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的师妹〕〔诡海〕〔晨光已熹微〕〔甜蜜军婚,兵王的〕〔东晋北府一丘八〕〔萌妻难哄,首席宠〕〔无敌神锄〕〔密斯特传奇〕〔总裁的掌心宠儿〕〔太虚禁区〕〔秀才家的俏长女〕〔玄道之门〕〔大仙官〕〔重生星空至尊〕〔史上最强万界掠夺〕〔星海图书馆〕〔纯禽大叔坏坏哒〕〔诺言无价〕〔氪金魔主〕〔首长红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75章,拍几张照片
    第275章,拍几张照片

    霍长渊?

    林宛白隔着车前挡风玻璃,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头顶的太阳光太强烈,她几乎看不真切,恍惚间,就看到他高大健硕的身形已经从车里走出来。

    而且,径直的,走向了自己。

    旁边议论纷纷的乘客也都好奇着,目光一同的跟随。

    林宛白仰头,看着已经走到自己身前的霍长渊,遮挡了一大片的阳光,视线能看到他突起的喉结,和湛清又犀利的下巴,也正低眉俯视着她。

    她咽了咽,惊讶又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刚巧路过。”霍长渊淡淡扯唇。

    “……”林宛白张了张嘴,那也未免太巧了吧?

    霍长渊扫了眼一旁正在趴在地上修车的客车司机,以及旁边等待的焦躁人群,因为是在下高速的国道口位置,所以很容易就能发现。

    蹙了蹙眉,冲着她示意手里的车钥匙,“上车!”

    林宛白抿嘴,没有动。

    “那你还想在这里坐多久?继续等下去,你天黑都恐怕到不了乡下。”霍长渊扯唇说完,顿了顿,很云淡风轻的口气,“我正好去办点事情,顺路载你。”

    林宛白咬唇,觉得这样说话不太好,犹豫的想先站起来。

    只是她从下车后找到这块石头,一坐就坐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双腿都发麻了,刚要作势起来时,又跌了回去,面前就忽然多了只大手。

    干燥的掌心摊平在那,能看清楚上面的生命线。

    她更加用力的咬唇,在纠结着要不要将手放上去。

    似是没有了耐心,霍长渊干脆改为一把抓住她的,稍稍用力,就将她从石头上给拽了起来,随即便转身,直接大跨步往路虎走去,不过还是顾及着她的,脚步有刻意的放慢。

    打开车门,直接将她塞到了里面。

    见他伸手要去扯安全带,林宛白忙表示,“……我自己来!”

    看到她将安全带扎好以后,霍长渊才将车门关上,从车头绕到了另一边,发动引擎,白色路虎在其他人艳羡的目光里扬长而去。

    “往这条路走?”

    沿着国道行驶了十多分钟后,霍长渊微抬着下巴。

    林宛白收回指路的手指,“嗯……”

    “怎么了?”见他眉心蹙起,不禁问。

    “没事。”霍长渊淡声。

    犀利的下巴线条却有些收紧,这条没有任何异样的路,莫名觉得熟悉,就像是曾经不止一次的走过……

    傍晚的时候,白色路虎停在了宅院门前。

    林宛白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将随身拎的包也拿下来,见他也跟着下了车,抿嘴问,“呃,我到了,你说要来这里办点事情,是办什么事……”

    刚刚在路上时,霍长渊没有放下她的意思,一直将车开到乡下,说是他就是要来这里办事。

    “拍几张照片。”霍长渊从烟盒里掏出根烟。

    “照片?”林宛白皱眉。

    “嗯。”霍长渊甩动打火机点燃,娴熟的吞云吐雾,“花花草草,山和河水,还有平房,豆豆没来过乡下,他要看!”

    “……”林宛白呆了呆,不可思议的问,“你从城里跑来这儿,就是为了拍照?”

    “不行?”霍长渊反问。

    “行……”林宛白被噎了下。

    她以前就觉得,有钱人都是有点神经病的,果然不管失忆前还是失忆后都一样。

    想到自己是一路坐顺风车过来的,林宛白犹豫下,还是开口说,“那你等我一下吧,我带你去河边,那里风景比较好!”

    霍长渊从鼻子里发出声“嗯”算是回应,继续往外吐着烟圈。

    看着她从包里翻出把钥匙,将大门挂着的锁头给打开,似乎是许久没有人住了,锁头有些锈住了,半天才打开,然后推开门,跨过了门槛进到房子里面。

    也没有坐,她把暂时不用的东西都先拿出来,只留祭拜的东西。

    重新关上门,林宛白走出来,“呃,我们可以走了!”

    外婆的墓碑就立在后山上,和外公葬在了一起,除了当年离开时,她曾回来看过外婆一次后,这四年多的时间,她都始终没有回来,国外不流行烧纸,她只能再每年清明节的时候,去山脚下放上束菊花作为祭拜。

    在梦里,她偶尔也会碰到外婆,仍旧那样慈爱的笑容,没有半点责怪。

    霍长渊始终沉默不语的跟在她后面,掏出手机冲着河水和对面的山随手拍了两张,足够回去对付儿子后,便收起手机看向了她。

    见她背身蹲在墓碑前,上面是个老太太的照片,应该是她外婆或者祖母之类的。

    全程她都没说什么,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将包里面的水果和点心摆好,再默默的烧纸,等她起身转回来的时候,明显是哭过的,眼圈很红。

    霍长渊心脏像被什么蛰了下。

    林宛白看到他,也是一怔,“你都拍完了?”

    “嗯。”霍长渊淡应。

    林宛白点点头,没说什么,祭拜外婆后心情有些压抑,沿着河边往村庄走。

    只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微慢了半步,然后绕到了他的另一侧,本来霍长渊是靠近河边走的,她过来后两人的位置就调换了。

    “做什么?”霍长渊蹙眉问。

    林宛白伸手边指给他看边回答说,“河边附近的很多草地比较湿软,走起来比较滑,不小心的话会很容易滑到河里。你不会游泳,掉下去就不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游泳?”霍长渊眉蹙的更深,语气疑惑。

    “呃……”林宛白愣住,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脱口说了什么,咬唇支吾了两秒,忙解释,“……我猜出来的!我看你刚才拍照的时候,都是躲着河边的,应该是惧水,所以猜测猜想你可能不会游泳。”

    “你倒是对我观察的挺细微!”霍长渊意味深长的说。

    林宛白只能尴尬一笑。

    回去了路上,遇上了赵婶和几个乡邻。

    “小白,还真的是你回来了!那会儿我听见隔壁院里有动静,而且后来又看到门口还停着辆大汽车,就猜想是你回来,这可有时间没见到你了!”

    “赵婶,您身体还好吧?”林宛白微笑迎上前。

    “好着呢!”赵婶拉着她的手说完,又看向等在不远处的高大身影,“和你男朋友一起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一胎二宝:冷血总〕〔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军妻鲜嫩:权少宠〕〔重生渔家有财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