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溺宠俏王妃〕〔疯狂的手游〕〔都市医圣〕〔逃跑皇后神医娘娘〕〔玄医归来〕〔透视兵王在都市〕〔穿到末世要带娃〕〔阴阳化天下〕〔我在东瀛有座道观〕〔自始至终都是你〕〔我是大海皇〕〔奈格里之魂〕〔青春上扬〕〔重生八零:弃妇带〕〔竹马超甜宠:吻安〕〔铁雪云烟〕〔娇妻在上,蜜蜜宠〕〔首席心尖宠:甜心〕〔一世纵宠:首长的〕〔冲天神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91章,两全其美的办法
    第191章,两全其美的办法

    “怕什么!这都算轻的了,以前小时候我经常ko他!”霍蓉不以为然。

    “啊?”林宛白惊呆了。

    “这你不懂,男孩子都比较皮!不揍不行!”

    “是吗?”林宛白咬唇。

    望了眼站在河边正和秦思年说话的高大身影,一身黑色西装像是要融入夜色当中,朦胧的月色将他的鼻翼打出雕塑般的阴影,有的只是成熟的魅力。

    她忍不住小声为他辩驳,“可我觉得,他小时候应该不像调皮的孩子吧……”

    “哈,他的确和普通孩子的调皮不一样!可他是闷骚,蔫了吧唧的淘!”霍蓉闻言,摇头笑起来。

    “小白菜,你还不信?”见她的反应,霍蓉神采飞扬的说,“我跟你说,小时候他看起来不爱说话,但心眼多着呢,而且特别爱使坏!你知道小禽兽吧,他们俩怎么玩在一起的知道吗?”

    “不知道……”林宛白摇头。

    “他们是在同一个私立小学,北方冬天冷,零下二十多度,体育场上都有的那种铁制的单杠,你知道吧?长渊说用舌头舔特别甜,小禽兽那只二货,竟然就真的去舔了!然后他说跑去叫老师来,结果等到了放学,也没有再回来,最后还是打扫大爷发现的,给送去的医院!幸好上面是刷了保护漆的,不然呐,小禽兽的舌头非少块肉不可!”

    “天……”林宛白忍不住低呼出声。

    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他们两人现在居然还能是好朋友,那绝对是真爱了……

    “这都不算什么!”霍蓉轻笑起来,和她说,“长渊小时候干的事情多了去!好像是上幼儿园的时候,中午不都会午睡吗,他竟然趁着大家都睡觉的时候,把一个小女孩的辫子给剪掉了!那小女孩醒来之后哭的呀,整栋幼儿园都快被哭倒了!因为这事,我给人家父母赔礼道歉了好几次!还有上小学的时候,同桌不借他作业抄,结果把人家书包剪了个大洞,害的第二天丢书本给老师骂,还被罚站!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根本数不过来!”

    “……”林宛白有些蒙。

    怀疑自己听见的,更怀疑是否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霍蓉想到什么,问她,“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不会游泳吗?”

    “呃。”林宛白点头,回想着说,“好像说是在浴缸里被淹过……”

    当时好像也是在这个河边,两个人提到的,她还没忍住笑话来着,被他警告并惩罚了。

    “哈哈!他这么跟你说的?那你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浴缸里被淹么?”霍蓉一听,乐的不行。

    “为什么?”林宛白不解。

    “那时候霍宅养了一条京巴,好像是我哥朋友暂时寄养来的,结果有天放学,长渊发现自己藏的零食被狗给叼出来了,袋子都破了,糖果撒了一地,他跟狗抢吃的,满别墅乱跑,最后失足,才掉进浴缸里的!据说下人把呛水的他捞上来时,手里还攥着糖块,死死不放呢!”

    林宛白惊愕了,随即,“噗嗤”一声的抽动起嘴角。

    “哈哈哈!”霍蓉早就不客气的笑出声来。

    林宛白从来不知道这样的霍长渊。

    一直以为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oss,只是私下里会表现出幼稚一面,脾气差一点,但更多是成熟沉敛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些历史。

    现在她对霍蓉开始说的话,已经完全的认同了。

    霍蓉收起笑容,神色间忽然多了几丝怅然,“其实他做了这么多调皮捣蛋的事儿,但我知道,他不过想寻求一些自己父亲的关注罢了。”

    闻言,林宛白一怔。

    可是最后关注没有求到,反而被孤零零的扔到了国外多年。

    林宛白轻轻攥起手指,“我听他以前跟我说过,在国外时过除夕,都是您陪他过的。”

    “是啊!”霍蓉点头,眼神也因为回忆变得悠远起来,“国外是不过农历年的,那些年,每年除夕我们俩都是每人一盒泡面,荷包蛋我搞不来,只能给他加根火腿肠!他每次都守岁到十二点,然后再给国内的父亲打电话拜年,不过往往这个时候,我哥都是会用一句红包会给你邮到卡里来打发。”

    林宛白心里像被什么击了一下。

    她下意识的朝河边望去,秦思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剩下他一个身影。

    月光下,就显得有些形影单只。

    手里正夹着根烟,周身围绕着白色的烟雾,透过那层朦胧去看,他刚毅的脸部轮廓上似是没有表情,仿佛可以永远那样冷漠的站着,如雕塑般的整夜,一动不动。

    嗓子眼发紧,她忽然很难过。

    收回视线时,刚好撞上霍蓉似笑非笑的目光里,林宛白尴尬,匆忙的垂下眼睛。

    霍蓉笑了笑开口说,“小白菜,老实跟你讲,长渊是我看着长大的,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工作狂,几乎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我还没见过他对什么事情真正的感兴趣或者上心过!但那天绑你过去,他竟然第一次跟我急了!”

    林宛白不傻,听得出来对方话里想要表达什么。

    “姑妈,两个人在一起,如果分手也是每个人的自由,这个强求不来……”她轻轻抿起嘴角,顿了顿,声音很低很低,“而且他有未婚妻,姑妈,您应该比谁都清楚。”

    霍蓉否认不了,叹了口气,“是啊,那倒霉孩子!”

    “……”林宛白嘴角一抽。

    双手都攥紧,她不得不陈诉事实,“所以,我们也没有可能……”

    “呵呵,话是这样说没有错。”霍蓉赞同的笑了,仰头看着繁星的夜空,又模棱两可的说了句,“只是,我更相信一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林宛白听后,只是垂了垂眼睫。

    半晌,霍蓉头回正的看向她,挑起细长的眉毛,“小白菜,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要不然这样,你做小的,让长渊金屋藏娇吧?”

    “我不要……”

    “不行!”

    沉静的男音和她同时响起。

    林宛白一怔,回头被高大的阴影笼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