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荒古斩天诀〕〔无敌鲲鹏吞噬系统〕〔青梅仙道〕〔明星〕〔我在仙界开杂货店〕〔全能娱乐教父〕〔快穿攻略:花样男〕〔重生大涅槃〕〔争锋传奇〕〔万古第一武帝〕〔九州修神录〕〔星际宠婚:带着系〕〔漫威之无敌符咒〕〔毒医宠妃权倾九州〕〔放浪形骸歌〕〔最强山海代购〕〔我是个葬尸人〕〔明星聊天群〕〔恐怖考试〕〔二次元中的玩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78章,渣男
    第278章,渣男

    林宛白闻言,傻愣愣的看着他。

    似乎一时间还未从鬼怪的阴影里出来,手按在胸脯上,起起伏伏的。

    “问你话呢!”霍长渊蹙眉。

    林宛白缩了下,才心有余悸的回答,“我的项链不见了……”

    偷偷看了他一眼,又悄悄的吁出口气。

    真的是人吓人吓死人啊!

    “项链?”霍长渊眉又蹙了些。

    “嗯……”林宛白点头,抬手抚了下空空的脖子,“应该就是傍晚那会儿掉的,我怕明天早上被人给捡走了,所以才想出来找一找。”

    霍长渊扫了眼四周,今天晚上多云,悬挂在头顶的月亮被云彩遮住不少,只有河水能反出些光亮,而且周围又都是草地,虽然总有人踩在上面,但若是藏了东西根本没法寻找。

    “黑灯瞎火的你上哪找!”

    林宛白示意了下,“我带了手电筒……”

    “只是条破项链,先回去睡觉,明早再说!”霍长渊说着,就要扯着她往回走。

    “不行!”林宛白很坚决的甩开,朦胧的光线里摇着头,抿起嘴角,“要回你自己回去,我今晚找不到的话,是不会回去的……”

    霍长渊闻言,冷哼了声转身便走。

    只是走了十几步后,却又生生的停住了,插在裤兜里的手收拢成拳,视线里,那抹倩影已经重新弯下身,拿着手电筒又开始仔细寻找起来。

    周围都是黑漆漆的,只有她纤细的身影。

    这里很偏,家家户户几乎都灭了灯,想到她刚刚看到自己时吓得那副鬼样子,蹙了蹙眉,还是重新折回了脚步,若是碰到像他这样的人也就算了,万一有图谋不轨的,她叫破嗓子都没用……

    晦暗不明的月色下,霍长渊眉眼紧绷绷的,“知不知道大概掉在哪了?”

    “呃,不知道……”

    林宛白回头看到他,不禁一呆。

    没想到他会去而复返,伸手指了个区域,不知所措的说,“可能就在这片草地里吧……”

    “……”霍长渊脸色黑了下来。

    只不过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出来。

    等他掏出手机,把镜头上方的手电打开俯身时,他开始后悔,自己刚才也不知怎么的,竟鬼使神差的折回了脚步,陪着她像是个脑残一样大半夜在草丛里找项链……

    林宛白眼角余光里,也偷偷瞥着他。

    两人都没有说话,左右分别的两条路线,只是鼻端不时拂过来的雄性气息,让她没有了先前的害怕。

    “林宛白!”

    霍长渊蓦地喊了声。

    林宛白抬起头,“……呃?”

    霍长渊已经站直了身子,冲她示意自己的脚底下,“你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个!”

    林宛白闻言,便快步的跑过来,蹲下去凝神仔细去看,果然有闪闪亮亮的东西若隐若现的,伸手捻出来,那枚镶满钻的小钥匙就轻晃的露出来。

    “是这个!”她欣喜的不行,“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今晚找不到了……”

    “现在可以回去了?”霍长渊收回手机。

    “嗯……”林宛白直点头。

    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说话,一个沉浸在项链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另一个若有所思着什么。

    北方即便是春天,到了夜里也是很凉的,再加上旁边就是喝水,在外面吹了许久的夜风浑身也都透了。

    进了屋,林宛白晚饭时有烧了壶热水,倒了两杯出来,其中一杯递给他。

    “霍长渊,喝杯热水吧……”

    她很由衷的说,“今晚多亏你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快找到,谢谢!”

    霍长渊端起水杯,视线瞥向了她紧握的手。

    从回来到现在,她始终都紧紧的握在手心里,生怕会再不小心丢掉一般,连他也只看清楚了大概的模样,是个白金的项链,还有个镶满了钻的小坠饰。

    “那条项链很贵?”霍长渊像是不经意的问。

    “呃,不算便宜……”林宛白想了下点头。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换算过来的人民币至少要七万多,最开始戴在脖子上时,她甚至担心怕被沿途而过的哪个路人给抢走,想起来也是够傻气的。

    霍长渊恍然的语气,“怪不得,你大晚上也非得找回来,生怕被别人捡走!”

    “并不一定贵的东西就珍贵。”林宛白却摇头,握紧着手心,感受着硬物的触感,没有多想的脱口而出,“它的确价格不便宜,但对我来说,有特殊的含义。而且,送我的人当时说了,以后走到哪里都必须戴着,时时刻刻把它挂在脖子上,洗澡都不许摘掉……”

    “呵,真够霸道的!”霍长渊嗤笑了声。

    可不是……

    只不过被他这样自己提出来,倒是搞笑。

    林宛白笑出来,声音轻轻,“最主要是,我曾承诺过,不会弄丢,也不会再还给他。”

    这就是她想要努力找回的原因。

    虽然四年前两人分了手,而且她还在陆婧雪那里看到了同款的钥匙项链,但她始终都戴在脖子上从未离开过,这几乎是她对那段感情仅存的一点记忆了。

    说完以后,林宛白见他正望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多了,忙低垂下眼睛,不再多提及什么。

    霍长渊瞳孔微缩,“难道是男朋友送的?”

    “不是……”林宛白摇了摇头。

    觉得那样的定义不对,纠正说,“前男友……”

    在她摇头的瞬间,霍长渊明显感觉紧窒的胸口一松,却又不知为何而松。

    “前男友?”他蹙眉,意外自己的八卦,“你甩的他?”

    “没……”林宛白再摇头。

    “那就是他甩的你?”

    “……”

    见她不说话,很明显的默认,霍长渊扯唇随口问,“为什么分手,他有别的女人了?”

    “算是吧……”林宛白回答的含糊。

    应该算是吧,他当初提出分手丢下了她,不想玩感情游戏选择了自己的未婚妻……

    “这种渣男送给你的东西,你竟然还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大半夜的跑出去找?他都把你甩了,你还留着这破东西做什么!”霍长渊阴郁着眉眼,沉声说道。

    林宛白睁大眼睛,似乎被他嘴里的渣男给惊到了。

    这自己说自己是渣男是什么鬼……

    “怎么,难道他不是渣男?”

    见状,霍长渊语气更沉了几分。

    林宛白吞咽唾沫,干巴巴的挤出声音,“呃,是……渣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今天也很喜欢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