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荣耀之王〕〔国术武灵系统〕〔穿越:凤起狂魔〕〔飘凌界〕〔聊斋崛起〕〔武尊:庄不凡〕〔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极品公主:暴君,〕〔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天工柱国〕〔大明之崇祯大帝〕〔晋颜血〕〔叫我创界神〕〔都市之狂兵归来〕〔绝品道医在都市〕〔天赐追命星〕〔沉默之王〕〔蜜宠不休:二婚总〕〔温水煮大明〕〔盗神之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77章,鼻头一酸
    第177章,鼻头一酸

    林宛白面露困惑。

    开始以为会是推销电话,但似乎又不像,因为线路那端是个很浑厚的声音,上了些年纪,应该是为中年男子。

    “我是的!”她握着手机,不禁问,“请问,您是……”

    那边回了句,“我是长渊的父亲。”

    啊!

    林宛白及时捂住嘴巴。

    过于震惊,她刚刚差一点喊出声来。

    想到是霍长渊父亲打来的电话,林宛白差点握不住手机,改为双手,吞咽了半天,才终于找回了声音,“呃,不知您……”

    “林小姐可否有时间和我见一面?下班后,我会安排秘书接你。”

    未等她说完,线路那边就已经打断了他,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明显已经替她做出了决定。

    挂了电话,许久,林宛白才将憋的一口气吐出来。

    …………

    下班的高峰期里,奔驰停在了一家茶社门口。

    霍父安排的秘书替她打开了车门,进入茶社时,林宛白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理了理头发和衣领,调匀了呼吸才跟着进去。

    一共有五层楼高,但却没有电梯,装修很古朴,木制的台阶踩在上面很沉闷的声响。

    到了三楼,走到尽头拐了个弯,停在包厢门口,敲了敲门推开,秘书恭敬的颔首说道,“霍董事长,人已经到了。”

    红木雕花的窗边,坐着个穿唐山装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比林勇毅还要年长几岁,大概在五十五岁左右,看上去体格很硬朗,头上没有一丝白发,面前是杯冒着热气的碧螺春。

    似乎在闭目养神,始终保持着坐姿,没有睁开眼睛。

    秘书报告完以后,就退了出去。

    门关上,不仅仅是手心,林宛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手臂上每个毛细孔里都渗出细密的汗。

    没有想过霍长渊父亲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也不知为何会要找她见面,难道是他在父亲面前提了自己,可直觉告诉她不是。

    霍父不出声,她也不敢动,只能站在原地偷偷观察。

    五官和霍长渊有几分神似,尤其是现在冷着张脸的模样,简直如出一辙。

    林宛白耳边忽然响起霍长渊曾说过的话:“我爸很严肃,总是发脾气,从小到大我几乎很少看到他笑,大部分都是在训斥别人……”

    百闻不如一见。

    舔了下发干的嘴唇,她越发紧张了。

    不知过了多久,霍父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有几分犀利,盯着她,带着穿透人心的探寻意味,像是要把她里里外外的都看清楚,“林小姐?”

    “我是……”林宛白不由上前了一步。

    霍父点了下头,平淡的又问,“林小姐也是冰城人?”

    “是……”

    “今年多大了?”

    “24……”

    “做什么工作的?”

    “在金融公司做职员……”

    林宛白不敢大喘气,感觉像是在查户口,但却一点不敢怠慢。

    霍父语气带着些客套,但目光让人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向她时,很犀利,刚将攥紧的手放开,听见又问道,“那你父母又都是做什么的?”

    “我妈很早就去世了。”林宛白如实的回答,“我爸再娶了,现在经营一家公司,我还有个在乡下的外婆……”

    “林小姐,你和长渊现在是什么关系?”霍父猝不及防的问。

    林宛白心尖一颤。

    她觉得前面的都只是烟雾弹,似乎这才是重点。

    “我们……”她咽了口唾沫,镇定下来,回答说,“我们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霍父重复她的话,拖长了些尾音,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随即,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呵呵。”

    前些日子到水库钓鱼时,老郑和他说碰到了儿子带女朋友在外面吃饭,他当时还不肯信,没想到简单查了一下,还真有这么一个人!

    霍父眼睛眯了眯,指着对面的红木椅,说道,“林小姐,别那么拘谨,我又不是老虎,不用一直站在那,坐下吧!”

    “是……”

    林宛白忙应,又加上句,“谢谢……”

    屁股拘谨的挨在了软垫上,也是如坐针毡,对面霍父的气势太过强大。

    坐下后,她没敢擅自出声,有注意到,似乎和霍长渊一样,父子俩对茶都不热衷,茶杯里的碧螺春几乎未动过。

    见霍父提起了茶壶,林宛白忙双手抬起,“伯父,我自己……”

    “叫我霍董事长。”霍父冷声纠正。

    林宛白一窘,尴尬的改口,“是,霍董事长……”

    杯里倒满了水,她看着漂浮的茶叶,心里不安起来。

    霍父放下茶壶后,似是早有准备,从旁边包里抽出张支票,签了字,递给她,“这里有一百万。”

    林宛白一下子怔住。

    “伯……”意识到不对,连忙的改口,“霍董事长?”

    “收下吧,算是补偿给你的。”霍父淡淡的。

    林宛白脸色瞬间白了,抿起的嘴唇也失去了颜色,摇头并不接受。

    “怎么了?觉得被侮辱了?”霍父见状,倒是笑了,“林小姐,做人还是真实一点比较好,你当初跟着长渊的时候,他不也每个月给你二十万吗?还是说你嫌少了?没关系,两百万,够吗?如果再多的话,不好意思,我觉得你不配!”

    林宛白膝盖上的手插入了手心里,已经感觉不到疼。

    霍父的三言两语的几句话,让她先是震惊,然后难堪,最后甚至抬不起头来……

    她很努力才发出声音,“很抱歉,我不会要……”

    “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长渊不会和你有什么结果,男人么,只是玩玩而已,我不会计较,但也不会允许他一直这样胡闹!至于这个钱……”霍父手指点了点支票,“如果你改主意了,随时可以找我,霍家不在乎这点儿钱。”

    林宛白默默的听完,没发表什么,只是问,“霍董事长,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

    “谢谢您的茶,再见……”

    林宛白说完,便站起身,匆匆的颔首了下便逃离出茶社。

    不知道怎么到的家,钥匙“啪嗒”一声掉在地面上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站在门口独自僵硬了许久。

    捡起地上的钥匙,林宛白将门打开。

    刚进去,换了拖鞋,手机响起来,是现在身在美国的霍长渊。

    “下班了?”

    听到他沉静的嗓音,林宛白鼻头一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隐婚甜宠:大财阀〕〔军婚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