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仙尊重生都市〕〔幸孕宠妻:夫人,〕〔帝少追缉令,天才〕〔贴身兵王俏总裁〕〔舞女与教授〕〔这个男人有点强〕〔正牌辅助装置〕〔透视天瞳〕〔无限气运主宰〕〔女总裁的贴身男秘〕〔快穿之还愿人生路〕〔迟少心尖宠,娇妻〕〔过妻不候:误惹危〕〔邪帝狂后:废材九〕〔校花的透视狂兵〕〔京门女侯爷〕〔萌妻来袭:大叔心〕〔朕的皇后是只猫〕〔没有谁,我惹不起〕〔一纸协议:总裁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87章,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
    第087章,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

    林宛白心跳加速。

    明明只是文字,却像是他沉静的男音响在耳边一样。

    林宛白小小喘息,在屏幕上面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复,“怎么了?”

    “你出来下。”

    林宛白在掌心里捏握着手机,想要装死。

    只是黑掉的手机屏幕没过多久,就再次亮起,字里行间透着威胁,“用我进屋里叫你?”

    “我马上!”林宛白快速回。

    看了眼熟睡中的外婆,她像是做贼一样轻手轻脚的从被子里爬出来,拖鞋都没敢穿,提在手里往外面走。

    室内黑暗,林宛白只能借由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

    等刚关上了门,面前就忽然多了道高大身影,将她整个笼罩住。

    林宛白很轻易地就能辨别出他刚毅的五官轮廓,轻声,“呃,你……”

    上面套了件衬衫,没有完全系上,看模样应该也是刚从床上下来。

    “睡不着。”霍长渊声音幽幽。

    “怎么了?”林宛白忙问。

    “床不舒服。”霍长渊又吐出一句,语气像是个小孩子。

    “……”林宛白默了。

    乡下她和外婆也许久都没回来了,家具都已经很老旧,卧室里的床架都有些松散了,而且像他习惯了睡高档的软床垫,睡上去的确会很不舒服。

    “那怎么办?这里不比城里,宾馆都没有的,倒是可以上邻居家里借住,可是这个时间太晚了。”林宛白轻轻皱眉,有些犯难,“要不然你一只只数羊?这个方法挺容易入眠的……”

    说到最后她声音越小,因为看到他抽搐的唇角。

    霍长渊插兜的手伸出来,精准的揽住她的腰,“你陪我睡!”

    林宛白还未张嘴,人已经被他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怕弄出动静来吵醒外婆,只敢小幅度的挣扎,这样对于霍长渊来说哪里有用。

    眨眼间,她已经被他拖回了房间并关上门。

    林宛白被扔在床上,床架立即发出“吱呀”的声音。

    拄着手肘起来,霍长渊已经脱掉了衬衫,下面也只剩下了一条单薄的四角裤。

    她被他重新给扑倒了。

    “不行!”

    “怎么?”

    林宛白躲着他薄唇,“这里没有那个……”

    “我带来了!”霍长渊勾唇一笑。

    随即伸手,将搭在床尾的西裤扯过来,从兜里翻出来好几个花花绿绿的铝箔包。

    借由着窗外微弱的月光,林宛白自然能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忽然想到白天他在车里时说的那句“因为想你,想要你”,脸顿时不争气的热了起来。

    霍长渊捧住她的脸,吻在她的嘴角。

    林宛白冲他摇头,“还是不要,不隔音……”

    “我轻一点。”

    “……”

    “等会你也小点声喊。”

    “……”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床架“吱吱呀呀”的声音。

    …………

    翌日,林宛白醒来时腰上还横着条手臂。

    想到昨晚,她害臊的扶额,尤其是触目可见的满地卫生纸团。

    准备将那条像铁一样的手臂从身上挪开,刚触到,耳边就响起他沉静的男音,“醒了?”

    “嗯。”林宛白点头,又问,“几点了?”

    霍长渊将旁边的手机举到她面前,按了下侧键时说了句,“你外婆已经醒了。”

    林宛白一听,顿时坐起来。

    悉悉率率的穿好衣服,她手脚并用的爬下床,把门打开条缝隙,贼兮兮的左右看了看,像是只老鼠般的窜到院子里,到门口绕了一圈,再重新往里面进。

    向上伸着懒腰,造成刚散步回来的假象。

    外婆端了杯热水出来,惊讶,“小白,你几点起来的?”

    “呃,七点多吧……”林宛白含糊的回。

    “七点多?”外婆闻言,语气更惊讶了,“我记得我好像是六点四十起来的,炕头上就没有你了。”

    林宛白不自然的扒了扒长发,支吾,“是么,也可能是六点多吧……”

    “咳,我去准备早饭!”

    找了个理由,她想快速逃离现场。

    只是没走两步,外婆在后面又叫住了她,“小白,想着等会吃完饭去药店买点耗子药,昨晚我好像听见有耗子在一直叫。”

    哪里是耗子,明明是床呀!

    “噢……”林宛白脸憋红的快要爆炸。

    抬起眼,看到对面卧室门不知何时打开了,霍长渊正双手插兜的倚靠在那,刚毅的五官轮廓上难得出现慵懒的一面,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唇角上扬。

    林宛白脸更加红,路过他身边时跺脚,“不许笑!”

    背后,霍长渊故意笑出了声。

    早饭吃完,外婆果然催促她去买老鼠药,顺便带霍长渊四处转转。

    到了药店时,老板给拿了老鼠药,接过来霍长渊特意询问药效怎么样,能不能将老鼠给毒死,林宛白又羞又窘,给了零钱便拉着他匆匆出来。

    走回来的路上,林宛白带着他绕了一圈,河水清粼粼的。

    在草地没走那么几步,鞋底就会沾上层软泥巴,看到他程亮的皮鞋尖蒙上的一层污渍,她忍不住轻声问,“霍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撵我?”霍长渊斜睨向她。

    “呃,不是……”林宛白尴尬。

    只是觉得他在这里有诸多的不适应,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不搭调。

    霍长渊轻描淡写的语气,“跟你一起回去。”

    “啊?”林宛白听后吃惊,“那你不用工作了么……”

    虽然说是在放十一小长假,但从她跟着他以来,似乎他始终很忙,没有真正能停歇下来的时候,哪怕是上次打包她一起飞去美国,也都是有公务在身的。

    霍长渊从兜里掏出根烟,扯唇时正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工作是永远忙不完的,正好歇一歇,权当是度假了。”

    来乡下度假?

    林宛白看了看远处错落不一的小平房,现在的有钱人,是不是都有点神经病的……

    霍长渊弹了弹烟灰,忽然蹙眉说了句,“别再叫我霍先生。”

    “……”林宛白面露困惑,那叫什么?

    “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霍长渊扯了扯薄唇。

    白色的烟雾掠过他刚毅的五官,让他的轮廓看上去更为梦幻。

    “噢。”林宛白温顺点头如小鸡啄米。

    只是垂下眼睛时,心脏不免跟着悸动了下,似乎他曾说过除了父母自己是第一个敢连名带姓叫他的人。

    偷偷看了他一眼,在心里小小喊了声。

    霍长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