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官场日记〕〔名门惊爱:总裁的〕〔变身之女侠时代〕〔决战白日门〕〔盛华〕〔玩锤子牧师〕〔病娇宠:黑萌嫡医〕〔名门盛宠:军少,〕〔重生之天尸有毒〕〔修真聊天群〕〔蜜爱不限时:娇妻〕〔末世之宠物为王〕〔重生之杀手至尊〕〔时空位面大穿梭〕〔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哈利波特与秘密宝〕〔重生白蛇传〕〔重生之权宠病娇王〕〔赛尔号之星河战役〕〔四重分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47章,就是那只禽兽
    第247章,就是那只禽兽

    林宛白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那道高大冷峻的背影离开,直到大门关上。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安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有她知道,自己刚刚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分手。

    不像是她提出来那次,后面还带了个吧,说明他已经做了决定。

    只是他在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怎么能那样的毫不犹豫。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绝情起来比女人狠多了,也难怪有人说,女人说分手,一万次都分不干净,可男人如果说分的话,那可能永远都不会回头了。

    林宛白跌坐在沙发上,紧紧捂住了胸口。

    一种像是血液里渗出来的心绞痛,很短暂,但是真的很剧烈。

    如果说外婆的突然离世,带给她不小的毁灭的话,那么霍长渊给了她重重的一击,从他离开去美国的那一秒起,她趴在床上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心里满是甜甜的不舍,几乎每天都在盼着他回来。

    尤其这几天里,想他,是支撑她下去的唯一动力。

    可是他终于回来了,却不要她了。

    怪不得了别人,是她当初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自己厚着脸皮主动去找他复合的。

    林宛白看着桌子上被人丢下的银戒。

    她低头将自己的也摘下来,戴的时间久了,上面都有了一圈痕迹。

    看着那对纯银的戒指,她笑的又苦涩又讽刺,这样的普通和廉价,的确是不符合他的身份,就像是他说的,觉得没意思,不想再继续和霍父对着干,不想再失去霍氏总裁的位置,也不想再和她继续玩感情游戏……

    不怪他,真的不怪,她尊重他的选择。

    只是,林宛白控制不了自己想起之前从林家吃饭回来后,很怅然的和她说了自己和林父之间,当时他揽着她的肩膀,吻在她的眉间:“你有我了。”

    沉静的嗓音还清晰散在耳边,却已经恍如隔世。

    这一次,她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林宛白脸埋在双手里,液体从缝隙间一滴滴坠落。

    泪如雨下。

    …………

    第二天,回到公司上班。

    生活就是这样,哪怕发生什么惊天大事,还是要照常继续。

    得知了她家里有人去世,主管并未多为难,对她的旷工的三天当做了请的病假,还安慰了她两句,林宛白道了谢,回到办公桌上重新投入工作。

    傍晚的时候,她接到了桑晓瑜的电话,对方的背景音竟然是在医院里。

    下了班,林宛白便拦了辆出租车过去了。

    私立医院,是秦思年所在的那家,她笑了笑,并不意外,只是很快又皱眉,因为霍父也住在这家医院里。

    进了住院部,林宛白乘坐电梯到达了外科楼层,以为会是在普通病房,等在护士台询问过后来到高级病房时,她微微惊讶。

    桑晓瑜穿着病号服仰躺在病床上,没有太病歪歪的,气色不错,嘴里正叼着根吸管,旁边有杯奶茶。

    听到推门声,她手忙脚乱的将吸管从嘴里拽出来,并拉开抽屉,将奶茶一并丢进去,翻个身背对着,像是正在熟睡,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看起来熟练的很像惯犯。

    林宛白看着全程表演,莞尔的走过去,从侧面戳了戳,“小鱼?”

    “哎呀,小白,是你啊!”桑晓瑜一听到她声音,立即转回来,夸张的拍着胸脯,“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

    “是谁啊?”林宛白眨眼。

    “没谁啦!”桑晓瑜有些脸红。

    “是秦医生吧?”林宛白瞬间就猜到了。

    “就是那只禽兽!”桑晓瑜气呼呼的,只是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脸上表情有多么的娇羞,“我住院都好几天了,天天给我喝小米粥,拜托,我都快喝吐了!我想吃炸鸡和薯条,他说是垃圾食品,不让碰!这杯奶茶还是我贿赂了儿科的一个小男孩帮我买回来的,千万不能让他知道!”

    “秦医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是病人!”林宛白坐在旁边椅子上,担心问,“小鱼,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住院?”

    桑晓瑜坐起来,动作刻意的缓慢,冲她展颜一笑,“安啦!我就是前些天动了个阑尾炎的手术,结果知道了你外婆的事情,赶过去时抻到了刀口,发炎了,引起了发烧!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医生给重新缝合了,等着刀口愈合了以后,我就能出院了,重新活蹦乱跳的!”

    “都怪我不好,害你担心了。”林宛白很是内疚。

    “说什么呢!咱们俩谁跟谁,再说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外婆不老给咱俩做牛肉酱吃么,我也该去送她的!”桑晓瑜嘟嚷到最后,声音也低下来,看着她比自己这个病人还差的气色,叹了口气,“小白,你现在还好吗?”

    “我还好……”林宛白牵了牵嘴角。

    “外婆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但生老病死也是在所难免的,你不要太沉浸在悲伤中啊!”

    “我会的。”

    桑晓瑜放心的点头,又问了句,“我听禽兽说,霍总已经回来啦?”

    “嗯……”林宛白蜷起手指。

    “还好,你还有霍总!”桑晓瑜闻言露出微笑。

    “……”林宛白垂下眼睛,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了。

    从病房里出来,林宛白原路乘坐电梯离开,不想要在这里多待,害怕会碰到不愿意碰到的人。

    只是天不遂人愿,刚要走出住院大楼时,门口停进来一辆加长的商务车,司机恭敬的将车门打开,走下来一抹高挑又有气质的倩影。

    穿着平底鞋,白色的长款羊绒大衣,下面露出两条纤细的小腿。

    陆婧雪下来后没有立即走,而是回身,紧接着,从车里面又下来一道高大的身影,仍旧是那身常见的黑色手工西装,剪裁得体,勾勒着他宽厚的肩膀以及两条大长腿。

    手里夹着根烟,扔在地上用皮鞋捻灭的同时,白色的烟雾从他的薄唇里吐出。

    一黑一白,形成了很惹眼的风景。

    林宛白双脚像是生了根,挪动不了半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