻在上:老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11章,别怕
    第411章,别怕

    突然闯进来的霍长渊,也让他们不得不暂停了手上的动作。

    “艹,怎么回事”矮个男骂道。

    旁边人也是一脸惊讶,“我哪知道,这地方偏僻,这小子是怎么找上来的”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直直穿过那几个人,看向她,突起的喉结上下翻动,“宛宛,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他声音虽然还是沉静,但最后几个字还是有些沙哑。

    林宛白知道,自己让他担心了。

    她嘴巴被堵的严实,说不出来话,只能“唔唔”的不停摇头,告诉他自己没事。

    霍长渊见状,一直吊着的心脏终于落了下来。

    凶相男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身后跟着两个男人左右作势,“我奉劝你一句,别光兄弟几个的好事,现在转头走出去把门关上,有多远滚多远,不让别怪我们不客气”

    “呵”霍长渊冷嗤了声。

    视线从她脸上寸寸巡过,注意到她的右边脸颊比左边高很多,一定是被人扇过耳光了,往下,看到她领口已经被扯开了大片,里面的蕾丝边露出来,还有不少的春光

    霍长渊想到刚刚自己撞门而入时,他们几个男人围在她旁边的画面

    他的女人,他们竟然敢碰

    若是他再晚来一步

    霍长渊握起的指骨节“咯咯”作响,已经压不住心头的怒恨。

    “大哥,现在怎么办”凶相男还是回头先请示。

    矮个男冷笑出声,“能怎么办之前不是早就说过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小子既然敢多管闲事,那就让他尝尝多管闲事的后果”

    “我看他这个样子像是有两把刷子”凶相男打量着霍长渊的身形,总觉得他并不像是那种商场精英那么简单。

    “那怕什么,咱们人多”矮个男道。

    凶相男闻言,笑着冲身后两人说,“老四老五,一起上”

    霍长渊站在原地没动,等凶相男上前时,直接挥起右拳,这一拳真的很重,当场把对方打得嘴角连血带水吐了一大口,脸色泛青发紫,好半天缓不过来神。

    接下来的两个人双双扑了上去。

    像是刚刚一样,霍长渊并未露出怯意,往后稍微退了半步,躲过第一个人的攻击,便猛抓另一个人的肩膀,一拳直接打中对方的鼻梁,再回身将刚刚的第一个用脚狠狠踹趴下。

    两个人都惨叫出声,第四个男人也跑去帮忙。

    只是霍长渊不惧,脸上虽然挂了彩,但也并未吃亏多少,以一挑四,场面越发的焦灼化,僵持不下。

    矮个男见他越打越勇猛,没有跟着一起上前帮忙,而是将地上的林宛白伸手猛地提了起来。

    脚上的绳子那会儿就已经挣脱开,她能够站稳,正想奋力挣脱时,脖子有冰凉的刀片贴在上面。

    矮个男冲着霍长渊大喝一声,随即道,“你要是再敢动一下,我就用刀抹了她脖子不信你试试看”

    霍长渊动作蓦地顿住。

    这些人似乎都是亡命之徒,并不在乎会不会弄出人命,脸上狰狞的表情也不像是说假话,况且即便是假话,他也不会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受伤。

    霍长渊双手垂下,就给了对方进攻的机会。

    因为矮个男的威胁,他不在还手,之前被他打到吐血水的凶相男朝他用力抬腿,林宛白瞪大了眼睛,亲眼看着他猝不及防就被踢得弯下了健硕的身躯。

    这一脚应该是用了十成的力气,霍长渊虽然没吭声,但紧拧的眉看起来很痛苦。

    “拿墙边的铁棍,好好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矮个男冲着其他人嚷嚷着。

    随即,被称为老四老五的就跑到墙边,将立着的铁棍拿了好几根,互相分完以后,便举高的朝着霍长渊奔过去。

    不不要

    霍长渊,霍长渊

    林宛白在心里无声的呐喊,比刚刚那群人侮辱她时还要绝望。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冲上去的那些男人,拳打脚踢的拼命往他身上招呼,还有那些铁棍,像是雨点一样肆意的落着。

    一声声的闷响传来,不知道会断了几根肋骨。

    霍长渊已经被打趴在了地上,一米八六的高大身形,此时却弓的像是只虾子,可即便这样,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吭过一声,更没有服过软。

    似是怕她担心,也似是他就是如此硬气的男人。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每一秒都那样煎熬

    凶相男忽然回头报告说,“老大,他好像快没气了”

    林宛白闻言,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被眼泪遮挡的视线里,她看到霍长渊以一种很颓然的姿势趴在地上,整个脸都埋在地上,似乎真的不会动了。

    心房猛地一缩,悲痛瞬间达到了临界。

    林宛白眼角余光瞥了眼矮个男,趁他分神的瞬间,狠狠抬脚踩在他的脚背上,手里的力道稍微一轻,她借机挣脱,顾不上刀背划在皮肤上的痛,疯了般的朝着霍长渊冲过去。

    在她近到他身时,其他男人上前想要抓她。

    一瞬间,原本不动的霍长渊猛地撑地而起,抓起铁棍抡向对方。

    像是发了狠,将她护在身后,几秒的功夫就将那四个人全部打趴在地,其中一个甚至撞到了墙上,陷入了昏厥。

    矮个男气急败坏的叫骂了一声,抓着那把刀,便冲着霍长渊冲上前。

    霍长渊此时正左右手对付两个男人,根本分不过来身,那把刀眼看着就要插入他的后背,林宛白还没想好要怎么办时,身体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直接替他挡在了前面。

    可刀没有捅在她身上,离她只有几厘米远,因为霍长渊及时发现,他回过身徒手抓住了那把刀。

    血液从一滴变成了两滴,三滴四滴,最后成了急流而下的血柱。

    霍长渊哪怕身躯已经站不直,可浑身依旧透露出刚烈,他眸里充满了细长的血丝,死死的握着刀刃,卡在掌心里,不让矮个男得逞的继续往下。

    因为若是稍微抵不住,那刀尖就会插入她的身体里,然后会没入整个刀柄。

    就在僵持不下时,突然有一颗烟雾弹被透进来,仓库里瞬间充满了浓烟。

    “大哥,外面好多警察”凶相男看到了外面闪烁的警灯,慌张的叫。

    矮个男立即松开握刀的手,“那还罗嗦什么,还不赶紧撤”

    管不了那个昏厥的兄弟老五,其他人颤颤巍巍的都像是鼠窜一样从后面逃走。

    隐约的,有到近乎熟悉的中年男音由远而近。

    “长渊怎么样”

    陆学林随后带着警察赶过来,等他见到里面后看到这一幕不禁吓了一跳,连忙询问。

    帮她解开手后面的绳子,拽掉了嘴里的擦车巾,便扭头大喊,“快,叫救护车”

    林宛白双膝噗通的跪在地上,很吃力的将霍长渊抱在怀里,此时的他浑身都是血,好像哪哪都是伤,就像是浸在一泡红色油漆里。

    “霍长渊,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林宛白哽咽出声,泪水如数的跌打到他的眼皮上。

    霍长渊撑开沉敛幽深的眼眸,抬手动了动,可是不知牵扯到哪里,痛的五官都扭曲起来。

    林宛白觉得他连呼出来的气都是冰凉的血气,痛哭着问,“你哪里痛哪里难受告诉我”

    霍长渊没有回答他,而是仍旧吃力的抬着手,一点点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很慢的脱下来,然后再披在了她的身上,遮挡住她破碎的衣襟,然后哑声在耳边的只有两个字:“别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巨星萌妻:总〕〔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