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哑小姐,请借一生〕〔重生之天尸有毒〕〔医路风云〕〔腹黑BOSS抢萌妻〕〔田园三宝:萌夫萌〕〔军长家的小娇妻〕〔一订成婚:总裁BO〕〔生死突击〕〔入骨宠婚:误惹天〕〔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龙凤双宝:老婆,〕〔甜妻如焰:总裁,〕〔总裁宠妻太任性〕〔诱妻入怀,请温柔〕〔最强狂暴升级〕〔独步九天:惊华二〕〔娇宠梁园:王爷,〕〔电影世界当警察〕〔极道天魔〕〔末世胶囊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349章,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第349章,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

    霍长渊满脸都是惊愕之色,却也不可能让她那样跌下。

    在她闭上眼睛往后仰时,就眼疾手快的稳稳接住她,将他靠在自己的胸膛上,雨水持续的落下,打在她簌簌颤动的睫毛上,没有任何意识。

    “林宛白林宛白”

    霍长渊喊了好几遍,都不见她有任何回应。

    伸手触碰到她脸颊的时候,手指都被烫的缩了下,雨水是这样冰凉,她却那样烫

    不再耽搁,霍长渊俯身穿过她的腋下和腿弯,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

    意识到自己喝了酒不能开车,霍长渊抱着她便大步往小区外面跑,没有半点要歇的意思,幸好在门口遇到了一辆空车,没有嫌弃他们两个满身的雨水。

    霍长渊抱着她坐进车里后,车门还没来的机关,便急声对着前面道:“师傅,去最近的医院”

    司机也看出了异样,知道有病人,也不罗嗦的专注开车,将脚下油门踩的飞快,很快就停在了私立医院的门口。

    一阵混乱过后,昏迷的林宛白躺在病床上。

    霍长渊蹙眉上前,“医生,她情况怎么样”

    “身子生着病,怎么还能淋雨”医生是个上年纪的阿姨,忍不住长辈般的训斥了两句,“发烧三十八度九,若是再烧下去,非得烧成肺炎不可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的,动不动就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有什么矛盾,不能好好说,非得闹什么”

    霍长渊眉头紧锁。

    的确是他给疏忽了,当时借着酒劲上来,他满腔都是怨愤和怒火,再加上车内光线昏暗不明,并没有注意到她脸色的不对,那会儿接电话时,她的嗓音就已经很哑了

    见他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一副任凭训斥的模样,医生也不忍心再多说,安抚道,“放心吧我刚才已经给她打了一针退烧,现在再输袋消炎和葡萄糖,住院观察一晚吧,等明天退烧了再走”

    “好”霍长渊点头。

    “这里有我在,你先去交费吧”医生好心说道。

    霍长渊道了声谢,拿着单子去交费的窗口排队。

    这个时间急诊的人也不多,等他回来以后,医生才离开。

    病床旁边立着输液架,垂下来的针管插在林宛白手背青色的血管里,她闭着眼睛,身上的病号服衬托的那张脸很白,但颧骨又因为高烧很红。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药液静静滴落的声音。

    霍长渊俯身坐在旁边,眸底的惊愕还未完全褪却。

    他浑身的血液一直都在逆流,刚缓缓的阖上,右手却忽然被人抓住了。

    霍长渊睁开眼睛,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林宛白好像做了噩梦,陷入枕头里的脑袋轻轻晃动着,胸脯也在上下起伏,神色痛苦。

    “孩子,求求你们,我想看看孩子”

    “不,我的孩子”

    霍长渊俯身,那些呓语都毫无遗漏的钻进耳朵里。

    像是昏迷前一样,她嘴里还在不停念着孩子,眼角有大颗的泪顺着太阳穴流淌下来。

    霍长渊喉结滚动了好几下,抬起另外一只大手,将她的小心翼翼又很牢固的包裹起来,放在薄唇边。

    似乎是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渐渐的,林宛白平静了下来,呼吸匀长。

    霍长渊用指腹,将她的眼泪一点点擦干净。

    这时,外面响起了很轻微的两下敲门声,随即进来位护工。

    霍长渊松开了她的手,放在了被子里面,起身时,还很仔细的掖了掖被角,随即看向那位护工,“麻烦你帮我照看她一下,我很快会回来”

    出了医院,他就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城东坐落着一片老式的别墅区,里面入住的也大部分都是老式家族,其中的叶家现在只剩下两位老人,儿女都出了国,老人适应不了国外的生活和文化,所以一直都留在家乡。

    不过最近叶家的长孙,似乎回国来探亲了。

    出租车停在院外,霍长渊打开车门后,直接大步走进去。

    楼上的卧室里,叶修已经换下睡衣躺在了床上,看时间已经不早,正准备合上书关灯,敲门声响起,下人推门进来,“修少爷,来了位客人找您”

    客人

    叶修再次看了眼表,惊讶的起身跟着下了楼。

    等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霍长渊时,惊讶程度升级,没有想到对方能知道自己住在哪里,更重要是,他大晚上竟然会来找自己。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霍长渊起身道。

    叶修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回以微笑,随即叫下人奉茶。

    一起坐下时,叶修透过镜片偷偷打量着对面的霍长渊,见到他出现在自家客厅里就足以诧异了,更加诧异的是他此时的模样,似乎被雨淋湿了,身上的黑西服颜色非常深,头发也有两缕很湿的垂在额前。

    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丝毫不显得狼狈,那张刚毅的五官轮廓依旧出众。

    茶上来后,叶修主动开口,“霍先生,您过来有事”

    “有事。”霍长渊薄唇扯动。

    “是不是关于小白的”叶修想了想问。

    因为能让两人扯上关系的似乎也只有一个林宛白。

    “是。”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抬起,“我想要知道,林宛白为什么需要看心理医生。”

    叶修闻言,笑着解释道,“这个问题,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回答过了。”

    “叶先生,我要知道真正的原因”霍长渊却沉声道。

    叶修慢慢皱起了眉,似乎对他的问题很为难,同时也在考虑要不要说实情,毕竟于公这是病人的,于私的话,他和林宛白又是朋友,应该替她保守秘密。

    霍长渊似乎能猜透他心里面的考量,将交叠的双腿放下,倾身上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那个孩子是我们两个的,我必须要知道”

    叶修听到后,大惊失色。

    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良久后才往上推了推眼镜,像是长时间积累的怀疑终于恍然大悟一般,“原来小白当年给怀孩子的男人,真的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法医娇宠,扑倒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