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手巫医:冥王宠〕〔亿万甜婚:老公,〕〔开个公司做游戏〕〔篮球界〕〔上门萌爸〕〔毒断天下〕〔嫁恶夫〕〔仙在大明〕〔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帝魔之剑〕〔我可能是一只假的〕〔诡秘三千藏〕〔一锅鲲鹏炖不下〕〔仙道隐名〕〔玩坏神豪系统〕〔道术达人〕〔奶爸的二次元入侵〕〔抗战海军连〕〔重生1980之强国崛〕〔春风盼君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24章,你是不是想挨揍?
    网,。

    第124章,你是不是想挨揍?

    林宛白脑袋里“轰”的响了声,慌乱的别过眼。

    小木屋外表看起来很小,但里面空间很大,不过没什么多余的东西,黑漆漆的。

    霍长渊将外套甩了甩,很多雨水滴落,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挂上。

    “我出去一下。”

    丢下这句,他就推门出去了。

    林宛白只好找了个角落席地而坐,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倒是也有过郊外露营的经历,但绝对比现在要好得多,现在她感觉完全像是在避难……

    霍长渊去的有些久,渐渐的,她有些坐不住了。

    手机也没电了,看不到时间,就更加显的漫长,视线里都是黑暗,外面只有不停歇的雨声,宛若被世界遗弃了一般。

    在她恐慌无限制蔓延时,门被人再次推开。

    林宛白神经绷紧,再对上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时,又瞬间安心。

    “你去哪儿了!”她起来迎上去,声音有些隐蔽的颤抖。

    霍长渊将门关好,扯唇说,“气温太低,不弄点东西取暖,不等明天早上咱俩就得冻死。”

    林宛白在他说完的同时,也看清楚了他手里拎着的铁桶,里面装满了些树枝和柴木。

    “我还以为……”她舔了舔嘴唇,还心有余悸。

    “以为什么?”霍长渊挑眉。

    林宛白看了看他,很快垂下眼睛,声音低低的,“以为你把我丢下了……”

    霍长渊眸光微动,里面深邃一片,“我不会丢下你。”

    林宛白怔住。

    简单的五个字无端的荡进了她的心口。

    霍长渊不知从木屋的哪个角落里,找出来些废报纸和宣传单,蜷成团的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再扔到铁桶里面。

    不过因为下雨的关系,树枝和柴木都是湿的,都很不好燃烧,他却难得非常有耐心的,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反复着动作。

    林宛白在旁边望着,不由想起了曾经在乡下时,他坐在小板凳上拿着扇子像是小孩子一样来回的扇……

    在第四次时,终于点燃了。

    火光从铁桶里窜出,整个木屋都似乎都被点亮了。

    不像是刚刚哪里都黑漆漆的,身旁的霍长渊很真实的存在,似乎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林宛白双手放在铁桶旁烤了烤,眼角余光扫到之前抱着的蛋糕盒。

    外包装有些湿了,她打开,将里面的蛋糕小心翼翼的取出来。

    很普通的奶油蛋糕的样子,上面点缀着几样水果,而且四周装饰出的奶油花朵大小参差不齐的,用红色果酱写出来的生日快乐四个字也有些歪扭……

    霍长渊拿出来,喉结动了动,“我还没有说,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林宛白说的很真切。

    拿起叉子,她叉了块放在嘴巴里,咀嚼两口咽下去。

    霍长渊立即问,“味道怎么样?”

    “……要说实话吗?”林宛白神情犹豫。

    “废话!”霍长渊沉声。

    林宛白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说,“呃,说实话不太好吃,奶油太甜了,蛋糕又太硬……”

    霍长渊闻言,脸色顿时沉下来。

    也拿起个小叉子,叉起了很大一块,然后表情有些不可描述。

    林宛白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再看看完全和店里大相径庭的蛋糕,有种大胆的想法在脑袋里闪过,她不确定的问,“霍长渊,这个……不会是你自己做的吧?”

    霍长渊的咬肌迸发了两下,然后硬邦邦的吐出来两个字。

    “不是。”

    将叉子直接丢在铁桶里,“不爱吃就扔那。”

    “没。”林宛白将蛋糕放回去,却是很仔细的重新合上,“只是吃的有些饱了,等明天带回去继续吃。”

    不管是不是,都是他的心意。

    彼此晚上燕风带回来的精致蛋糕,她更想留着细细品尝。

    霍长渊瞥了她一眼,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唇角小幅度的漾出抹弧度。

    蛋糕的话题结束,就只剩下火燃烧的声音。

    这漫漫长夜,又是在异地,孤男寡女的同处在一个小木屋里,尤其是他们两个已经结束了那种关系,到底是不自在的。

    林宛白开始时抱着膝盖坐在那,渐渐的,脑袋似乎往下沉。

    霍长渊侧过脸,“林宛白,你怎么了?”

    “没事啊……”林宛白摇摇头,动作有些迟缓。

    浑身都软绵绵的,不知道是不是铁桶烤过来的温度太高了,有些头昏眼花。

    “没事?”霍长渊整个脸都转过来,朝她伸出手,额头上传递过来的温度令他眉头拧出了个川字,“怎么这么烫!”

    林宛白睫毛颤动,好像被他这么一说,喘息间都喷着火。

    霍长渊手往下,摸了摸她的肩膀和手臂,温度全都是高的吓人,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已经开始反潮,仔细看,她颧骨和眼睛里都红的不正常。

    从出租车下来那会,林宛白就觉得冷,后来被雨水这么一浇,不生病才怪。

    现在唯一盼望着就是快点天亮,工作人员打开门后,好能回到酒店一头扎进被窝里……

    正迷迷糊糊这样想着,感觉身边有脱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

    林宛白看过去,顿时慌张起来,“霍长渊,你要做什么……”

    说话间,霍长渊身上的衬衫就已经脱掉了,精壮的上半身被映亮的火光直接描绘出来。

    然后又开始解皮带,再然后几秒时间就往下脱掉西裤,浑身上下只剩下了条四角裤……

    脱完自己后,他直接冲她伸出手。

    “你别过来!不要……”

    对林宛白来说就是魔爪,她双手抱住自己,低叫起来。

    可她哪里能抗衡的住霍长渊的力气,裹着的长毛衣被轻松扯掉,里面的t恤也被从下往上拽,比他刚刚还要快,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个文胸,“霍长渊,不要——”

    “叫够了没有?都发烧成这样,嗓门还这么大!”

    霍长渊沉声的呵斥,看着她一副要被强暴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你以为我满脑袋里就想那种事情?”

    “……难道不是?”林宛白咬唇反问。

    霍长渊似乎真的被气着了,牙齿磨动,“林宛白,你是不是想挨揍?”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杀神叶欢〕〔权路迷局〕〔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快穿:邪性BOSS,〕〔老夫少妻的互撩日〕〔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