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暖婚:傲娇总〕〔盛世大明〕〔神通渡世〕〔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夺命毒医〕〔帝君的火爆妖后〕〔以你为名的希望〕〔仙藏〕〔八零军婚甜蜜蜜〕〔楚门骄探〕〔我的成就有点多〕〔一抹柔情倾江南〕〔我的极品美女老板〕〔我独仙行〕〔通天剑匣〕〔诡秘之主〕〔汉末之奇谋〕〔生存的价值〕〔相濡以沫总裁老公〕〔拐个王爷乱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83章,妖精!
    第083章,妖精!

    燕风搀扶着林宛白一路走出俱乐部。

    门外夜风吹上来,她却反而往他怀里靠的更紧,眼睛似乎已经闭上了,只有睫毛在轻颤,霓虹灯下脸上有两坨不太正常的潮红。

    喊了她两声,始终没有回答,只是垂着的两只手紧紧的握成拳。

    燕风皱眉,只以为她是酒劲上来了。

    不由加快了些脚步,走到了泊车的位置,打开副驾驶,将她小心翼翼的放进去,正往身上绑安全带时,忽然传来一阵车身相碰的“刺啦”声。

    燕风回头,果然车后身被碰到了。

    紧接着,从宾利上下来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看起来很精英白领的模样,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先生,倒车时不小心刮到您的车了!”

    燕风只好大步走过去,跟着一起检查了下后车身。

    并不是很严重,刹车踩的及时,只是蹭到了浅浅的一层漆。

    等着拍照处理完,燕风再绕回车头,副驾驶上的林宛白却不见了。

    …………

    霍长渊将油门踩到底,两边的霓虹飞掠而过。

    被安全带绑再副驾驶上林宛白,已经歪头朝他依偎了过来。

    他伸手刚刚推开些,下一秒,她又重新缠上来,而且还要更紧,抱着他的手臂,隔着西装外套用脸在上面乱蹭,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霍长渊喉咙越干,火就越大。

    一想到若不是他刚巧出现在俱乐部,她就跟着燕风走了!

    只要稍稍迟半步,现如今她的这副模样就会出现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越是这样想,心里的火直顶到脑门,突出的咬肌像是弹簧般弹起收缩。

    挎包里的手机在一遍遍的震动。

    霍长渊翻出来,看到上面显示的“燕风”唇角冷哼。

    长指点在红圈上面直接挂断,他瞥了眼她,还是随手发了条信息过去。

    林宛白这会儿身体快被火烧开,满脑的混乱。

    只知道凭着本能,半个身子都贴向他,才会让那股热浪稍稍减退一些些。

    身体柔软的触感最为明显,霍长渊手握紧在方向盘上,手背上因为隐忍而青筋突起。

    左右看了看,将车压着双黄线开向了斜对面的星级酒店。

    路虎直接横在了酒店门口,霍长渊下车将她拦腰抱起,车钥匙丢给了门童,便大步往里面走。

    “滴!”

    门卡刷开,霍长渊踢开套房里间的卧室门。

    林宛白被扔到床上,像是虾米一样蜷缩,等他单膝跪在旁边,又立即像是在车里一样,顺着他的手臂往上贴,脸上的潮红似乎更严重了些。

    像是之前那样,她低低重复,“燕风哥,我真的很难受……”

    “你喊谁!”霍长渊阴鸷的问。

    “……”林宛白垂着眼睛,像是没有听见。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里骤然黯了,狂躁的扯掉领带,一拳头砸在她的耳侧。

    然后用拇指和食指将她下巴掐起来,嘴角都因为用力挤压的有些变型,怒火更旺,他几乎是磨着牙质问,“林宛白,我是谁!”

    林宛白被逼着迎上他视线,可意识依旧是不清楚的。

    眼睛里呈现的都是迷离,根本分辨不清面前的男人是谁,只是在一遍遍舔着嘴角,满脸涨红的双手试图去抱他的腰。

    “林宛白,我问你我是谁!”

    霍长渊拂开她的手,仍旧执拗这个问题。

    林宛白被他摇晃着身子,睫毛颤动,潜意识里还是回答出来,“霍长渊……”

    语气这样霸道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这三个字一出,霍长渊紧绷的唇角顿时舒缓了不少。

    林宛白此时似乎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主动往他怀里钻,像是小猫一样手扯在他的衬衫上,仰着头努力寻找他的薄唇。

    不同于第一晚,那时她还很青涩。

    闯进他的房间时,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可现在不同,已经能够轻易挑起他所有的兴致。

    霍长渊胸膛的肌理顺着呼吸不断起伏,毫无节奏可言。

    他咬在她耳边,“妖精!”

    这一整晚上,都没有个安生。

    …………

    第二天早上林宛白醒过来。

    浑身哪哪都酸疼,尤其是腰和腿,眼角余光里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裹着薄被慢慢坐起来,她有些茫然的望着四周,昨晚很多零碎的画面也渐渐往脑袋里涌,这种经历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环境也不算陌生。

    遮光的窗帘没有拉,只有白色的纱幔,那里矗立着一道身影,晨光铺在上面,很高。

    只围着条浴巾,倒三角的身形,光线的关系有些看得不是很清楚,想到昨晚从俱乐部里和燕风出来……

    林宛白垂下眼睛,声音有些闷,“燕风哥……”

    燕风是她藏在心里多年的男人,若是可以,她当然很庆幸是他带走了自己。可她现在跟了霍长渊,若是这样的情况下再跟燕风发生了关系,那她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

    “你想死?”

    阴冷的男音陡然扬起,似是有飕飕的冷风往被子里钻进来。

    林宛白浑身都哆嗦了下,却反而心里面炸开惊喜般的抬头望去,“霍长渊?”

    霍长渊冷冷的转过身,沉敛幽深的眼眸像是把锁似的揪住她不放,咬肌迸出来,“如果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试试?”

    林宛白已经裹着被子从床上爬下来。

    直到走到他跟前,高大健硕的身躯和刚毅又不失粗狂的五官全部映入眼瞳,以及空气中的烟草味道,似乎都逐一向她确定着此时的人是他没有错。

    林宛白咽了咽,还是不太确定,“昨天晚上……是你?”

    “怎么,很失望?”霍长渊手里的烟卷掐出痕迹,沉喝,“那你还敢想是谁!”

    “真的是你?”林宛白眨眨眼睛。

    她像是没有看到他脸上的怒气,神色里竟然露出了欣喜之色。

    霍长渊不由蹙眉,在她殷切的目光里点了下头。

    林宛白从醒来后心里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松了,甚至过于小小激动的伸手握住了他的,而也同样因为这个动作,裹在身上的薄被也徐徐坠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巨星萌妻:总〕〔与鬼同眠:鬼王,〕〔独宠娇妻(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爱已入骨,情难断〕〔地表最强狐狸精[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