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在上:娇妻太〕〔极品透视小仙医〕〔(穿书)我有盛世〕〔叶少的傲骨贤妻〕〔网游之最强法王〕〔四少绝宠:小妻惹〕〔至尊毒妃:邪王的〕〔如果你也记得我〕〔绯闻影后:总裁大〕〔都市狂少〕〔华殇〕〔超级小医生〕〔权门第一闪婚〕〔快穿之为什么又是〕〔倾世妖妃〕〔药香农妇:军师相〕〔绝代神主〕〔盛世宠妻:帝少,〕〔我家男主又破产了〕〔帝少宠妻,套路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52章,谈了恋爱的人
    网,。

    第152章,谈了恋爱的人

    林宛白脑袋“嗡”了下。

    霍长渊甚至还更使坏的用力收拢了一下手臂,让她能清晰感受到皮带下的苏醒。

    她终于切身实际的明白什么是如坐针毡了。

    僵着身子,不敢轻易的乱动,江风凉凉的吹拂,却抑制不住她沸腾起来的血液。

    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林宛白深深吸气,趁着他不备时,猛地从他腿上挣脱的跳起来,支吾着,“电影好像快开场了,我们得先去取票……”

    说完,急惊风似的往影城方向跑。

    身后的霍长渊,好像原地坐了几秒钟,才跟上她的脚步。

    看完电影结束后,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钟。

    整个住宅小区很安静,楼道里也静悄悄的,只有随着两人脚步声每层亮起的感应灯。

    林宛白走在前面,到了顶层时从包里面掏出钥匙,刚插入锁孔里,手臂被人从后面轻轻扯住,然后身子扳过来,被抵在了防盗门上面。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霍长渊的吻如期而至。

    有些过于激烈,追逐着她的舌。

    被放开时,林宛白像是被捞上岸许久重新回到水里的鱼,不停的大口喘息着,感觉到他的手抬起,似是抚过了她的耳廓,随即,锁骨下面忽然有一凉。

    她愣了愣,不禁低下头。

    那把小钥匙正静静地躺在上面,钻石闪烁着细碎的光。

    其实自从他在江边时拿出来,她一颗心就始终被吊着,偏偏他又故意不给,报复的说要考虑考虑,以至于看电影的过程里,她甚至还想过,要不要趁黑去偷他的口袋……

    空当许久的锁骨上垂坠着小钥匙,好像心里也被填满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它可能是个奢侈品,但对她来说意义很不同。

    林宛白细细抚摸着边角,“谢谢……”

    “别弄丢,也别再还给我。”霍长渊扯唇。

    “嗯!”林宛白很认真的点头,像是某种约定。

    额上被他的抵住,平齐的视线里,是他近距离俯低下来的眉眼,太近了,甚至是有些失焦,感受到的都是他喷出来的鼻息。

    然后,听见他蓦地出声,“我想跟你一起睡。”

    “不行……”林宛白吸了口气,摇头。

    “在江边的时候你难道没感受到?”霍长渊往下,高挺的鼻梁也抵住她的,健硕的身躯更欺近的压向她,眼眸眨动间睫毛似乎还能轻触到她的。

    眸光里的炽热,代表的意思很明显。

    林宛白呼吸颤颤。

    她到现在,还能想起臀部的那种感觉。

    躲闪着他的视线,林宛白咬唇,“霍长渊,你说过尊重我的!”

    “唔。”霍长渊含糊了声。

    眉心却紧拧得像能夹死一只苍蝇,这种脑残话是他说的?

    shit!

    林宛白推了推他,“很晚了,明天还要上班,你也早点睡吧……”

    “不然我们今晚什么也不做。”霍长渊不愿意放手,扯唇继续游说她,“不摸你也不抱你,不干坏事,只是纯纯睡觉,如何?”

    林宛白仍旧是咬着唇,不上当,也不吭声。

    蓦地,缠在腰上的大手从衣摆下快速的探进去。

    感觉到他五指的收拢,她忍不住低呼,“喂……霍长渊!”

    “喊什么!”

    霍长渊语气不善,用力的抓了两把,像是发泄怨气一样叱,“不给睡,还不能碰两下解馋?”

    “……”林宛白语塞了。

    又被他这样欺负了数十秒,霍长渊才不情不愿的收回手,刚毅的五官脸廓上全是欲求不满。

    林宛白不敢多看,匆匆的转身继续拧动钥匙开门。

    临关上门之际,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看到他也已经走向了对面,高大的背影看起来很闷闷不乐,掏钥匙的动作也很缓慢,头顶上笼罩下来的灯光都像是一层阴影。

    明明是那样久居上位者的集团大总裁,此时却像是个吃不到糖果不开心的小男孩。

    “呃,等一下!”

    迟疑的攥紧了手,她还是喊了声。

    霍长渊手里动作停下,沉默的转过身看向她。

    林宛白从门缝里面钻出来,脚步很轻很快的跑到他面前,睫毛眨动间很羞赧的表情,扭捏了有好一会儿,才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

    她踮起脚尖,猛地吻上了他的薄唇。

    这是她第一次有自主意识的去吻一个人。

    以前两人在交易期间时,他倒是也让她主动亲过他,但仅限于在他的威胁之下。

    心脏跳的快要炸裂开来,甚至不敢去看他,声音轻到不可思议,“晚安……”

    说完后,林宛白就扭头快速跑回去。

    直到门板被关上了许久,霍长渊还出神般的站在原地,似是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

    抬手摸了摸唇角,眉尾高高的挑起。

    打开防盗门,皮鞋蹬掉后,连拖鞋都不穿,直接光着脚走进了卧室里,也不洗澡,就那么四仰八叉的平躺在床上,片刻后,双手枕在了脑后,两条长腿交叠。

    朦胧的月色下,唇边一抹飞扬的弧度,无声的笑了出来。

    …………

    隔天早上,黑色的宾利在晨光里行驶。

    坐在副驾驶上的江放,每隔几秒就朝着后视镜望上两眼。

    从去接了boss上车开始,就发现了不对劲,一向冷漠的刚毅脸廓,今天却眼角眉梢都很柔和,而且沉敛幽深的眼眸深处似是蕴着淡淡的笑意。

    天!

    江放有些怀疑人生了。

    跟在boss身边这么多年,向来都是喜怒不形于色,随时随地都散发着让人不敢轻易靠近的气势,而现在,居然摸着唇角像是个傻小子一样独自笑?

    果然,谈了恋爱的人不能用正常人思维去理解……

    宾利抵达了霍氏,一路上职员们都在恭敬的问好。

    上了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霍长渊没有着急去开董事会,而是和助理江放一直待在办公室里,不准任何人打扰,神神秘秘的。

    靠在高背椅上,霍长渊正在若有所思的抽烟。

    往烟缸里弹了弹烟灰,他沉吟问,“江助,你确定这样管用?”

    “嗯!”江放脸上表情很确定。

    随后又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清了清嗓子,不自然的解释说,“咳,霍总,这方法其实我上大学的时候,给我以前的女朋友试过……”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国民校草别撩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大明小书生〕〔大龄皇后〕〔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末世之最强军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