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国总裁限量宠〕〔永恒武道〕〔本尊夫人有点狂〕〔极品全能狂医〕〔极品护花狂兵〕〔网游之我是神〕〔抗战之铁血兵锋〕〔唐朝工科生〕〔浪迹在诸天〕〔最佳影星〕〔戈壁之爱〕〔校花的仙尊男友〕〔无限气运主宰〕〔都市逍遥狂少〕〔保卫国师大人〕〔锦途〕〔变身最皮萝莉〕〔圣道狂徒〕〔大明风流之铁血兵〕〔重生仙帝归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379章,脾气越来越大了
    第379章,脾气越来越大了

    “算什么”霍震没好气的吼。

    范玉珍小心翼翼的说,“我看长渊还是心仪那位林小姐,对婧雪的确没有感情,与其让他跟你关系闹的这样僵,还不如干脆就成全他们两个,再说经过四年的时间还能重新在一起,未尝不是种缘分”

    “妇人之仁,你懂什么”霍震明显不赞同,表情严厉的继续道,“霍家和陆家这些年商业上的合作已经数不胜数,全冰城都知道两家联姻,若是有什么变故,影响的可是霍氏更何况,静雪丫头又等了长渊四年,若是我遂了长渊的心思,那怎么跟陆家那边交代”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

    “行了,你先出去吧”

    霍震没有耐心的抬手打断了。

    范玉珍见丈夫一脸的固执,也不敢多说什么,放下参汤后便离开了书房。

    只是门关上时,她长长的叹了口气。

    对于范玉珍来说,和霍长渊这个继子的关系并不算多亲近,但也从来没有什么交恶,这么多年里两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从未逾越过对方。

    霍长渊想要娶谁,是不是商业联姻,她都没有想去干涉过。

    只是萧云峥在四年前霍家和陆家举行订婚宴的那晚,就离开去了边境的小国,一直都没有再回来过,哪怕连除夕夜也只是打通电话而已。

    虽然旁人可能不知道,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对于陆婧雪的那点心思范玉珍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

    在她看来,这婚还不如就作罢

    窗外面夜色阑珊,霍长渊背身站在那,只开了一盏落地灯,看起来像是要融入夜色中一样。

    别再找她。

    林宛白推门进来时,刚好听到最后一句。

    见他将手机放下以后,拿起了旁边桌上的烟盒,夹了根烟在手里,窗户的剪影里,他很用力的吸了口,白色的烟雾顿时四散开来。

    并不难猜,刚刚那通电话一定是打给霍震的。

    林宛白松开了门把手,放轻着脚步走到他身边,“霍长渊,还是少抽点吧”

    霍长渊没有出声,但却吐出口烟雾后,把烟直接捻灭在了烟缸里。

    “豆豆睡了”他扯唇问。

    “嗯,已经睡了”林宛白点头。

    霍长渊伸手,将她揽在了怀里,薄唇随即印在了她的额上。

    林宛白闭上眼睛,静静享受着这如同蝴蝶翅膀一般轻柔的亲吻,只是待她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平齐的刚好是他的胸膛。

    她差点忘了,他现在只有在腰间围了条浴巾。

    此时自己的脸颊贴蹭在硬邦邦的肌肉上面,着实有些火热。

    她睫毛抬了抬,果然他的眸色不知何时已经悄然转深。

    下一秒,双脚便离地的被抱起。

    林宛白双手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脸红的小声,“今晚能不能”

    “不能”不等她说完,霍长渊便直接道。

    只是长腿刚迈起时,刚刚放在烟缸旁的手机响起来了。

    霍长渊拿起看了眼后,就直接给挂断了,而且还顺手关了机。

    他并没有避着她,林宛白始终被他公主抱的抱在身上,也是看到了屏幕上面的来电人,显示着“sunny”。

    她明知故问,“呃,你不接吗”

    “不接。”霍长渊回答的很利落。

    随即,便将手机丢开,大步朝着床边走。

    林宛白视线凝在那手机上出神,被放在柔软的床褥之间时,想到什么般的问,“霍长渊,这四年你真的没碰过她一下”

    “嗯。”霍长渊单臂撑在她的上方。

    她闻言,抿起嘴角继续问,“那为什么当时我生豆豆时给你打电话,她接的,说不方便你在洗澡了”

    “我不知道。”霍长渊蹙眉状。

    似乎是时间太久了,具体也想不起来。

    林宛白没有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其实很容易能想得明白,和上次的怀孕是件一样,都是陆婧雪单方面的说辞,不过是故意那样跟她说得罢了。

    只不过现在回味过来,倒觉得陆婧雪和她有气质的外表实在不同,心机颇深的甚至是有些可怕

    霍长渊忽然抓握住了她的手,在她困惑的目光里,往自己精壮的腰身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有你能让它站起来。”

    “”林宛白脸涨红。

    “它已经站起来了。”霍长渊俯身在她耳边咬字。

    “喂”林宛白被烫的缩回手。

    只可惜抗议无效,霍长渊没有放开,反而抓着她的手继续往下。

    浴巾扯落,室内渐渐充斥起男女交错的喘息声

    似乎因为之前连续的激烈,霍长渊只疼爱了她一次,便好说话的放过了她,不过过程却持续了很久,到最后林宛白仍旧感觉手脚抬不起来,瘫在那动也不想动。

    被他抱起放在身上时,她顿时慌乱的像只画眉鸟。

    霍长渊低笑出声,只是抬手在她垂下的发丝间一下下轻抚。

    林宛白这才放松下来,将重量都放在了他身上,呼吸间都是他强烈的雄性气息。

    和她相比,霍长渊每次剧烈运动过后都很神清气爽,“周五我去纽约谈个合作,你跟我去,刚好赶上周末,我们可以在那多待两天。”

    “嗯好”林宛白下巴垫起脑袋,眉眼弯弯,“我明早就跟豆豆说,他一定高兴”

    除了去过一次动物园和儿童乐园,她大多数给予小包子的陪伴都是在家里和日常生活中,还没有出去旅游过,她其实心里面一直挺想有这样机会的,像是其他妈妈那样带着孩子出国游玩,所以不禁很期待。

    只是在她说完后,发现霍长渊的脸色忽然臭了几分。

    林宛白一脸不解,“怎么了”

    “睡觉”霍长渊硬邦邦的来了句。

    他刚刚特意强调了“我们”两个字,想要的就是二人世界,可有人却丝毫没领会

    林宛白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什么,直接被他伸手把脑袋按在了胸口上。

    旁边的床头灯,随即被恶狠狠的拍灭了。

    她在黑暗里偷偷瞥着他的脸,十分无辜的撇嘴。

    真是感觉随着年纪的增长,他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最强军婚:首长,〕〔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