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婚缠绵:溺宠甜〕〔璇煌〕〔深空燃烧〕〔战鏖天际〕〔透视兵王〕〔极品仙尊混都市〕〔医流狂兵〕〔家谋〕〔民国谍影〕〔盖世仙尊〕〔重生之王爷嫁到〕〔风游无方〕〔大楚昭阳〕〔双魂剑帝〕〔杨小凡〕〔天界战神〕〔醉尘殇1千年〕〔一切从画江湖开始〕〔我吞了一只鲲〕〔少女梦断大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46章,最后一次
    网o,。第246章,最后一次

    林宛白边走边哑声问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告诉我……”

    “上午回来的。”霍长渊薄唇扯动。

    他站在窗边抽烟的关系,外面夕阳笼罩下来,有些看不清他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

    林宛白感到惊讶,同时也看到了窗台烟缸里那么多的烟蒂。

    没有多问,以为他那次从林城回来时一样,故意不告诉她想要给自己惊喜,她脚步不停,继续往他面前走,关切的问,“姑妈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嗯。”霍长渊淡声,将烟掐灭了。

    林宛白悬着的心放下,鼻头酸涩的也就更严重了。

    终于走到了他面前,还未等她主动扑到他的怀里,霍长渊已经抢先伸出了手,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额头重重的磕在他结实的胸膛间。

    林宛白想环住他的腰,终于可以和他诉说外婆的事情,忽然脚下一轻。

    霍长渊竟将她给抱了起来,转了个圈,抵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保持着那个姿势,身体失去了重心,她两条腿不得不盘在了他精壮的腰上,呼吸相抵,她张了张嘴,正想出声时,他强势的吻就落了下来。

    小别胜新婚。

    林宛白理解他憋了这么久的渴望,身心都被他吻得酥软。

    霍长渊似乎很急切,仅仅用一只大手的力量托着她,撬开她的牙齿,另一只大手已经不安分起来。

    只是青天白日的,虽然他特意躲避开了窗户的位置,不会被人看到,但是大门还没有关啊,顶楼没什么人走动,对门又是他的地盘,可万一进来什么人……

    林宛白越想,越发的羞涩。

    只是分开了这么多天,再加上外婆的事情,她很想他,眼皮渐渐泛起了习惯性的红,呜咽了一声,就化成了一滩春水。

    所以当他忽然戛然而止时,令她一脸茫然,呼吸颤颤的睁开眼睛朝他看过去。

    透进来的夕阳光里,铺在彼此的脸上。

    包括他眸底燃烧起来的炽热和她红肿的嘴唇,以及,锁骨往下蜿蜒的斑斑红痕。

    林宛白小喘了两口,然后就被他放下来,双脚也有了重心的力量,那只刚刚作怪的大手正将她扯开的衣领一点点的整理好,眉眼微低,刚毅的脸廓上没有表情。

    霍长渊转过身,沉默不语的大步走向了沙发坐下。

    他又从烟盒里倒出根烟,向前微倾着上半身,手肘抵在膝盖上面,低头点烟,打火机“碰咔”的甩动,很快,那张出众的侧脸轮廓就被白色的烟雾给缭绕了。

    林宛白背还靠在墙壁上,皱眉不解。

    那双染着**的沉敛幽深的眼眸,此时已经慢慢恢复了沉静,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深深藏在了眼眸后面,她窥探不得。

    林宛白走过去,“霍长渊,你怎么了……”

    霍长渊斜睨了她一眼。

    林宛白心上莫名的颤了颤,为他眸光里的别有深意。

    她忽然发现他有些异常,和以前不太一样,此时的他,很阴沉。

    林宛白吞咽着唾沫,伸手轻轻触碰到他的手臂,哪怕隔着衣料,也仍能感觉到结实的肌肉,只是似乎有些僵,她咬唇,“霍长渊,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

    霍长渊不语,只是沉默的抽烟。

    很用力,一根烟,几乎眨眼就被他抽到了海绵端。

    霍长渊坐直了身子,最后一口烟吸入了肺部,有灼烧一般的热感,他狠狠压下了,随即,将手里的烟掐灭丢在了垃圾桶里,再次朝她斜睨过来。

    “宛宛,我们分手。”

    林宛白整个人是一下子僵住的。

    眼睛睁大,她看着近在尺咫的他,“……你说什么?”

    “你听见了。”霍长渊薄唇扯动,声音无温。

    他怎么能这样亲密的喊着她,却又说着这样无情的话。

    林宛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一样,手从他的手臂上收回,蜷缩着手心里的指尖蜷缩着,“我想听你再说一遍……”

    “我们分手。”霍长渊似乎并不介意重复这句话,犀利的目光深深刺进她的肤发里,薄唇扯动,声音很残酷,“我忽然觉得没意思,不想跟我爸继续对着干了,也不想再失去霍氏总裁的位置!我从上午等到现在,不是打算给你惊喜,而是想亲口跟你说分手这件事。”

    “所以,这种感情游戏,我不想陪你再玩了。”

    说完后,霍长渊眉心隐隐抽动了一下,将戴在手上的银戒缓慢的摘了下来。

    林宛白好似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被判了死刑。

    而霍长渊已经起身,走到窗边拎起了静放在那的行李箱。

    她望着即便在此时此刻都浑身充满雄性魅力的他,刚毅的俊脸轮廓,沉敛幽深的眼眸,哪里都没有变,只是西装和衬衫下的那颗心却是忽然变得越来越难懂。

    感情游戏……

    他竟然把两人的交往归类成了游戏……

    霍长渊没有看她,拎起行李箱便很快越过了沙发,那种冷酷像是一把钝刀子,在她心头上一点点的磨。

    林宛白闭眼,掩去眼底波光的颤动。

    像是之前那两次一样,也同样的问他,“你确定?”

    “嗯。”霍长渊脚步不停。

    林宛白猛地咬牙站起来,看着他已经快走到玄关处的冷硬背影,提上口气,否则害怕会失去质问的勇气,“霍长渊,你对我说过不会负心,难道这是假话吗?”

    霍长渊高大的身影一僵。

    他微侧过身子,薄唇似是勾起。

    “……你笑什么?”林宛白颤声问。

    手臂上肌肉紧绷绷的,插在裤兜里的手紧握成拳,挣扎数秒后,才缓缓的松开,漠漠扯唇,“你年纪不小了,没想到那种骗人的鬼话你竟然还会真的相信!”

    眼眶涨的发疼,咸涩的液体终于控制不住的往下坠落。

    霍长渊仍旧背身站在那,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别说像是曾经那样过来吻干她的眼泪,就连用手都吝啬。

    望着他冷硬的背影,林宛白自己抬手擦干,然后,呼出口气,惨笑的一字一句说,“霍长渊,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掉眼泪。”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