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医生在都市〕〔撩妻成瘾:法医老〕〔神帝争霸〕〔我的地下城没有问〕〔姥娘带我出马仙〕〔湮灭OBLIVION〕〔万古最强宗〕〔一个不一样的魔法〕〔女神的极品兵王〕〔凤凰于飞:公主不〕〔美漫里的小邪神〕〔基因战争之起源〕〔尚不知他名姓〕〔星云皓天剑〕〔至尊归元〕〔我家农场有条龙〕〔系统穿越:农家太〕〔神级修炼系统〕〔乱世盛宠:公子宠〕〔北冥密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93章,我有点疼
    网,。

    第093章,我有点疼

    电脑屏幕上,隐约映出她发呆的脸。

    林宛白低头翻了翻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日期,想到在机场遇到时他和燕风说去北京出差两天,算算昨天应该回来了……

    她想起他之前出差时,下飞机都会提前打电话让她暖被窝。

    从昨晚到现在,屏幕上除了一些软件的推送广告,没有任何未接来电和短消息。

    “小白,想什么呐,都下班了!”

    林宛白“啊”了一声,才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在收拾东西。

    同事递过来样用塑料袋包装的东西,接着说,“这是之前说给你带的水仙,还没开花呢,家里要是没有土,水培也行!”

    “好,谢谢!”林宛白接过。

    下班到医院里转了一圈,陪外婆聊了会天,她就早早回家了。

    冰箱里还有些青菜,她拿出来炒了炒,吃完后洗澡,发现时间也才刚刚过了八点。

    从浴室里出来时,路过镜子,锁骨下方垂坠的小钥匙在灯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

    林宛白抬手摸了摸,眼前浮现出霍长渊生气的眉眼。

    将妈妈留下的那本德译翻出来,太早睡不着,她找到标记过的页继续看,只是看着看着,她就觉得身上不停地往外冒冷汗。

    开始她只以为是有些凉,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可是却越来越难受,而且胃里疼得要命,连带着肚子也抽痛起来。

    掉落在地上,林宛白顾不上去捡,疼痛已经令她全身都开始痉挛,在枕头边摸了好半天,才将手机给摸出来。

    屏幕亮起时,她忽然不知道打给谁。

    脑海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人,竟然是霍长渊……

    似乎这样想,林宛白的手也跟着有自己意识似的,在电话薄里找到那三个字按下去。

    线路很快接通,她局促的舔着嘴角,“喂,是我……”

    “什么事,我在开会。”

    霍长渊沉静的男音,漠漠的穿透过来。

    林宛白尴尬,懊恼自己的冲动,再开口时声音都因为疼痛而开始发颤,“没事……”

    “没事你打电话!”霍长渊语气沉沉,似乎是察觉到了她这边的异样,很快又问了一句,“林宛白,你怎么了?”

    林宛白握着手机的手抖成了筛子。

    张了张嘴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发出了完整的声音:“我、我有点疼……”

    说完后,久久的没有回应。

    林宛白看了眼手机,发现不知何时没电黑屏了。

    无奈,她只好试图掀开被子下床,脚还未碰触到拖鞋,整个人就因疼痛滚了下去,像是小虾米一样缩成了一圈,眼前开始阵阵发黑。

    这样不知道多久,意识渐渐开始涣散。

    眼角缝隙最后闭合时,听到巨大的一声“砰”响。

    …………

    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白天了。

    林宛白木讷的环顾着周围环境,映出眼帘的全部都是白色,应该是在医院里。

    左手背上有轻微的针刺感,冰凉的液体在一滴滴注入。

    干涩的眼球转动了下,就看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仰视角度的关系,线条犀利的下巴上有新长出来的青色胡茬,不多,浅浅的。

    林宛白呆呆的喊,“……霍长渊?”

    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昨晚电话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眼前。

    霍长渊居高临下的俯视她,冷哼了一声,让她确定他是真实存在的,也瞬间明白是他送自己过来的。

    “我怎么了?”她还是很恍惚。

    “食物中毒。”有人回答了她,是站在另一端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应该是误把没开花的水仙当成大蒜使用了,导致了拉丁可毒素过量,昨晚送来时进行了洗胃,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似乎昨晚上从同事那带回来的水仙被随手丢在了桌子上,后来做饭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食材也放在桌子上,可能太过心不在焉,切葱蒜时没注意弄混了……

    怪不得,她昨晚吃蒜瓣时总觉得很怪,苦苦的。

    “还好发现的及时,毒素没有渗透到血液里,以后可得多加注意!”医生推了推眼镜,交代着,“洗胃后的三天里不要吃辛辣油腻和生冷的食物,以免刺激到胃粘膜,多喝点热水,还有两袋药挂完,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林宛白感激。

    医生点点头,随手记录了两笔离开了。

    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加湿器噗嗤噗嗤响。

    食物中毒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这样想,林宛白不由看向霍长渊,他还站在那,单手插着兜,看起来冷冰冰的。

    “我……”

    她刚开口,霍长渊便沉喝出声,“大蒜和水仙你都分不清?长没长脑子,蠢货!”

    林宛白舔了舔嘴角,无辜的看着他。

    霍长渊冷冷盯了她半晌,蓦地,大步走出了病房。

    脚步声很快消失,林宛白睫毛慢慢的垂下,心里难掩失落。

    半个小时后,病房门忽然被人“嚯”的推开。

    之前离开的霍长渊重新走进来,笔挺的裤腿随着他的脚步晃动,手里面多了个小拎袋,透明的餐盒里装着小米粥。

    林宛白愣了愣。

    她还以为他走了……

    看着他走到病床边,将餐盒从袋子里拿出来,然后是一次性的勺子。

    随即,林宛白的肩膀被他伸手捏住,看起来劲儿挺大的,但是一点没有弄疼她,竖起来的枕头被放到背后靠住。

    见他把椅子拉过来,她忙说,“我可以自己喝……”

    “闭嘴!”霍长渊呵斥她。

    “……”林宛白乖乖的合上。

    “张嘴!”然后,霍长渊又凶巴巴的开口。

    林宛白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的问,“到底是闭嘴还是张嘴……”

    “再废话?”霍长渊眯眼。

    勺子递过来时,林宛白连忙配合的张开嘴巴,暖暖的米粥从嗓子蔓延至火烧的胃里。

    霍长渊的动作很生硬,似乎是第一次般,中间好几次粥水都滴在了白色的床单上。

    终于一碗米粥全部喂完了,他感觉比签了几十份文件还累。

    豁然轻松的站起来,将餐盒和勺子都装在拎袋里,霍长渊准备走过去仍在垃圾桶时,垂着的右手被人轻轻攥住,声音低低,“那晚我真的只是生病照顾他……”

    o,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