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星教练〕〔绝地求生之诸神之〕〔八零神算俏军嫂〕〔都市之绝品杀手〕〔强势锁婚:墨少的〕〔重生之风华女将军〕〔无敌暴虐系统〕〔星祖的电影世界〕〔快穿之男神请到碗〕〔重生八零:军嫂小〕〔霍少的闪婚暖妻〕〔逆武丹尊〕〔王者荣耀之我是小〕〔总裁爹地:请疼我〕〔花式撩妻,总裁的〕〔主角清除系统〕〔天生无命魂〕〔王者荣耀之你是我〕〔101道伤痕:历少的〕〔猪样麒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35章,你看没看见我的衬衫?
    网,。

    第135章,你看没看见我的衬衫?

    似乎睡得很沉,逸出来的都是匀长的呼吸声。

    不过样子多少有些滑稽,两条大长腿都蜷缩在那。

    身上的被子已经垂落在地板上,而之前腰间只围着的条浴巾也是没了踪影,所以他此时就跟昨天晚上拉开浴室门时一样,只有那条平角裤。

    林宛白走过去,弯身想要帮他把被子捡起盖在身上。

    努力让视线不往他身上瞟,也尽量不触碰到他,可谁知被子刚盖上,一只厚实的掌心覆盖住她。

    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不知何时已经睁开,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他醒了?

    林宛白错愕的看着他,忙道,“呃,吵醒你了吗?如果你没醒的话继续睡……”

    说完,她却没有起身离开,因为霍长渊始终没有松开手。

    “霍长渊……”她提醒。

    霍长渊的视线仍旧一瞬不瞬,薄唇扯出三个字,“我难受。”

    “你怎么了?’林宛白紧张的问。

    “我真的很难受。”霍长渊重复这句,嗓音有些沙哑。

    林宛白看着他紧蹙的眉心,越发不解,直到他握着她的手一路往下——

    察觉到什么后,她瞳孔猛地一缩,心跳彻底乱了。

    都说男人早上会有那种反应……

    抽不回手,她只能蜷缩着,眼神闪烁间,听到喉结上下翻动的声音,好像沙哑的程度更加重了一些,“你帮我?”

    对于曾有过经验的林宛白来说,几乎秒懂了他这句话。

    洒满晨光的客厅里,好像都转换为了午后,是那种让人干燥的热。

    “……不行!”她直接摇头。

    “真的不行?”霍长渊紧握着她的手。

    “不行!”林宛白仍旧摇头,呼吸变慢,咬牙,“……要弄你自己弄!”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凝视了她半晌,见她始终不为所动,似乎是败下阵来,最终还是没有强求的松开了她的手。

    随即跃身而起,大步走向了浴室。

    林宛白松了口气,手心滚烫,隔着布料的那触感隐约还很清晰。

    看向玻璃门透出的剪影,朦胧的有着某种动作。

    她慌忙收回视线,不用想也知道他在里面在做什么,太污了!

    “嗯……”

    林宛白抱着叠好的被子走进卧室,就听见一声闷哼。

    她差点又和昨晚一样摔了跤,那声音简直像响在耳边的。

    他一定是故意叫的大声!

    林宛白待在卧室里,迟迟都不敢出去,害怕再听见不该听的,辣耳朵……

    直到过了半个多钟头,她才试探的推开门,只见浴室的门敞开着,而围着条浴巾站在客厅的霍长渊一扫之前的痛苦之色,看起来神清气爽的。

    右手握着手机,似乎正在给开锁公司打电话。

    林宛白进去洗漱时,特意扫了一眼,垃圾桶里好像多了几个卫生纸团。

    不像是昨晚,开锁公司没有拒单,而且还来得很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工具带的很齐全。

    林宛白也打开门站在门口,为霍长渊证实了身份后,小伙子动作非常麻利,开始拆除猫眼的进行开锁。

    “小宛!”

    忽然响起一声。

    林宛白闻声望过去,看到了正在上楼的燕风,手里拎着袋水果。

    她惊讶,张了张嘴,刚想开口时,对面传来了“咔哒”一声,然后是开锁的小伙子笑着对霍长渊在说,“好了,先生!”

    恰巧走上台阶的燕风,也是不经意的看了眼,然后表情顿住,“霍总?”

    霍长渊缓缓的回身,微点头,“燕先生。”

    “霍总是……住在这里?”燕风看了眼打开的门,不确定的问。

    “嗯。”霍长渊唇角扯动,淡淡的,“突然想换个环境。”

    燕风跟着林宛白进了屋,还始终皱着眉。

    林宛白主动打破沉默,“燕风哥,你手里拿着什么?”

    “别人给我从三亚空运过来的芒果,给你拿点尝尝,最近这两天很忙,一直没抽出时间过来,刚好今天去总队开会招新兵的事,刚好路过你这里,就给你送过来!”燕风将袋子放在茶几桌上,顿了顿,凝声问道,“小宛,霍总搬到了你对面?”

    “嗯……”林宛白点头,大致将原本房主把房子卖给霍长渊的事情说了下。

    燕风听后,意味深长的语气里带了丝嘲弄,“看来他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林宛白不知道怎么接。

    手机响起来,是燕风的,似乎是总队打来的,催促他去开会。

    燕风挂断后只好起身,只是走到门口时,还是停下了脚步,沉吟了片刻,“小宛,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你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林宛白张嘴,刚想说是,对面的门忽然打开。

    霍长渊已经换了一身,不是西装,是很充满生活气息的家居服,炭灰色的长裤,白色的针织衫,将他刚毅的五官线条都柔和了不少。

    眸光直接看向她问,“你看没看见我的衬衫?”

    “我哪知道……”林宛白脸上一热,慌乱的说。

    霍长渊眉尾一点点的挑起,然后慢条斯理的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说,“昨天晚上,我洗澡时不是脱在了浴室里?”

    “小宛?”燕风顿时看向她,眼神求证。

    “呃,昨晚他是在我家洗澡来着……”林宛白脸上已经通红一片,硬着头皮解释,“不过是因为他家水管坏了,所以借用我的浴室,后来忘带钥匙,就又在客厅沙发睡了一晚!刚刚你也看到了,有开锁公司的人……”

    燕风眼神已经变了几变。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就好像是一个兔子窝旁边,多了头危险的狼……

    手机再次催促的响起来,这回燕风没有接,而是皱眉匆匆对她说,“小宛,改天我们再说!有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最后一句,明显是说给霍长渊听的。

    燕风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道间,林宛白一个头两个大。

    霍长渊单手插兜,眉眼之间的神色很慵懒,唇角勾出浅浅的弧度,眸里闪烁的光亮就像是那种做坏事得逞的小男孩一样,“现在能给我找衬衫了?”

    “……找!”林宛白嘴角抽了抽。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重生空间:慕少,〕〔爱上阴间小娇妻〕〔我的微信连三界〕〔权路迷局〕〔后娘[穿越]〕〔皇后有旨:暴君,〕〔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英雄?我早就不当〕〔沈娴秦如凉〕〔一欢成瘾:慕少,〕〔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