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司,请自重!〕〔奋斗1981〕〔重生之都市天帝〕〔三国之神级皇帝系〕〔盛唐风华路〕〔立宋〕〔地府惊情:绝宠妃〕〔开局一血〕〔乱世之巅峰召唤〕〔盛世暖宠〕〔大宋御赐侦探〕〔情深缘浅:蜜宠娇〕〔新帝谋婚:重生第〕〔溺宠99分,男神宠〕〔最强农民〕〔轮回之大剑圣〕〔关在我魔法书里的〕〔回到明末当帝王〕〔武帝重生〕〔魂帝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308章,熟悉的套路感
    ,最快更新霸道总裁求抱抱最新章节

    第308章,熟悉的套路感

    眨动了两下眼睛,都确定眼前躺在上面的是他。

    像是没有发现她过来一样,沉敛幽深的眼眸始终阖着,恍若睡着了般。

    林宛白左右看了看,整个套房里面除了床上的霍长渊以外,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人,可霍蓉在电话里明明说

    她咬唇,有种熟悉的套路感。

    林宛白松开手里的被子,直起身就想要离开,只是视线从他蹙紧的眉心扫过时,还是顿住了。

    屏息观察了几秒,渐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被子再掀开了一些,他的右手扯拽着胸前的衬衫上,已经有好几个扣子被扯掉了,整张脸廓都很红,饱受着什么折磨,让他的眉心越蹙越深,而且短发是滴水的,枕头都湿润了大片。

    林宛白伸手,轻轻推了推,“呃,霍长渊”

    霍长渊没什么反应,只是在她手收回时,猛地给抓住了。

    林宛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同时也被他的体温给惊到了,滚烫到不行,而且是不正常的那种烫,鼻翼和鬓角都有汗珠,可却又不像是生病了

    突起的喉结在上下滚动,双手都同时伸了过来。

    她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人被他给扯跌到了胸膛上,而挣扎想要起来的过程里,林宛白感觉到了来自某个地方的觉醒。

    咽了口唾沫,她低头去看,见霍长渊双眸半张半阖的,意识不像很清明的模样。

    曾有过两次相同的经历,林宛白肯定了一件事情。

    他应该是被人下药了

    意识到这个可能,她不知所措起来。

    这

    要怎么办

    而且看他的模样,这会儿药效似乎是彻底上来了,林宛白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药的威力,若他真的是的话,那么去医院也没有用,只能

    满脑袋还未理出来思绪时,霍长渊忽然翻身而上,将她压在了下面。

    “唔”

    薄唇狠狠的吻住她,唇舌激烈。

    林宛白刚能大口喘息的时候,胸前的衣襟下一秒被扯开,“霍长渊,别”

    后面的声音没有发出,全破碎在了空气里。

    房间里,只剩下喘息声。

    翌日,出租车停在公寓楼前。

    林宛白走下来时,还左右张望了好几眼,像是做贼一样,连带着进到楼里,也是鬼鬼祟祟的生怕被人发现的样子。

    电梯到达,她往出跨步时,都感觉两条腿在打颤。

    对于霍长渊在床上面的体力和需求她是最了解不过的,又是有药物的怂恿下,更是不言而喻。

    林宛白长达四年多都没有再经历过情爱之事,昨晚被折腾的差点背过气,算不清他到底纠缠了多久,她慌乱中又无法抵抗他给予的力量和速度。

    天蒙蒙亮的时候,趁着霍长渊还没有醒,她就捡起衣服套上逃了。

    不只是腿,感觉手臂的每次活动都很吃力。

    林宛白摸出钥匙,将防盗门打开,等再关上时,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回到了安全的地方,她始终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刻意放轻了些脚步,这个时间还很早,害怕会吵醒了现在身为孕妇需要休养的桑晓瑜。

    只是没想到,等她颤颤巍巍的走进去时,看到餐桌前站着的秦思年和桑晓瑜。

    餐桌上放着袋子,热气腾腾的,像是早餐,而秦思年的右手正死死抓着桑晓瑜的,桃花眼眯气,两人正一高一矮的对峙着。

    “放手”

    “如果我不呢”

    桑晓瑜用力挣了挣,还是没有挣开,“秦思年,我让你放手”

    林宛白想要悄声无息的回到房间里,只是手脚发软,走到一半时,钥匙不小心掉落在了地面上,弄出了不小的动静,两人都看了过来。

    可即便这样,秦思年也依旧没有松手。

    林宛白尴尬出声,“呃,不好意思,我”

    后面的话未等说完,桑晓瑜脸色突变,抬手捂住了嘴巴。

    秦思年见状,不由松开了禁锢的手。

    桑晓瑜直接就扭头往洗手间跑,双臂抵在洗脸池上,弓着身子不停的干呕,像是要将心肝肺都给吐出来一样。

    秦思年快步的跟在后面,“小鱼,你怎么了”

    林宛白也忙过去,“小鱼,你没事吧”

    早上还没吃东西的关系,什么都没有吐出来,拧开水龙头,用凉水冲刷后,那种反胃感已经压了下去。

    “没事”桑晓瑜摇头。

    “你怎么了,脸色也这么白跟我回医院,我找人给你做个检查”秦思年拧起眉头,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

    “不用”桑晓瑜躲开了,快速找了个借口,“我只是昨晚吃了些麻辣串,胃里有点不舒服”

    “怎么又吃那些“秦思年一听,瞬间就沉了眉眼,尤其是看到她虚弱的模样,忍不住气急败坏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怎么总是没有记性你的胃很脆弱,路边摊细菌很多不能碰”

    虽然声音有些拔高,但语气里的关心遮掩不住。

    桑晓瑜嘴角蠕动,只是想到了什么,她低头,“我知道了,秦医生”

    最后三个字的称呼,让秦思年脸色难看。

    脖子上的青筋都隐隐爆了出来,还好有手机响起,秦思年放在耳边。

    似乎是医院有急诊,让他立即赶回去,秦思年沉默的凝视了她两秒后,最终还是拂袖离开了。

    看到门关上,林宛白叹了口气,“小鱼,你好点没”

    “好多了”桑晓瑜点点头,看了眼玄关的方向,嘀咕道,“真是的一大早上都不让人安生我看明天我得养只藏獒,那只禽兽再来就放狗咬他”

    “你舍得”林宛白问。

    “有什么不舍得的”桑晓瑜声音到最后越来越低。

    林宛白再度叹了口气,扶着她回了卧室。

    喝了杯热水精神好了不少,桑晓瑜开始盘问起她来,“你昨晚跑哪去了竟然敢夜不归宿,不会是又留宿在霍总那了吧”

    “没”林宛白不自然的摇头。

    “真没吗”桑晓瑜表示怀疑。

    “嗯”林宛白低声。

    桑晓瑜挑高了眉,指着她领口,“小白,你脖子上的草莓已经出卖了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夫人别跑〕〔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斩男色〕〔炊烟起,我等你〕〔狗带吧青春〕〔我的老婆大人〕〔甜妻有毒: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