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军妻当自强〕〔超级妖孽兵王〕〔我修的可能是假仙〕〔继承两万亿〕〔蜜宠霸婚,少帅心〕〔觉醒之胃〕〔方外:消失的八门〕〔王者荣耀:国服男〕〔主力他总是幸运E[〕〔死亡经〕〔[综英美]时间领主〕〔[综英美]SpiderGi〕〔直播未来两千年〕〔恶魔总裁的掌上娇〕〔狐仙夭夭〕〔网游之万兽之王〕〔道术达人〕〔弱渣的逆袭人生〕〔带着仙葫开农场〕〔真武神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383章,买瓶醋
    第383章,买瓶醋

    第二天,朝阳升起。

    小包子醒来后,左右都没有找到人,哼哧哼哧的从大床上爬下来,垫着脚拧开门锁从卧室里跑出来,抬脚踢到了个卫生纸团,他一脸好奇的捡起来。

    再往前走两步,又有一个卫生纸团。

    这样沿途边走边捡,他跑到了沙发前,然后歪着脑袋,大眼睛仔细的瞧。

    等林宛白睁开眼睛时,刚好和小包子天真无邪的眼睛对上,当看到那两只白皙的小手捧着很多个可疑的卫生纸团时,她顿时一个激灵。

    小包子见她醒来,很有求知欲的问,“宛宛,你为什么趴在粑粑身上睡”

    “我”林宛白面红耳赤。

    昨晚上霍长渊发酒疯,压着她就在沙发上折腾起来,不知是不是酒精促使的关系,比以往还要疯狂,她最后直接是昏睡过去的,也没有力气离开沙发

    “咳”霍长渊清了下嗓子,不自然的替她解释,“那是因为,她正在叫我起床。”

    小包子闻言,表情很不理解,“可为什么每次叫宝宝起床时不这样”

    “”林宛白脸都快烧透了。

    她现在像是叠罗汉般的趴在霍长渊的胸膛上,盖着个薄被,而被子下两人都是一丝不挂的,都在提醒着昨晚两人的孟浪,这样被儿子撞破实在是太尴尬了

    林宛白起不来,也藏不掉,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了。

    霍长渊看出她的局促,主动开口道,“豆豆,你先回卧室里。”

    “好吧”小包子撇嘴,抱着卫生纸团跑了。

    看到卧室门关上,林宛白裹着被子,匆忙的将皱巴巴的衣服一件件穿上,还不忘朝他埋怨的抱怨句,“都怪你”

    因为这次过来纽约,只是霍长渊有个简短的出差,刚好带他们母子过来度周末,虽然在他的计划里是没有小包子的,而周一下午还有董事会要开,所以他们晚上的航班。

    吃过了早饭,一家三口终于去了时代广场。

    这里多年如一日的热闹景象,很多街头艺人在卖力的表演。

    因为出来游玩最危险,新闻上很多报道父母和孩子走丢的事件,尤其又是在异国,所以林宛白全程都紧紧牵着小包子,视线更是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半分,反观旁边的霍长渊,脸臭的像是被人欠了钱。

    从始至终,都没有分的过她半个眼神。

    下午逛到小吃街的时候,进去小包子便被土耳其冰淇淋所吸引了,尤其是老板花样般的将冰淇淋在勺子上飞舞,更是逗得他哇哇直叫。

    林宛白视线从低头卖力吃的小包子身上移开,看向旁边双手插兜扑克脸的男人。

    “霍长渊,你不吃么”她不禁问他。

    “不吃。”霍长渊沉声。

    林宛白将手里的冰淇淋递过去,“挺好吃的,要不你尝尝吧”

    “不尝”霍长渊冷哼。

    如果说先前两个字还算正常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明显能感受到浓浓的幽怨了。

    林宛白再笨也差不多能猜到,他此时闹别扭的原因是什么,昨天他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单独相处,被燕风给搅和了,而且若不是早上她阻扰,今天小包子又非得送去姑父那里

    她觉得好笑又甜蜜。

    林宛白看了眼仍旧很专注于吃的小包子,然后也低头咬了一口冰淇淋,有些羞赧的朝他走了过去,伸手轻轻攥住他的大手,扯动了两下。

    “做什么”霍长渊没好气的问。

    林宛白没出声,而是踮起脚尖,在他惊讶的目光下吻上了他的薄唇。

    用舌尖顶开他的牙齿后,将嘴里的冰淇淋渡过去,脸颊微红的问,“霍长渊,好吃吗”

    “嗯。”霍长渊喉结动了动。

    掌心张开回握住她的,很明显意犹未尽的还想再来。

    虽然刚刚的大胆举动是她做的,这里是西方国度,对于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但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羞的睫毛都在轻颤,她偏头躲开了,害羞的提醒,“别让教坏孩子”

    霍长渊胸膛微微起伏,没有为难她,指腹在她手心里暧昧的抠了两下。

    到了傍晚,他们找了家地道的中餐厅,吃过饭就直接回酒店收拾了行李准备出发去机场,霍长渊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林宛白先带着小包子到酒店门口等。

    感觉自己的手被轻轻晃动着,林宛白微笑的蹲下身子。

    “怎么了宝贝”视线平齐,她问。

    小包子小嘴抿啊抿的,像是在酝酿什么一般,然后特别认真的问,“宛宛,你是不是和在和粑粑谈恋爱”

    “呃”林宛白顿时一怔。

    “宝宝今天看到你们有偷偷牵手,还有亲嘴”小包子软软糯糯的继续说。

    林宛白尴尬。

    还是被发现了呃

    “是”她深吸了口气,还是承认了,然后很是紧张的问,“豆豆,你会愿意吗”

    在她的屏息下,小包子歪着头思索了两秒后,咧开小嘴的扑到了她怀里,“宝宝不喜欢以前那个女人,喜欢宛宛”

    这样一句话,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

    林宛白心里暖的一塌糊涂,搂着怀里的小包子亲了又亲。

    等着站起来转身时,发现霍长渊已经办理完手续站在了身后,沉敛幽深的眼眸正深邃的望着他们母子。

    接过行李时,林宛白偷偷问,“你都听到了”

    “嗯。”霍长渊扯唇。

    从在机场知道小包子是自己儿子,选择留下的那天起,她恨不得想要将四年里缺失掉的母爱一股脑的都补回来,所有儿子的事情都亲力亲为,一开始弄得李婶没事做都有些慌张了。

    虽然霍长渊从来没有问过,但他其实懂她的那份心思。

    知道她为什么没有着急认子,因为这种事情急不来,孩子的内心是最脆弱敏感的,毕竟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母子时在不知道彼此的情况下相处的,也需要一个过程。

    轻握住了她的手,十指交扣,霍长渊薄唇落在上面很轻的吻,“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就告诉豆豆真相,让他喊你妈妈。”

    林宛白害羞的点头,已经开始期待那一天的到来了。

    到机场先去办理了行李的托运,过安检的时候,林宛白放在框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等从通道口出来,她刚刚拿起手机时,身后的霍长渊紧随而上,低眉贴在她的脸侧问,“谁给你打电话”

    “叶修”林宛白只好把记录翻出赖给他看。

    霍长渊从鼻子里发出声冷哼,随即,便牵着儿子大步走在前面,故意只留给她背影。

    他差点都忘了,解决完纽约这边的燕风,家那边还有个情敌呢

    林宛白打完了电话后,小碎步的追上了他们父子俩,到身边时被他投递过来阴测测的一眼。

    默默的在椅子上刚坐下,霍长渊就忽然起身,她忙咬唇叫住,“呃,马上就登机了,你还干什么去”

    “买瓶醋”霍长渊头也不回。

    林宛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重生盛宠:总裁的〕〔独宠娇妻(重生)〕〔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重生小妻:总裁老〕〔大明小书生〕〔纨绔医妃:世子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