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都市练气士〕〔红包小村民〕〔冥河钧天〕〔黑红女星洗白白[穿〕〔我的学姐超可爱〕〔逗破3国〕〔鬼王大反派系统〕〔绝世神医〕〔星徒〕〔崛起于王者荣耀系〕〔无敌魔剑〕〔重生之奶爸大明星〕〔进击吧哥哥〕〔都市之神奇男子〕〔网游之牧师之名〕〔九零俏佳人〕〔玩美狂兵〕〔璀璨人生〕〔上苍妖尊〕〔灵气复苏时代的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77章,大晚上不睡觉
    第277章,大晚上不睡觉

    “……霍长渊!”

    林宛白情急的低喊出来。

    这是今晚她第二次这样连名带姓直呼自己的名字,像是他这样的身份,很多人都会喊上一声霍总或者霍先生,很少会有人敢这样喊他,只是他非但不恼,反而竟很想再听她多喊两声。

    似乎,她本就该这样喊他一样。

    房间内的气氛太过暧昧,而他眸底的危险又那样强烈。

    林宛白奋力挣扎着,可两条手臂和两条腿都被举高和压制住,根本无济于事,反倒是挣扎的动作让她领口下方的衣扣崩开了一颗。

    隐隐有黑色的蕾丝边,似有若无的露出来。

    林宛白不敢再动,咬唇瞪向他,见他薄唇忽然扯动,“那会儿你和乡民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她顿时怔愣,才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误会了。

    可是没办法解释这件事,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从他的禁锢里逃脱出来。

    “如果真的不想,就不会同意留我住下来。”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薄眯着,像是之前在河边一样意味深长的语气,甚至还有些似笑非笑的,“林宛白,欲擒故纵的把戏玩得差不多就可以了!”

    林宛白真的是被气笑了。

    好心当作驴肝肺!

    还有,她欲擒谁又故纵谁了?

    林宛白闭上眼,重新睁开时,她不客气的冷笑,“霍长渊,你是不是真有王子病?”

    霍长渊俯身的动作停住,眉头渐渐拢起来。

    “……有人来了!”

    林宛白忽然越过他,紧张的看向了窗外。

    霍长渊闻言,也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而就是这个分神的空当里,身下的女人趁机挣脱开来,往旁边一滚,便跳下了床,已经跑向了门口。

    窗外面,漆黑又安静一片,哪里有半点动静。

    霍长渊意识到自己被骗,不过想去捉她已经来不及。

    林宛白跑得很快,像是百米冲刺一般,几乎眨眼间就冲出了卧室,直奔向对面的房间,门紧紧闭合上后,就听见了落上锁的声音。

    卧室里只剩下他一个,暧昧的空气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开。

    霍长渊翻身仰躺在床上,被褥很干净,应该是新洗过的,仔细闻还有洗衣粉的味道,他从烟盒里倒出根烟,叼在嘴里,白色的烟雾四散开来。

    随着他每一次的深吐,也在努力平息着什么。

    只是当抽完了两根烟,低眉的视线里,腰间的皮带下方某个位置依旧没有偃旗息鼓的意思。

    沉敛幽深的眼眸微眯起来,眸色越发的深,尤其是右手掌心收拢间,好像还能感受到她皮肤的滑腻感,像是杨柳一样,那样软。

    霍长渊喉结上下滚动,有些发干。

    他对女人始终都没有那方面的需求,或者说,提不起任何兴趣,也似乎硬不起来,儿子的出现令他也感到很意外,没想到自己竟会和女人发生关系,并留下了种。

    因为他出车祸,有段时间是休养在医院里的。

    霍震给他看过那和他母亲一样命运,生产大出血没有下来手术台的可怜女人的照片,看起来年纪不大,长得倒是挺标致的,只不过他没有半点印象,更没有激起半点**的涟漪。

    他也有过怀疑,但他做过亲子鉴定,小包子和他的血缘关系百分之99,所以只当做是一夜情罢了。

    就像是那天在公寓楼下的吻一样,足以让他的下腹紧绷,血液蠢蠢欲动的沸腾起来,霍长渊很奇异于她带给自己的反应。

    当点燃第三根烟的时候,那种想要的渴望就还没有减少。

    霍长渊将只抽了一口的烟掐了,解开了金属的皮带,大手顺势往下。

    许久,房间里响起男人的闷哼声……

    霍长渊将卫生纸团丢在了垃圾桶里,灯熄灭掉,卧室里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短暂的释放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不餍足,翻了个身,他扯过被子,沉敛幽深的眼眸准备阖上之际,突然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动静,然后是脚步声。

    往窗外望出去,隐约看到一道黄色的光和纤细的倩影。

    林宛白握着手电筒,脚步急匆匆的从院子直接穿出了大门,往河边的方向走。

    刚刚躺下睡觉时,她发现戴在脖子上的小钥匙不见了。

    翻遍了整个房间的角落,都没有找到,后来她想起似乎是傍晚去祭拜外婆回来的时候,她往后退绕到霍长渊的另一边,被质问为何知道他不会游泳,太过心虚的关系,她不自在的摸了把脖后,估计就是那会儿被不小心扯下来的。

    林宛白实在是害怕,万一被人捡走怎么了。

    这里不像是城市,没办法调摄像头,若是被人捡到那就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了,所以她根本没有心思睡觉,翻出手电筒就出来找了。

    乡下没有路灯,只能靠着她手里的光源。

    可是河边的区域太广,再加上都是草丛,想要找到一个细细小小的项链,简直是难上加难。

    不远处就有一座山,除了葬在那里的外公外婆,还有很多乡里去世的人也都在,夜风吹拂而来,她都感觉阴嗖嗖的,手心脚底下都是凉汗。

    可是没办法,她必须要找到的。

    林宛白壮着胆子,不去往山方向看,沿着河边弯身小步的往前移动,手电筒照在草丛里,一点点地毯式的搜寻。

    蓦地,隐约有什么声音响起。

    林宛白后脊骨都僵硬了。

    那声音似乎是从身后传来的,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鬼——”

    当有什么东西拍在她肩上时,林宛白尖叫起来。

    头都不敢回,她拔腿就往前跑,简直吓得魂飞魄散,可那东西却似乎追着她,将她的腰猛地给抱住,她彻底崩溃,“放开我……鬼啊!”

    被唤作是鬼的霍长渊,黑暗中唇角抽了抽。

    “看清楚我是谁!”他将她身子扳过来,语气不善的喝叱。

    熟悉的沉静嗓音,还有碰触间温热的体温……

    “……霍长渊?”林宛白像是才找回来点精神,咽了咽唾沫,惊魂未定的,“你怎么也出来了?”

    霍长渊蹙眉瞥了眼她的手电筒,沉声,“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的出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软饭男[穿剧]〕〔引凤决〕〔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萌宝来袭:总裁爹〕〔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