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妻搞事:腹黑兄〕〔天地霸体诀〕〔惹火萌妻:总裁老〕〔子时送葬人〕〔娇妻高高在上〕〔无限最终黑暗〕〔重生都市之恶魔大〕〔被篡改的秦后500年〕〔墨山河〕〔重生都市仙君〕〔隐婚请低调〕〔万界主宰〕〔修仙界盗墓贼〕〔三界大整改〕〔空间炮灰生存〕〔篮球,人生〕〔重生之我的兄弟是〕〔太古战尊〕〔美利坚大亨〕〔明末汉之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225章,宛宛不是外人
    第225章,宛宛不是外人

    “长渊,你回来了!”

    还是一道柔柔的女音,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林宛白望过去,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陆婧雪,穿了件很有气质的高领毛衣,看样子应该是出院了,不过气色还显得有些憔悴,但也丝毫不影响出众的美貌。

    在陆婧雪旁边还坐着位贵妇人,两人眉眼相似,应该是母女俩。

    后者似乎正在打量她,犀利的眼神里有几分恍惚。

    “长渊,你还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这又是哪里!”霍震将手里杯子放下,似乎是有陆家母女在,只能暂时压抑着怒气,“婧雪丫头和陆弟妹都是自己家人,谁让你把不相干的人带来家里的!管家,管家呢,怎么随随便便放外人进来!”

    林宛白缓缓垂下头,有些无地自容。

    霍长渊蹙眉,沉声道,“宛宛不是外人。”

    他声音并不是很大,却不偏不倚的落在每个人心上。

    在座的除了他们两个,其余人脸上表情都是一凝。

    “霍伯父,今天是您的生日,不能生气的!再说既然是长渊的朋友,多个人帮您庆祝也热闹一些嘛!”陆婧雪这时大气的插话进来,三言两语再次将氛围化解。

    偏头看向身旁的母亲时,不禁小声问,“妈,您没事吧?”

    “没事!”阮正梅似乎这才回神,也笑着开口,“霍大哥,婧雪说得对,多个人帮你庆祝也热闹!来者是客,咱们也没必要把人撵走,把好端端的气氛都闹得不愉快了!”

    说到这里,重新看向她,“不知道这位小姐贵姓?”

    “我姓林……”林宛白回。

    “姓林?“阮正梅皱眉,语气有些意外。

    林宛白看向两人始终交握的手,霍长渊一直握的很紧,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除了像进门时告诉自己不要怕,也挺直了些背脊。

    如果她想跟他在一起,那就要陪着他共同面对。

    深吸了口气,林宛白上前一步。

    “伯……霍董事长!”

    想到曾经霍震的不悦,她也忙改口,带着尊敬的开口,“很抱歉,这样贸然的上家里打扰!知道今天是您的生日,所以我……”

    “既然知道贸然,就不该来!”霍震直接冷声打断。

    林宛白咬唇,快速的垂下眼,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眼中的受伤。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奚落和不待见,但还是感到很难堪。

    “霍大哥,你也真是的,干嘛这么不近人情呢!”阮正梅眼尖的看到她手里拿着东西,笑着道,“我看林小姐手里还拿着礼物,你也看看吧,怎么说也是一番心意!”

    林宛白闻言,将袋子里包装好的盒子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茶几桌上,“霍董事长,这是给您的生日礼物,希望您能喜欢……”

    霍震却是冷哼一声,很是不屑。

    “霍大哥,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拆开好了!”阮正梅得到默许后,将盒子打开,便惊讶的说,“是端砚啊!霍大哥,你快看看,这块端砚是肇庆产的,而且从石色和石品上来看,应该是宋坑!”

    霍震扫了眼,眼尾不留痕迹的一动。

    楼上书房里的砚台,前天被下人收拾时不小心摔掉了角,这块刚好补上?

    不过虽是这样想,面上却不表露出来。

    阮正梅还在拿着砚台在很有兴趣的研究,“这上面还有雕刻呢,以前我婧雪外公在世的时候,我也常帮着买砚台,多少懂一些!不知道林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出手这么大手笔的,这块端砚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呃,我只是公司的职员……”林宛白一怔,老实的回答。

    阮正梅闻言,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说。

    果然,霍父眼里流露出的不屑更深了,故意转脸看向陆婧雪,“婧雪丫头,你给没给我准备礼物?”

    “当然准备了,我这就拿给您!”陆婧雪露出两个酒窝。

    从包里也拿出个小盒子,走到霍震旁边坐下并递过去。

    “是个手帕?”霍震打开,没有太大惊喜。

    “嗯!”陆婧雪笑着说,“霍伯父,您再仔细看看!”

    霍震按照她说的,又低头看了看,很快笑了,“原来内有乾坤,上面还有字!”

    深蓝色暗格手帕,似乎很普通的布料,不是什么名牌,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摊开,右下角的位置有两行用金线绣的正楷,分别写着“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字稍微有些难看,霍伯父,您别见笑哈!是我自己绣上的,在医院的时候您不是把手帕给我擦眼泪,所以我想,您生日刚好送您一个新的,不过时间太紧迫了,找人现学的不是很熟练!”陆婧雪笑着解释说。

    “去商场买个就好了,怎么还亲手绣?”霍震惊讶,似是没有想到。

    “这样才显得更有诚意呀!”陆婧雪酒窝更深了些。

    阮正梅很适时的帮腔道,“还说呢,为了绣这个手帕,婧雪两晚都没怎么睡,手指头扎破了好几个口子!”

    “哎呀,妈,您说这个做什么!”陆婧雪忙收起还缠着创可贴的手指。

    “婧雪丫头真是有心了!你也才出院没两天,竟然不好好休息,一心想着给我准备礼物!”霍震点点头,很是受感动,眼角余光瞥向一旁,神色就冷了下来,“这手帕虽然可能不值几个钱,但婧雪丫头这份心意无价,不像是别人,只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却出手那么阔绰,说到底还是虚荣心太强!”

    最后的话,意有所指。

    林宛白不由往后退了一小步。

    本来是想着霍父这样的身份地位,怕他会看不上眼,到店里选礼物时都是往贵的上面选,忍痛花了很多钱,没想到反而被认为虚荣心强。不过换而言之,她很清楚霍父对于自己的成见颇深,即便是手帕是她送的,霍父也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只会觉得她小家子气寒酸……

    不管如何,她认为自己心意到了就好。

    肩头上一暖,霍长渊搂住了她。

    沉敛幽深的眼眸看向自己父亲,扯唇道,“您如果不愿要,我可以拿回去当烟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近身妖孽兵王〕〔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