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妖不成神〕〔雪舞阴阳花之聚灵〕〔超级学神〕〔葬仙天书〕〔冷面大叔的萌妻〕〔乔斯年叶佳期〕〔我把地球绑架了〕〔邪亦有道〕〔怪物乐园〕〔我不是杂鱼〕〔剑出天宝〕〔都市修仙之逍遥至〕〔龙套神帝〕〔诸天旅人〕〔冲喜妻主:病夫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独家私宠:国民老〕〔隐婚挚爱〕〔沈浪苏若雪〕〔山村小神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107章,伺候我
    网,。

    第107章,伺候我

    之后接连的两天,林宛白觉得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等第三天的时候霍长渊再拿出来睡衣,不管怎么威逼利诱她都不要穿了。

    吃过早餐,因为是礼拜天,林宛白也没太着急的收拾,等她出来时客厅里的霍长渊也刚好挂了电话,冲她扬了扬手机,“思年给我打电话,让你去趟医院。”

    “秦医生?”林宛白惊讶。

    之前她没有敢留秦思年的号码,害怕会触碰到他霸道的占有欲,现在这样的传达倒是挺滑稽。

    觉得好笑,不过很快又焦急起来,“他有说什么事情吗?是不是我外婆身体……”

    “应该是好事。”霍长渊打断她。

    白色路虎送到她到了住院部的楼下,似乎还有公事,霍长渊没熄火直接离开了。

    林宛白也不敢耽搁,一溜快步的往里走。

    的确是很好的事情。

    在医院长达一年多的外婆,竟被告知可以恢复的很好可以择日出院休养了。

    林宛白自然是盼望着老人能有一天出院,但更多时候也只当成奢望,为此她向秦思年前前后后求证了三次,都得到肯定的答案她才确信并不是玩笑。

    …………

    晚上外婆睡着以后,林宛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医院。

    窗台的手机放在挎包里时,划动了两下屏幕,有一条未读的短消息,以为又是些垃圾短信,没想到打开竟然是霍长渊发来的:“八点过来接你。”

    林宛白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她忙快步往电梯方向跑,每一个跳跃的红色数字都令她着急,终于抵达,几乎是第一个跨出去的。

    气喘吁吁的跑出大楼,那辆白色路虎竟然真的还在,夜色下像是只兽蛰伏在那。

    林宛白跑过去,距离近了不禁愣了愣。

    驾驶席上的霍长渊没有像往常那样叼了根烟在吞云吐雾,而是趴伏在方向盘上,沉敛幽深的眼眸阖着,似乎是睡着了,侧脸线条刚毅又俊朗。

    林宛白很轻的打开车门,还是吵醒了他。

    霍长渊坐起来,活动着颈椎,脸上疲惫的影子掩饰不住。

    林宛白的心脏随着他的动作起伏,声音讷讷,“抱歉,我手机一直放在窗台上没注意,刚看到短信……”

    “唔。”霍长渊掏出根烟。

    “你到了怎么没打电话?”林宛白咬唇,看着他点烟的动作。

    “手机没电了,充电器落在办公室。”霍长渊将兜里已经黑屏的手机扔在储物格里。

    林宛白咬唇更深了些,“那你怎么没直接上去啊……”

    “你两天没来医院,和你外婆应该有很多话聊。”霍长渊吐出口烟雾时,沉敛幽深的眼眸斜睨向她。

    “……”林宛白呼吸滞了半秒。

    有些不知名的东西,从心底细细密密的席卷上来。

    霍长渊抽了小半根烟,似乎精神了不少。

    将安全带重新系好发动着引擎,路虎亮起车灯,从医院的出口行驶出去。

    到了家,两人依次进浴室洗了澡。

    霍长渊裹着浴巾出来时,她正靠坐在床头,暖黄色的灯光在她垂着的眼睑下弯出两道阴影,嘴角轻抿,脸上表情隐隐有愁云。

    腰上一紧,林宛白被人整个捞了过去。

    视线里就是结实的胸膛,有水珠沾在上面。

    下巴紧接着被捏住,往上,就看到他蹙起的眉心,“不是说你外婆能出院了,好事,摆出张苦瓜脸做什么。”

    林宛白尴尬,她哪里有。

    在他眸光的凝视下,犹豫了几秒,还是说了出来,“外婆说出院后想去乡下住……”

    似乎是之前小长假回去住了段时间的关系,在得知能出院的消息时,外婆激动的同时和她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搬回乡下,而且似乎态度还挺坚决的。

    “如果老人很想的话,倒不如成全了。”霍长渊听后,面色沉吟,“不管是什么样的年纪什么病,心态最重要,你外婆应该很喜欢乡下的生活,那里空气好,对养病或许帮助也更大一些,而且老人这个年纪了,很多事情不如遂她的心愿。”

    在这样一番话说完,林宛白不由舔了舔嘴角。

    他们竟然在谈论这样的私事……

    似乎是见她没吭声,霍长渊又扯唇说了句,“不放心的话,可以从邻里间雇佣个熟人照顾,每天通电话,有什么情况能第一时间了解。”

    “嗯……”林宛白点头。

    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恐怕也只能这样。

    她不可能辞掉工作陪外婆一直待在乡下住,虽然她心里很想那样做,可是外婆也绝对不会允许。

    “哪天出院?”

    “下周五。”林宛白答。

    临出院还得做个全套的身体检查,确保无疑了才能放心出院,而且周五刚好请个小半天假,再陪外婆安顿两天,周一回来上班时间刚刚好不会耽搁。

    “嗯。”霍长渊淡应了声。

    随即沉吟了两秒,又重新扯唇说,“晚走一天,周六我应该没什么重要的行程安排,开车送你们回去。”

    “不用的……”林宛白立即摇头。

    “少罗嗦!”霍长渊蹙眉沉喝了句。

    “……”林宛白依旧很怂的缩着肩膀,只是抿嘴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再开口,“可是……”

    这次,霍长渊干脆用薄唇堵住她的嘴。

    一个并不深的吻,就足以让林宛白的身子柔软起来。

    唇齿被放开时,霍长渊已经撑着条手臂在她上方,极近的距离下,能在他黑色的瞳孔里清楚的看到一个小小的自己。

    林宛白咬唇,垂下的睫毛像是蝴蝶翅膀一样轻轻颤,“霍长渊,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我早就说过,只要你伺候的我高兴。”霍长渊俯低了些,灼烫的鼻息喷洒下来,带着几分促狭的意味,“如果觉得我对你好,那就好好伺候我!”

    最后一句说完时,眸色已经悄然转变,是她熟悉的欲念。

    林宛白红着脸别开眼,看到他将床头柜的抽屉拉开了,买来的小盒子都在里面。

    他指间夹了一个,倒出来几个铝箔包。

    用牙齿咬开后,却塞在了她手上,“伺候我……”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科举出仕(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