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惊婚:总裁掌〕〔甜妻狂想娶:老公〕〔将军夫人在种田〕〔早婚晚宠〕〔绝品野医〕〔护花狂兵〕〔最强小神医〕〔狩妻狂魔:世子妃〕〔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泰山压顶〕〔[综英美]App不能拯〕〔我叫莫里森〕〔异世痞仙〕〔鹰啸长空〕〔绝世神医〕〔猎人之面子果实〕〔巫师纪元〕〔帝国大叔霸道宠〕〔兽世修仙:当神棍〕〔帝国总裁深深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77章,我妈妈教的
    第077章,我妈妈教的

    包房里都是喊麦声,手机响起来时候,林宛白一直到走廊尽头才接。

    听线路那边似乎是刚刚结束工作的样子,有文件合上的声音,“医院还是家,我去接你。”

    依旧是这样直截了当的诉求。

    林宛白咬咬唇,“恐怕不行啊……”

    “原因!”霍长渊沉声。

    “今天部门同事聚会,现在吃完饭过来唱k……”

    “还有多久结束?”

    “现在刚到这边,至少也得十一点吧!”林宛白看着表回答完,顿了顿,“大家玩得都挺高兴,现在走似乎不太合适,而且这是我来公司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要不我明晚再过去?”

    以前下班就要赶去pub兼职,周末时间也排的满满当当,任何聚餐活动她都从没有参加过。

    这次终于赶上了,她不太想中途离开。

    霍长渊听后并没有说行或者不行,只是默了两秒,问,“哪个ktv?”

    “江边靠友谊宫那家。”林宛白老实回。

    “知道了。”说完这句,霍长渊就挂了电话。

    林宛白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应该算是同意了吧?

    耸了耸肩,她重新回到包房里,已经有同事唱嗨了,光脚跑到茶几桌上扭腰摆臀。

    林宛白跟同事学会了一个摇骰子游戏,玩得很是起劲,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刚刚上洗手间的主管,容光焕发的,“各位,你们快看谁来了!”

    说着,激动向旁边侧身,矗立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林宛白不由呆了呆。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永远不淘汰的两个颜色,身上唯一的装饰品大概就是手腕上的精工手表。

    刚毅又不失粗狂的五官轮廓异常硬朗,眉眼间仿佛总带着几分旁若无人的味道,让人不敢随意接近,却又散发着独特的冷漠魅力。

    “啊!霍总!”

    已经有人忍不住小小的低叫出来。

    因为和霍氏有合作案,又是他们部门负责,没有人不认识霍长渊。

    主管本来就喝了酒,这会儿更加激动了,“真是无巧不成书!碰到霍总也在这里,而且还愿意赏脸过来咱们这儿坐!”

    林宛白手里的骰盅还没放下,就被人挤到了沙发的另一边。

    而霍长渊已经是被众星捧月一般的被迎到了最中央的位置,主管殷切的坐在旁边,拿着酒瓶和玻璃杯伺候。

    “酒就不喝了,开车。”霍长渊摆了摆手。

    “好,那霍总喝点饮料!”主管忙道。

    未等吩咐,已经有女同事争前恐后的将饮料杯递过去。

    霍长渊扯唇,“谢谢。”

    很淡淡的两个字,却足以令女同事红了脸。

    林宛白扫了眼全部围绕在沙发旁谄媚的女同事们,忽然心里面有一丢丢的不痛快。

    谁说红颜祸水的?

    霍长渊眸光淡淡掠过,说了句,“我来了大家别拘束,你们继续!”

    这样的话说完,包房内才重新热闹起来。

    “还谁没唱歌呢,赶快去点一首!”

    “小林是不是还没唱呢?”

    见麦克风递向自己,林宛白忙摆手,“我就算了吧,不太会唱……”

    “别啊,你看大家都唱过了,就你一首还没唱呢!”主管还以为她是放不开。

    这边视线都聚集过来,霍长渊也斜睨过来,带着几分揶揄的语气,“我也觉得还是算了。”

    之前有在他面前唱歌的经历,所以这样说倒也无妨。

    只是看着围绕他旁边女同事配合的娇笑声,莫名的,林宛白忽然有些在意。

    像是跟谁置气,她接过了麦克风,“我其实会唱戏……”

    “戏曲?”主管惊讶。

    “这里好像还真有黄梅戏!”

    那边已经有好事的同事帮她点了个《谁料皇榜中状元》,并且还给优先了。

    是女驸马里面比较耳熟能详的选段,前奏响起,林宛白后悔已经来不及,只好跟着屏幕唱:“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呐,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原来纱帽罩哇,

    罩婵娟呐……”

    一曲结束,包房内安静。

    林宛白有些尴尬,以为和上次一样。

    回头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震惊般望着她,不知是谁先鼓了掌,随即便是啪啪连成片。

    “小林,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两下子!”

    “呃,献丑了……”

    林宛白还从未被这样受瞩目后,忙将麦克风丢给同事,坐下时,偷偷朝着霍长渊的方向看了眼,见他沉敛幽深的眼眸也正凝着自己,吓得忙又别开,心上却烫烫的。

    …………

    结束离开时,林宛白磨蹭到最后一个走。

    从玻璃门出来,果然看到白色路虎停在那,她走过去拉开车门。

    霍长渊发动车子,沿着主干道行驶了两三公里,忽然打了右转向灯,没多久停下来,视野里是浩瀚的江边,还能看到亮着灯的江桥。

    林宛白不解,正想问时听见他说,“把刚刚那首黄梅戏,再给我唱一遍。”

    “在这儿?”她惊讶。

    “嗯。”霍长渊点头。

    林宛白皱眉,等了半晌,见他仍旧一副耐心等待的样子。

    舔了两下嘴唇,她到底还是扭捏的开口,“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为了多情的李公子,夫妻恩爱花儿好月儿圆呐……”

    后面拉长的尾音,吞没在霍长渊突如其来的吻里。

    松开时,他的额还抵在她上面,眸色深深,“谁教你的?”

    “我妈妈教的……”

    “嗯。”霍长渊喉结动了动,逼视着她,“以后只许唱给我一个人听。”

    林宛白皱眉于他无时无刻的霸道。

    “听见没!”霍长渊沉声。

    “听见了。”她忙温顺。

    林宛白见他没有坐回的意思,依旧半个身躯压制着她,而且伸手打开了储物格,从里面拿出个小盒子。

    她视线盯在盒子上,咽了咽,“……你做什么?”

    “你说呢。”霍长渊挑眉。

    “我不知道……”林宛白摇头。

    霍长渊从里面拽出铝箔包,“车震。”

    车、车震?

    林宛白睁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神棍小村医〕〔大明小书生〕〔爱你纵使繁华一场〕〔都市易传录〕〔重生盛宠:总裁的〕〔天价宠妻:总裁夫〕〔阴间神探〕〔我的极品美女姐姐〕〔位面电梯〕〔顾轻舟司行霈〕〔倾城娇女:将军,〕〔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