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音乐圣手〕〔诸天大奸商〕〔我的无限个系统〕〔焚天路〕〔重生之漫漫余生〕〔天运之战〕〔心里有个兵工厂〕〔山海画妖师〕〔特战狂狼〕〔深空武装〕〔你从外星来〕〔斗破之分身〕〔游戏龙套〕〔无敌仙二代〕〔超神学院之冰冻虚〕〔霸主萌宠:墨爷养〕〔暗黑大陆之英雄无〕〔隐婚甜蜜蜜:总裁〕〔恐怖交流站〕〔美漫诸天万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37章,活腻歪了?
    第237章,活腻歪了?

    周末休礼拜。

    林宛白接完电话后,就回到卧室打开了衣柜。

    换了身衣服,她进浴室对着镜子梳头发,简单抓成了一个马尾在脑后面,刚绑上皮绳回头,吓了一跳,霍长渊不知何时靠在门口,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凝着她。

    “干什么去!”

    林宛白无辜的眨着眼睛,“呃,我昨晚和你说过了啊,燕风哥回来了,今天要和他见面吃个饭,你自己答应的……”

    其实燕风是昨晚的航班回来的,萧云峥给她打电话让一起去接机,但她找了个借口,因为之前有过前车之鉴,所以她始终都心有戚戚,今天的约会也是提前征询了他同意的。

    “不就见面吃个饭,还用特别换身衣服?”霍长渊语气不善,表情欠奉。

    “不换衣服,难道我穿睡衣去……”林宛白无奈了。

    “用特别化了妆?”霍长渊目光像是雷达一样扫着她的脸。

    “……”林宛白一脸懵逼的看向镜子。

    里面照出个素面朝天的自己,除了护肤品以外没擦任何彩妆,除了最近进入了冬天嘴上有些干,擦了一点透明的护唇膏,如果这也算化妆的话……

    从纸盒里抽出张纸巾,默默的擦掉。

    林宛白穿上外套,终于准备出门,往玄关走时,回头望了眼某个始终注视着她的阴沉目光,犹豫的问,“不然……你跟我一起去?”

    “不去!”霍长渊沉声拒绝,“我今天有行程安排!”

    “噢……”林宛白点点头。

    倒是松了口气,还真挺怕他答应的,不然这顿饭还怎么吃……

    “……那我走了啊?”

    穿好了鞋子,她冲里面试探的喊着,“我真走了啊?”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灰溜溜的推开门走了。

    原以为是在外面餐厅吃饭的,没想到燕风打算自己在家里做,所住的公寓还是原来的那个,林宛白以前来过一次,凭借着记忆还算是能够找到。

    她进电梯时,萧云峥也刚好提着红酒赶到。

    自从在霍宅知道对方和霍长渊的关系后,再见面还是稍微有一点不适应。

    进了门,燕风已经把菜做的差不多,大部分都端在了餐桌上,林宛白和萧云峥都帮忙打了点下手,很快就可以开饭了。

    燕风的厨艺向来不错,饭香味充斥着整个餐厅。

    萧云峥带来的那瓶红酒开了,还未等吃完时,就已经见了底,林宛白一口没沾,燕风喝的也不多,大部分都是进了他自己的肚子里。

    最后一杯喝完,就跑到沙发上四仰八叉,看起来似醉非醉的。

    林宛白不禁关切,“萧云峥他没事吧?”

    “不用管他,他最近心情应该一直都不怎么样。”燕风摆了摆手。

    林宛白见沙发上的萧云峥又捏着脖子上的小玉佛,想到那东西的特殊意义,闻言点头。

    没有了萧云峥,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宛白有些紧张。

    自从机场那次通话后,燕风让她和霍长渊分手并说他有未婚妻,彼此就一直没有再联系过,想必也一定会问他们俩的关系,到底有没有断……

    燕风严肃的面容在看向她时,依旧那样温暖,他率先开口,“你和霍长渊的事情,云峥都已经跟我说了。”

    “我……”林宛白咬唇。

    “说实话,我没想到他能拒绝订婚,让我感到很意外。”

    林宛白抿嘴没出声,她其实也没想到。

    燕风笑了笑,却又顿了顿,语气有些凝重,“只是,小宛,没有男人会真正的愿意为了一个女人而抛却地位和荣华富贵,女人永远是上层社会里男人的牺牲品,爱情在人生命里真的很渺小,尤其是像霍长渊那种人,我还是希望你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林宛白皱皱眉,只是说了句,“我相信他。”

    …………

    太阳渐渐往西时,林宛白下了公车。

    燕风和萧云峥两个人都喝了酒,她没让任何人送,自己回来的。

    看到楼下停着的那辆白色路虎时,她微微惊讶,好像和她出门前一样,位置都没有移动过。

    她快步上了楼,要是打开门,果然,鞋柜上放着双程亮的男式皮鞋。

    往里面张望了两眼,客厅里有烟草气息飘过来。

    换了拖鞋走进去,差点以为自己误入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空气的上层笼罩的全是白色的烟雾,也不知道到底抽了多少根。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坐在沙发上的霍长渊背影一僵。

    随即快速掐断了手里的烟,拿起了旁边的报纸,若无其事的低眉在上面。

    林宛白走过去,他眉毛都没有抬起一下,好像上面有什么很吸引人的内容。

    她拿掉身上的挎包,很讶异的看着他,“呃,你不是说今天有行程安排,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嗯。”霍长渊扯唇。

    林宛白伸手挥了挥,将烟雾散开些,“你到底抽了多少根烟……”

    “没几根。”霍长渊淡淡。

    一、二、三……

    数了半天,也没有数清到底有多少根,林宛白视线默默的从烟缸里收回。

    看了眼他身上的居家服,想到某种可能,她忍住抽动的嘴角,试探的问,“霍长渊,你不会根本就没出门吧……”

    “别吵,我在看报纸!”霍长渊沉喝。

    “霍长渊,你的报纸拿倒了……”林宛白好心的提醒。

    霍长渊脸上顿时一闪而过了尴尬,将报纸一合丢在茶几桌上。

    像是个正在闹别扭的小男孩,起身便往卧室里大步走。

    林宛白呆了呆,几秒后跟过去,见他已经枕着手臂仰躺在床上,沉敛幽深的眼眸阖着,脸上表情欠奉,额头上好像写着“离我远点”四个大字。

    她轻手轻脚的过去,趴在了床的一侧。

    等了半天,也见他没有睁眼的意思。

    伸手推了推他,没有反应。

    又用手指头戳了戳他结实的肌肉,这回有反应了,却是躲开了她的手。

    林宛白看着他紧绷到有些犀利的下巴线条,一点没觉得害怕,反而没有绷住抽动的嘴角,噗嗤笑出来,“霍长渊,你好可爱……”

    霍长渊蓦地睁开,狠狠瞪她一眼,“活腻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