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闺密谋:撩上升〕〔王妃神动天下〕〔征战诸天世界〕〔砮道官途〕〔大唐好相公〕〔太上道祖〕〔绝地求生之至尊枪〕〔系统之我非良人〕〔逍遥梦路〕〔我要王炸〕〔汉上骄子〕〔隐婚甜宠:大财阀〕〔正气冲宵〕〔荣耀首领〕〔水浒逐鹿传〕〔误入狼怀:老公放〕〔新火影海贼〕〔副本入侵者〕〔穿越者之歌〕〔萌狐悍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43章,怕他担心?
    第243章,怕他担心?

    “宛宛。”

    线路接通,沉静的嗓音散在耳廓。

    林宛白握紧了手机,听到他的声音,她就好像有了依靠,“霍长渊……”

    “今天礼拜天,在家呢?”霍长渊声音不比她好到哪里去,也很沙哑,还透着深深的疲累感,“我还在公司,刚才让姑妈先回去了,她这几日都神经绷紧着,怕她身体会熬不住,我等着把手里项目处理完,就能回酒店睡觉了。”

    “你做什么呢?”末了,他又问她。

    林宛白看着病房里触目惊心的白,又看了看窗外正浓的太阳。

    这个时间,他那里应该已经是深夜了。

    哪怕看不到,她也能想象的到,他趴伏在会议桌上,面前有着摞叠小山高一样的文件,而刚毅的脸部轮廓上爬着疲惫的影子,眉心有着深深的褶皱。

    闭了闭眼睛,又深呼吸了一口气。

    像是怕被他听出什么异样一般,很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我在看电视……”

    “想你了。”

    “我也是……”

    林宛白鼻头酸涩,差一点就泄露出了哭音。

    霍长渊似乎点了根烟,有深吐的声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有个几天的时间,我就能帮姑妈度过这场危机,到时候我就能回去了!宛宛,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嗯……”林宛白红着眼睛点头。

    挂了电话后,一旁的燕风便皱眉问,“为什么不告诉他?”

    林宛白没有吭声,眼眶涨红。

    燕风见状,像是猜到一般,又问,“怕他担心?”

    “嗯……”林宛白很轻的一声,“若是我说外婆去世了,他一定会立即买机票赶回来,可是姑妈那边现在很需要他,若是现在回来了,就全部都前功尽弃了!等他解决完那边的事情以后,我再告诉他……”

    霍蓉一直待她很好。

    她不想对方的公司破产,刚刚在电话里也听到了,他声音那样哑,疲惫感那样强,若是告诉了他外婆的事情,即便不回来,也一定是跟着担心和干着急,而且霍蓉那里是真的很需要他,不想让他陷入两难中。

    “都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为他考虑。”燕风笑了笑,有些牵强。

    林宛白没说什么,只是努力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燕风说的没有错,她必须得振作一点,还要给外婆的办后事,不能让老人走都走的这么不安心。

    …………

    乡下有习俗,人死后要进行三天的守灵。

    外婆身边的外孙女只有她一个,所以这些事情她都必须亲力亲为,院子外面设立了灵棚,很多邻里乡亲们都过来一一吊唁。

    林宛白穿着黑色的衣服,对每位前来吊唁的人都逐个回礼。

    燕风一直没有离开,始终陪着她处理着外婆的丧事,她很感激,这时候身边有个熟识的人在,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上都有莫大的安慰。

    闺蜜桑晓瑜得知消息以后,和秦思年一起赶过来了。

    桑晓瑜一见到她就扑了上来,抱着她两只眼睛红的像是兔子一样,最后还是被秦思年给硬拉开的,秦思年面上有所愧疚,毕竟医者父母心,老人是经过自己手的病人。

    但林宛白知道,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这样的意外谁也不想有,她也恨不得外婆能活到一百岁。

    秦思年问了她有没有告诉霍长渊,她说没有,并说了原因,秦思年听后很理解的点头。

    两人没待多久,桑晓瑜似乎生着病,看起来病怏怏的,不停的在咳嗽,医院也不停给秦思年打来电话,还有手术要做,林宛白催促着两人离开。

    坚持到第三天晚上的时候,她有些撑不住了。

    燕风拿着装满热水的保温杯穿过院子,同时将手机也递给她,“小宛,你手机充满电了,刚刚有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打了两遍,所以我就接了,不过好像是打错了,很快就挂了。”

    林宛白伸手接过,翻出了通话记录,果然上面显示的是个陌生的手机号。

    她没有太在意的点点头。

    燕风见她气色很差,轻扶着她站起来,温声说道,“小宛,你先去回屋睡一会儿,我先帮你守。”

    林宛白和他之间不需要客气,没有勉强的点了点头。

    目送她进屋后,没过多久,有辆拉风的跑车开了过来,停在了灵棚的旁边,然后走下来个熟悉的身影。

    “风哥。”

    燕风看到来人,起身迎过去,“云峥,你过来了!”

    中午时萧云峥打电话找他出来吃饭,他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下,后者听后立即说要过来。

    “嗯,林宛白怎么样?一定很伤心吧?”萧云峥往院子里望了望。

    燕风点头,很是心疼的叹了口气,“是啊,她跟她爸那边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妈妈又去世的早,一直是外婆和她相依为命的,老人几乎是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了,真是难为她了!”

    萧云峥点点头,也跟着叹气。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像是很不经意的,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递过去,“风哥,要不要也抽一根?”

    “抽根吧!”燕风伸手接过来。

    害怕等下会犯困,抽根也能更精神一些。

    萧云峥看着他接过去,从兜里又掏出了打火机,帮忙甩动点燃时,脸上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纠结和复杂。

    燕风吸了两口,感觉有些不同,似有若无的香味,“这烟外国牌子的?”

    “嗯,别人给我送的,还行,不算太冲!”萧云峥没直视他,眼睛看着地面,一根烟快抽完时,也没有抬起,而是出声说,“风哥,我帮你守一会儿吧,你进去看看林宛白,她现在也需要人陪!”

    燕风点了点头,“也好,那就辛苦你了。”

    “跟我还客气!”萧云峥懒洋洋的回。

    燕风拍了拍他肩膀,不再多说,的确是有些不放心,将手里的烟踩灭在地面上,起身便往院子里走,没有注意到对方眼底的暗色。

    进了房子里,卧室的房门没有关,棚顶一盏昏黄的灯泡。

    林宛白果然没有睡,而是抱着膝盖坐在床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夫人别跑〕〔重生空间:慕少,〕〔帝仙妖娆:摄政王〕〔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后娘[穿越]〕〔情嫂 (梁甜芬王飞〕〔放纵〕〔斩男色〕〔炊烟起,我等你〕〔狗带吧青春〕〔我的老婆大人〕〔甜妻有毒:腹黑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