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国际制造商〕〔万域之王〕〔最强商女:韩少独〕〔女总裁的极品狂兵〕〔暗刀少侠的飞船与〕〔魔翼枪王〕〔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宠小萌妻〕〔天才毒妃:魔君别〕〔狂拽小妻:总裁大〕〔甜婚蜜令:权少宠〕〔第一狂妃:废柴三〕〔我的美女特工老婆〕〔霍少的闪婚暖妻〕〔剑帝龙尊〕〔老公死了我登基〕〔校园狂少〕〔我叫科莱尼〕〔绝色总裁是我老婆〕〔带着仙葫混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79章,我很喜欢
    第079章,我很喜欢

    最后三个字,像是敲在心上。

    林宛白呼吸颤了颤,以为自己惹到他,很紧张的观察了下,见他眉宇间没有不悦的迹象,只是眸色有些深,像是古井一般。

    手被他忽然扯住,整个人都趔趄的带过去。

    因为力道和姿势的关系,林宛白像是只小狗一样蹲在他面前。

    想要站起来,额头被他用食指点了下,就轻易的按回去,而他的脸就近在咫尺,距离拉到了一个极度暧昧的位置。

    霍长渊气息拂向她,“就一句生日快乐完了?”

    林宛白有些局促了,“我去给你煮完生日面?”

    “已经吃过了。”霍长渊硬邦邦的。

    “呃。”林宛白想了想,纠结的问,“那要不然我给你唱首生日歌?”

    “黄梅戏版?”霍长渊眉尾上挑。

    “不是……”林宛白尴尬。

    她只是会唱几段黄梅戏,生日快乐歌倒是没练过……

    霍长渊唇角一抿,近距离的凝视了她半晌,双腕有些泄了气的垂在膝盖上,“真的什么都没准备?”

    如果没记错的话,江放在车上提醒是一周前了。

    这么多天,怎么着也够准备时间了。

    每年生日送礼的人很多,霍长渊大多不屑一顾,有的甚至好几年搁在库房里都没拆开过,不知为何,今年特别想要收到她的东西,这种期待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嗯……”林宛白点点头。

    见他脸色很臭,小心翼翼的补上了句,“不好意思。”

    “算了!”霍长渊又重复了遍,只不过比先前更沉一些,然后蓦地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恶狠狠的冲她丢下句,“洗澡睡觉!”

    林宛白不争气的缩了缩。

    总觉得,等下在床上他不会轻易放过她。

    吁出口气,林宛白也跟着站起来,只不过位置的关系,她旁边是茶几桌,藏在后面的挎包硌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被挤出来,不算大的“哐当”一声。

    怕被他发现,忙回身去捡。

    可是已经来不及,霍长渊已经长臂一探,“这是什么?”

    “呃……”林宛白支吾。

    霍长渊掂量着手里四四方方的盒子,比巴掌稍微大一点,因为是用棕色的牛皮纸包着的,也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猛地想到什么,浓眉高挑,“礼物?”

    林宛白没有吭声,脸上神情窘窘的。

    事已至此,只能看着他将牛皮纸给一层层撕开,心脏也因为紧张而砰砰直跳。

    盒子打开后,里面是把电动剃须刀。

    霍长渊扬起手时,同样扬起的还有尾音里的愉悦,“不是说什么都没准备?”

    林宛白睫毛颤了颤,有些尴尬的嘀咕,“刚才江放提的袋子里都是名牌,我还看到了车钥匙,这让我怎么好意思拿出来……”

    她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给他买礼物。

    打电话给闺蜜询问,推荐了打火机或者剃须刀,前者的话送起来太暧昧了,所以才选择了后者,午休时她省去了吃饭的时间跑商场里买的。

    林宛白说完抬头,恰巧撞进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里。

    此时里面依旧很深邃的像是古井一般,可又多了几丝罕见的光亮,那光亮太陌生也太过夺目,让人忍不住探究,又莫名的沉陷。

    林宛白别过眼,有些乱了心神。

    她佯装镇定的站起身,试图转移话题,“这是个国产的牌子,我从来没买过这种东西,也不懂,店员帮忙推荐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说着,伸手想要跟他讲解一下功能。

    只是手指尖都还未触碰到,就被他猛地躲开。

    “别动,我的!”

    霍长渊蹙着两道眉,半个身子都侧过去。

    林宛白微怔,似是没料到他会这样大的反应,张了张嘴,就看到他将剃须刀紧握在手里,已经往楼上走,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而上楼的脚步声中,他始终低着头。

    洗完澡,林宛白躺在枕头上没多久,就被他扯过去压在身下。

    当他的吻落下来时,她也一并跟着融化了。

    撕开的铝箔包被丢在地上,霍长渊眉眼俯低,“叫我的名字。”

    “呃,霍长渊……”

    林宛白舔了舔,温顺的照做。

    只是因为他说自己是第一个,总觉得舌尖都打颤。

    霍长渊眸色更红了些,“再叫一遍!”

    “霍长渊……”

    “继续!”

    “霍长渊……”

    …………

    第二天早上,林宛白醒来时依旧腰酸腿疼。

    嗓子也有些哑哑的,昨晚上被他命令着记不清喊了多少遍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恶趣味,只记得每喊了一次,他眸色里的红就更盛一些。

    用凉水洗了把脸,毛巾挂回时她吃了一惊。

    昨晚她送的剃须刀摆放在盥洗台上,而原本的竟被丢在了垃圾桶里。

    林宛白视线来回移动,还是不敢置信。

    若是她眼力没错,他原本的剃须刀是进口的,价格上要比她的贵上很多……

    下楼时,黑色的宾利依旧早早停在楼下。

    高峰期车行稍微缓慢些,一路上没有闲着,前面的江放手里拿着文件和pda,恭敬的像霍长渊汇报着接下来一整天的行程和安排。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霍长渊的手始终摩挲在下巴上。

    没有胡茬,干干净净的。

    林宛白想到丢在垃圾桶内的进口剃须刀,慌乱的移回目光,扭头向窗外。

    到了公司写字楼,江放替她拉开车门,说了声谢谢准备离开。

    “等等。”

    霍长渊忽然叫住了她。

    林宛白疑惑,停下动作回头,“……怎么了?”

    霍长渊不语,而是朝她靠过来上半身,五官逐渐在彼此眼中放大,然后,毫无预兆的吻住了她。

    没有多热辣多缠绵,更像是蜻蜓点水。

    动作也很迅速,以至于林宛白都没有反应过来。

    霍长渊已经坐回了身子,薄唇扯出一个很小的弧度,“我很喜欢。”

    黑色的宾利缓缓行驶而去,没多久,就汇入在车流中分辨不清。

    林宛白眨巴眨巴眼睛,下了车后就一直红着脸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虽然知道他嘴里说的“喜欢”指的是什么,但实在是太像恋人之间才有的互动。

    天,她在发什么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快穿:邪性BOSS,〕〔杀神叶欢〕〔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贴心萌宝荒唐爹〕〔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婚心动魄:神秘人〕〔宠妻无度:火爆总〕〔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