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泡沫亦可以很幸福〕〔宝藏烽烟〕〔你好,赵小金〕〔全球高武〕〔妖孽主宰在都市〕〔九龙道祖〕〔绝对荣誉〕〔娇宠小萌妻〕〔最强医圣〕〔星耀家丁〕〔穿越未来之当家做〕〔我叫莫里森〕〔我的心上有位长安〕〔重生之再造未来〕〔快穿之不是炮灰的〕〔龙珠之布萝莉〕〔征战暗世界〕〔盎格鲁玫瑰〕〔绝世杀神〕〔世界第一第二第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72章,毫无预兆的吻
    网o,。第272章,毫无预兆的吻

    这举动做的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林宛白立即就秒懂了,才想起来上次在酒店那次,也是分给小包子面条吃,都吃光光后,她奖励一般的亲了口他的小脸蛋。

    她忍俊不禁,低头在上面亲了亲。

    小包子眼睛瞬间亮的像星辰,红扑扑的小脸,抿着小嘴偷乐。

    林宛白摸了摸他的头,声音越发的轻柔,“豆豆,我先把碗洗了,你先到客厅玩一会儿可以吗?”

    “可以!”小包子点头。

    不用她抱,自己就从餐椅上跳下来,活动着两条小短腿跑向客厅,然后就手脚并用的再爬上了沙发,拿过旁边的抱枕,低着头鼓捣着上面印的大嘴猴玩,特别省心。

    林宛白眉眼弯弯的走进了厨房,她恨不得秒将碗筷洗完,好能去陪外面的小包子。

    等她终于将碗筷擦干净,洗了手走出去,小包子还坐在沙发上。

    只不过手里鼓捣的不是刚刚的卡通抱枕,而是她之前摘下来随手扔在茶几上的挎包,可能是钱包掉出来了,又被小包子给捡起来,此时,正研究着手里的身份证。

    林宛白走近了,发现他脸上的小表情特别认真。

    她不禁乐了,“豆豆,你能认全上面的字吗?”

    “能!”小包子点头。

    “那你可真厉害呀!”林宛白惊讶,觉得他真是聪明极了,又想到似乎前后见面了有四次了,她还没有告诉过小包子自己的名字,忍不住捏住身份证的一角说,“豆豆,这个是身份证,等你以后长大了也会有!”

    小包子眨巴眨巴眼睛,表示很期待。

    “你看,这上面有我的照片对不对?”林宛白指着。

    “嗯!”小包子咧嘴。

    “还有这个,就是我的名字!”林宛白又指着说。

    小包子歪了歪头,忽然眼睛亮晶晶的就喊了声,“宛宛~”

    林宛白心尖一颤。

    怔怔的看着面前和霍长渊相似的轮廓,没想到他们父子俩竟然连喊她都如出一辙。

    小包子似乎喊上了瘾,贴到她怀里,用软乎乎的小手搂着她脖子,软软糯糯的声音,“宛宛,宛宛~”

    林宛白伸手环抱着他的小身体,时间过得很快,等她再看表的时候,注意到已经快要到九点了,玄关处却似乎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道霍长渊要应酬到多久,小孩子不同于大人,熬不了夜,到了固定时间就会闹觉的。

    虽然小包子不会闹觉,但一定会犯困的。

    林宛白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包子,“呃,豆豆,你知道李婶的电话吗?”

    “不几道!”小包子眼底闪过丝狡黠的摇头。

    “李叔的电话呢?”林宛白再问。

    “不几道!”小包子还是摇头。

    “那……”林宛白抿起嘴唇。

    小包子望着她,呼吸都悄悄的屏住了,很怕她接下来会直接给粑粑打电话,因为下车的时候,他有看到粑粑把手机号码留给了她,若是自己有什么事情让她随时联系。

    林宛白倒是也这样想过,只是给霍长渊打电话,她莫名还是退缩了。

    “客厅凉,我先带你去卧室里吧!”

    在她怀里的小包子,呼出口气。

    太好了!

    宝宝可以和宛宛一起睡觉了!

    林宛白进卧室后,将小包子直接放在了床上,看着他在上面翻滚来翻滚去的。

    她笑了笑,去厨房倒杯温水,吃完饭他还没有喝水。

    林宛白前脚一离开房间,小包子就像是开启了小雷达,在床上四处爬着,枕头和被单每处都闻了个遍,几乎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躺的就是她的床。

    因为,都是宛宛的味道~

    只是倒了杯水的功夫,林宛白回来有些傻眼了。

    刚刚还像是只小奶猫一样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小包子,这会儿躺在枕头上,黑葡萄般的眼睛闭着,似乎已经睡熟了。

    林宛白走过去,靠近很轻的碰了碰,只感觉到匀长的呼吸。

    还真睡着了?

    她简直哭笑不得,只好将水杯放到一旁,再将棚顶的灯给关了,只留床头柜上的一盏小台灯。

    从柜子里找了个毯子,林宛白轻手轻脚的给小包子盖上。

    再从抽屉里拿出始终随身携带的德译,她也侧躺在床上,只不过刚刚躺好,睡梦中的小包子竟自发的滚到了她怀里,而且还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林宛白伸手轻轻拍了两下,闻着怀里甜甜的奶香味,翻开了。

    如果她此时低头的话,就会发现,在她怀里的小包子的眼睛打开了一条缝,正偷偷的打量着她有没有发现,见她没发现后,小嘴又偷偷抿着乐,脸上飞升出红晕。

    只不过装睡没多久,有些抵抗不住困意,渐渐的竟真的睡着了。

    敲门声是十一点钟响起的。

    林宛白合上了,直到走出卧室的时候,才加快了些脚步。

    桑晓瑜从回来后就一直闷在房间里,除了上了趟洗手间就没再出来过,她觉得一定和秦医生脱不了干系,只不过感情的事情,除了当事人自己清楚,旁观者也做不了什么。

    林宛白先趴在猫眼上看了看,才伸手将门缓缓打开。

    走廊的感应灯里,霍长渊刚毅的脸部轮廓跃入了视线里,包括他还未来得及收敛起来的疲惫,似乎要开车的关系,他没有喝酒。

    林宛白解释说,“呃,豆豆又睡着了……”

    霍长渊点了点头,这个时间估计也睡下了。

    不像是在酒店,这是在家里,他不可能再像上次一样留宿住下来,而且,她也为了以防万一没给小包子脱衣服。

    因为没有男士的拖鞋,霍长渊光着脚跟她进了卧室里。

    将儿子抱起用单手拖着,他沉敛幽深的眼眸从她脸上扫过,扯唇说了句,“林小姐,打扰了!”

    林宛白摇头表示,送着父子俩走了出去。

    霍长渊身形本身就高大,只需要单条手臂就能稳稳的托住,也显得怀里的小包子越发的小,看起来形成很温馨的画面。

    电梯“叮”的一声到达,父子俩便进了里面。

    直到电梯门在眼前缓缓关上,林宛白才回过神来。

    只是忽然咬唇了两秒,她快步回屋里将刚刚的毯子抓起来,也来不及换鞋,就也跟着追了出去。

    似乎是前后脚,跑出公寓楼时,霍长渊也正俯着身,将怀里的儿子小心翼翼的放在后车座上。

    “等等!”

    林宛白追上去。

    霍长渊动作一顿,回头看向气喘吁吁的倩影。

    林宛白加快了脚步,到了路虎前,将手里的毯子递过去,“今晚气温降了,豆豆睡着了,我怕他会着凉!上次发烧挺严重的,再感冒的话就不好了,给他盖上点吧!”

    霍长渊扫过她微微起伏的胸脯,瞳孔缩了下。

    见他没有伸手接,而是让开了位置,林宛白只好上前,弯身凑进车里面,将手里的毯子亲自盖在了小包子的身上。

    似乎是真的睡得很熟,还不知道自己被抱走了。

    林宛白收回手前,忍不住在他的小脸蛋上轻刮了一下。

    重新站好时,脚下不知怎么被绊到了,摇摇欲坠的往前,眼看着脑门就要撞在车门上,她认命的闭上眼睛,只求别弄出大动静把小包子给吵醒。

    腰上忽然一紧,多了条有力的手臂缠绕。

    林宛白轻晃了两下,没有如期的撞到,而是跌进了个结实的胸膛里,近在咫尺的喉结,还有拂在鼻端的雄性气息。

    “呃……”

    林宛白咽了咽唾沫,气息有些不稳,“谢谢,我已经站稳了,你可以松开了……”

    霍长渊却没有动,而是将车门给关上了,阻绝了里面睡得无知无觉的小包子。

    林宛白挣了挣,没有挣开腰间的手,反而感觉被缠的更紧。

    皱眉正准备再次出声前,霍长渊蓦地上前了一步,长腿抵在了她膝盖上,健硕的身躯强势的逼近她,整个后背都贴在了车身上,形成了被车咚的姿势。

    然后,他抬手抚在了她的嘴唇上。

    林宛白甚至能清晰感觉到,他的指腹在上面慢慢的摩挲。

    她躲不掉,又挣不开,声音发颤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你的嘴唇在抖。”霍长渊低眉,刚毅的脸部轮廓在向她俯低,鼻息喷在了她的脸上,沉静的嗓音继续响起,“你的眼睫毛在抖,身体也在抖……”

    蓦地,他捏起了她的下巴。

    “唔!”

    林宛白睁大了眼睛。

    霍长渊竟毫无预兆的吻了下来——

    四片唇相碰触的瞬间,便撬开了她的牙齿,气息堵了她满嘴。

    她的后脑被他用掌心给扣住了,像是曾经一样,他的吻依旧的强势又霸道,恨不得要将她胸腔内所有的氧气全部都汲取掉。

    被放开时,林宛白差点站不稳。

    记不清上次亲热时什么时候了,久到她都快忘记了。

    只是不知为何,他的吻和他的舌,竟都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和感官中。

    她用手背捂着嘴巴,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干什么!”

    只不过话音刚落,霍长渊的薄唇就再次覆盖了下来。

    等再一次放开她的时候,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在夜色里微眯,“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逆袭:这个学〕〔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