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32章,难道是她污了
    网,。

    第132章,难道是她污了

    晚上吃饭在一家烤肉店,算是个老字号,人很多。

    燕风有提前定位,到了后,他们直接进了包房,长方形的桌子,中间塌陷一块,加入炭火后再放上炉箅子,很快就暖起来。

    服务员刚将菜上齐时,手机响起来。

    林宛白摸出来看了一眼,没有立即接,而是从座位上站起,“呃,我先接个电话!”

    燕风笑着点头,小家伙注意力已经被大片牛肉所吸引。

    “……喂?”出了包房,林宛白才接起。

    那边响起霍长渊沉静的男音,“你还没回来呢?”

    “……有事吗?”林宛白反问。

    “没事。”霍长渊淡淡,顿了顿,又问了句,“和燕风在一起?”

    “嗯……”

    “哦。”

    线路默了半晌,林宛白皱眉问,“没什么事我要挂了……”

    果不其然,刚说完这句,那边就已经抢先挂断了。

    林宛白回到包房,小家伙已经迫不及待的拿生菜包肉吃,塞的像是只小松鼠一样含糊不清:“小白,快点来次……唔唔,好好次!”

    腌制好的大片肉,烤到两面微焦,再用剪刀剪成小块,烤出滋啦的美味声响。

    林宛白光是看着都觉得饿,拿起筷子夹了块。

    蘸了调料还未等放嘴里吃,手机又响起来,再次掏出来,屏幕上显示的仍旧是霍长渊。

    林宛白咬唇,这回直接在桌上接起,压低声音问,“你有什么事?”

    “没事。”霍长渊和刚刚回答一样,“问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不知道……”林宛白盯着碟子里的牛肉,吞咽口水,“不跟你说了,我在吃饭!”

    这次挂掉以后,她已经想好了,如果霍长渊再打来电话的话,她就直接拒接或者静音。

    可是电话没有再打进来,而是进来了短信。

    霍长渊:“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霍长渊:“已经七点半了,还不回家?”

    霍长渊:“太阳下山了,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

    ……

    每个十分钟,手机就要震动一次。

    进来的都是短信,来自的也都是同一个人,不厌其烦的。

    林宛白看着手机里堆满的未读短信,不知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有耐心了!

    坐在对面的燕风,看出她皱眉对着手机,关切的询问,“小宛,怎么了,有恶意骚扰的短信?”

    “不是……”林宛白摇头,应该不算构成恶意骚扰,她顿了顿,“就是一个邻居。”

    她也没撒谎,霍长渊现在的确是自己的邻居……

    说话的空当里,又进来一条短信,仍旧是霍长渊发来的,内容相差无几。

    林宛白头开始疼。

    吃完饭从烤肉店里出来,上车后,她饱受煎熬的握着手机,“燕风哥,我今天有点不太舒服,改天再陪舟舟到江边放孔明灯吧!”

    “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感冒了?”燕风立即问。

    没有不高兴于她的爽约,反而只是担心她的身体。

    林宛白心虚的摇头,“没事,回去吃两个伤风胶囊就好了……”

    “好,那我先送你回去,早点休息。”燕风不疑有她的点头。

    一路上,燕风都在关切的问她,中间路过药店时,还差点停车。

    吉普行驶到老旧的住宅区楼下,林宛白解开安全带,摸了摸从后面伸过来的蘑菇头,“对不起哦,舟舟,说好了一起到江边放孔明灯……”

    “没关系哒,小白,你要照顾好自己!”小家伙摇头,一脸认真。

    见状,林宛白的罪恶感更深了。

    目送了吉普车离开,她转身扎进楼里。

    一口气爬上楼,刚掏出钥匙,对面的防盗门果然打开了。

    “回来了?”霍长渊双手插兜。

    林宛白感觉再好的脾气都想要炸了,咬牙问他,“霍长渊,你到底有什么事?”

    “不是说等我病好以后给我煮碗面?”换了居家服的关系,背着屋内的光,霍长渊淡漠的眉眼都看起来慵慵懒懒的。

    “……”林宛白握爪,继续咬牙,“就为了这个?”

    一碗面,不能改天?

    “嗯,我一直在等。”霍长渊煞有其事的点头。

    林宛白吸气,吐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甩动手里钥匙,“……我现在给你煮!”

    进门林宛白闷头直接奔向厨房,上次他买来的面条还剩下半捆,鸡蛋和葱花都有。

    她洗了手,一边打火,一边忍不住小声嘀咕,“真是搞不懂,怎么就老是一直要吃面条啊……”

    “因为想吃你下面。”

    霍长渊不知何时斜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接上这句。

    林宛白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继续煮面。

    头垂的有些低,然后脸一点点红了。

    话似乎说的没有毛病,难道是她污了……

    …………

    第二天休礼拜。

    林宛白起来的早,熬了锅汤装在保温瓶里,然后坐公车去找闺蜜桑晓瑜。

    自从她家搬出去以后,还没找机会去看一看。

    到了以后,有门卫守着,登了记才被放进去,桑晓瑜穿得很少站在单元门口等,见到她,一股脑的拉着她窜进电梯。

    林宛白每个房间都转了转,又到落地窗往外望了望,不得不感叹,“小鱼,你这里环境可真不错!比你给我看的照片还要舒适!”

    “哈哈,是呀!”桑晓瑜像是只捡了便宜的小狐狸。

    “小鱼,你记得对门那大姐吧?”林宛白坐下后,忍不住诉说起来,“她一家都搬走了,房子被人买了,你猜后来是谁搬来了?”

    “啊?谁啊?”

    “霍长渊……”

    桑晓瑜听后,眼神闪烁,“是吗,那好巧哦!”

    反应和林宛白预想的出入很大,以为至少会上蹿下跳的八卦,没料想这样平静。

    晚上一起吃了饭,林宛白才回家。

    爬楼梯的过程里,她耳边还回响起临走时,桑晓瑜在她耳边嘱咐的那句:“小白,你小心点哦!霍总没准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林宛白皱眉,很是困惑。

    难道是她那条大鱼?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的作用,回到家以后,林宛白还有些紧张兮兮的。

    尤其是夜色寂静,敲门声响起时,她整个后脊骨都绷紧了。

    “叩叩叩!”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