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秘密抢婚:霸道总〕〔恶魔心尖宠:丫头〕〔金牌甜妻:宠婚万〕〔漫威大玩家〕〔开启一九九五〕〔神仙红包群〕〔怒指苍穹〕〔我的老婆是狐仙〕〔我的美女主播姐姐〕〔我的女儿是神偷〕〔纳米时代的战争〕〔都市之最强仙人〕〔灵壶奇缘〕〔快穿:穿来的都是〕〔余你轻缠一世欢〕〔恐怖漫言〕〔末世重生种地空间〕〔籽渔〕〔流芳百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366章,把门关上
    第366章,把门关上

    两人闻声望过去,就看到陆婧雪正快步跑过来。

    林宛白皱眉,没想到陆学林是和女儿一起,只是现在想要提前避开也已经来不及。

    不过陆婧雪似乎看起来要紧张的许多,上前到两人中间,挽住了陆学林的手臂,“爸,不是说让您结账完在旁边的沙发上等我么”

    “觉得有些闷热,出来吹吹风”陆学林笑着解释。

    陆婧雪侧头看了眼她,再看向父亲,带着几分试探的问,“爸,您跟林小姐什么时候认识的”

    “也是机缘巧合认识的。”陆学林回答,语气始终带着笑,“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刚聊没两句,林小姐还告诉了我一个治疗胃病的土方法,回去可以试试”

    陆婧雪维持着表情,挽着父亲便往路边走,“爸,司机把车开过来了,我们快走吧”

    “好”陆学林应道,随即对着林宛白点头示意。

    林宛白同样回以点头示意,算是道别。

    看着那对父女俩做进了豪华轿车内,不知刚刚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陆婧雪似乎表现的不太想要让自己父亲和她多接触一样

    “宛宛,你在看什么”

    膝盖上一暖,软软糯糯的童音响起。

    林宛白半蹲下,将手里的小外套给小包子穿上,然后把他抱了起来,见一旁霍长渊也在注视着自己,她摇头,“没看什么”

    上了车,白色路虎在霓虹的夜色里往别墅匀速驶回。

    疯玩了一整天,小包子上了车就直打哈欠,小脑袋像是小鸡啄米般点啊点的,昏昏欲睡,不过还是坚持着,等到回家让林宛白搂着他睡。

    到家后,林宛白把小包子抱在怀里,霍长渊已经替她打开了车门。

    她低声说了声谢谢,就托着小包子的屁股往别墅里走。

    一楼静悄悄的,傍晚时往家里打过电话,没有让等门,所以李叔和李婶已经睡下了,他们直接上了二楼。

    霍长渊高大的身影跟在她后面,遮挡着灯光。

    像是下车时一样,快到儿童房时,霍长渊大步上前,帮她将门锁拧开了。

    里面没有开灯,但皎洁的月光从窗外大面积的铺进来,和走廊里的灯光相互辉映。

    擦身而过时,霍长渊沉静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别忘了你白天答应的事情。”

    “没忘”林宛白咬唇。

    趴伏在她肩头的小包子,惺忪着双眼,“宛宛,什么事”

    “呃,没什么事宝贝,困了吧,我们快回房间睡觉”林宛白忙拍了拍他的小后背,说完后,便快步的往里面走,直到房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她才敢回头看。

    小包子太困了,刚平放在枕头上没多久,还是没抵抗住困意呼呼睡着了。

    林宛白从浴室里拧干了温毛巾,跪在床边,给他仔细擦拭着小胳膊小腿,然后换了套睡衣,自己才进去洗澡。

    出来后掀开被子躺进去,小包子感受到她的气息,就自发性的翻滚到她怀里。

    亲了亲儿子的额头,林宛白没有立即睡,而是拿起了手机。

    隔着一堵墙,她收回目光,开始编辑短信内容,然后找到号码发送出去:“你还没说什么好处”

    “明天告诉你。”

    信息回复的很快,屏幕亮起。

    “”林宛白咬住下嘴唇。

    将手机关机放远些,她轻轻换了个姿势,倒是睡不着了。

    充满雄性气息的卧室里,林宛白双手局促的背在身后。

    舔了舔嘴唇,她看向坐姿慵懒的男人,“呃,霍长渊,你到底要什么好处”

    “把衣服脱了”霍长渊挑眉。

    “你”林宛白咬唇。

    “你自己答应的,不记得了”霍长渊交叠的长腿晃动。

    “”林宛白吞咽唾沫。

    想到自己答应的,只好低下头,将身上的衣服扣子解开然后脱掉。

    霍长渊眸光紧凝着她,抬手,“还有里面的,全都脱了”

    “”林宛白只好继续做。

    空气中一阵阵凉意袭来,她努力用双手环抱住自己,脸上滚烫的像是发高烧的病人,呼吸也已经不受控制,她感觉身上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霍长渊,你到底想做什么”

    声音落下的同时,霍长渊蓦地站起来,大步朝她逼近。

    随即腰上一紧,便被抱着推到在了旁边的大床上,床单被褥之间,也都充满着雄性的刚烈味道,她刚想要张嘴,便被唇舌堵住,“唔”

    浑身越来越燥热,天花板也离自己越来越远

    眼角缝隙里有晨光钻进来,林宛白撑开眼皮,意识还处于半梦半醒间。

    低头时,才发现脖子处热乎乎的感觉不是来自霍长渊,而是和他有相似轮廓的小包子,此时眨着那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正用小手戳着她的脸。

    见到她醒来,立即软软糯糯的出声,“宛宛,太阳晒屁股了哦”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才惊觉刚刚自己是在做梦。

    连忙面红耳赤的坐起来,生怕被人知道梦里的画面,抬头发现窗帘已经挡不住外面的朝阳。

    她忙掀开被子,抱着小包子到浴室里洗漱。

    半个小时后,母子俩下楼,李婶已经将早餐给做好了,餐厅里,霍长渊正坐在餐桌前,手里端着杯黑咖啡,而旁边还有翘着一条二郎腿的霍蓉。

    林宛白看到后,惊喜出声,“姑妈,您来了”

    “是呀”霍蓉冲她眨眼睛。

    “姑奶奶”小包子也乖巧的叫人。

    “豆豆快来,到姑奶奶这里坐”霍蓉放下嘴里咬着的吐司,连忙招手。

    看着小包子双手捧着杯子喝牛奶,霍蓉慈爱的摸着他的小脑袋,瞥了眼侄子,然后抬头看向她,“小白菜,我今天过来是想要借豆豆一天其实就是想带他回霍宅,之前豆豆受伤一直也没告诉我哥,他挺长时间都没见到孙子念叨很久了,所以我想带他过去待一天”

    四年前的事情先姑且不算,小包子不管怎么说也是霍家的血脉香火,霍震想孙子是人之常情,而小包子去看爷爷也在情理之中,她于公于私都不能阻拦。

    “嗯”林宛白轻点了下头。

    “那就得嘞”霍蓉笑吟吟的。

    吃过了早饭后,换了身衣服的小包子,就被霍蓉牵着出了别墅。

    黑色宝马开到了院子里,把安全座椅安装好后,霍蓉便冲着他们摆手,“长渊,小白菜,你们都进屋去吧放心,吃完晚饭我会把他送回来的”

    林宛白点头,却还是没有动。

    其实若说私心的话,她仍旧希望每天每秒都和儿子待在一起。

    目送到宝马消失在院子门口,引擎声也听不见后,才转身往别墅走。

    进玄关换鞋的时候,走在前面的霍长渊忽然丢下句,“等会到我卧室来。”

    几乎在瞬间,林宛白就想到昨晚那条短信。

    “噢”她犹豫的点头。

    霍长渊换了拖鞋,便双手插兜率先走上了楼,步伐慵懒。

    想到早上的那个梦,林宛白心跳好像有些不受负荷,连带着脉搏好像也都不稳。

    她没有立即跟着上去,而是磨蹭的走向了厨房,里面李婶正在灶台前忙碌着,大理石台面上还放着没有摘的新鲜蔬菜。

    她默不作声的上前,就动手帮忙摘起来。

    正关掉水龙头的李婶发现以后,立即慌张的过来阻止,“哎呀,林小姐,这种杂事怎么能让你做呢放在这吧,等我会擦完油烟机,我来就可以”

    “没关系的,我帮你吧”林宛白忙说着。

    “没事真的不用,要不等会我也没事干”李婶却摇头,从她手里把蔬菜都给抢了下来。

    虽然每天早中晚都给小包子和霍长渊做饭,但也仅限于做饭,其余这些杂事,李婶都几乎不让她做的,对于李婶这个过来人看得透彻来说,她不仅仅是这个家里借住的客人,没准以后就是女主人呢

    “那,要不我来帮你一起擦油烟机吧”林宛白走到灶台前,拿起放着的抹布。

    “不用不用”李婶再次上前阻止,“林小姐,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情,你要做了,那先生的酬劳我该拿的都不好意思了”

    李婶哪里懂她此时的心思,只以为她是因为小少爷不在家里觉得失落,所以笑着安抚说,“林小姐,您上楼躺会吧,要不上上网看看电视,周末时间过的都快,小少爷晚上就回来了”

    林宛白咬唇,无声的叹气。

    兜里的手机此时短促的“嗡”了一声。

    她掏出来看了眼,是霍长渊发来的,正在催问她:“怎么还没上来”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只好从厨房里走出来,又磨蹭了两三分钟,才慢吞吞的上楼。

    楼梯旁的第一间卧室门没有关,整扇敞开在那,霍长渊背身站在窗前抽烟,阳光将他周身都笼罩出一层金色的边框。

    林宛白深呼吸了一口气,表现的镇定一些。

    她抬手在门上敲了敲。

    听到声音,霍长渊回过头,刚好吐出个烟圈,白色的烟雾散开在他脸廓的四周,然后夹烟的那只手冲着她抬起,“把门关上。”

    林宛白头皮一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太古龙神诀〕〔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