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荣耀之王〕〔国术武灵系统〕〔穿越:凤起狂魔〕〔飘凌界〕〔聊斋崛起〕〔武尊:庄不凡〕〔重生玩转八零年代〕〔极品公主:暴君,〕〔天才萌宝腹黑娘亲〕〔天工柱国〕〔大明之崇祯大帝〕〔晋颜血〕〔叫我创界神〕〔都市之狂兵归来〕〔绝品道医在都市〕〔天赐追命星〕〔沉默之王〕〔蜜宠不休:二婚总〕〔温水煮大明〕〔盗神之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74章,起来!和我做!
    第074章,起来!和我做!

    燕风虚揽着她的肩膀走出舞池,有风度又不失分寸。

    林宛白每走一步,都被霍长渊紧紧锁在视线里,水晶灯的光束打在他轮廓刚毅的脸上,眉眼间的神色看上去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她心里莫名坠了坠。

    忽然想起之前和异性接触,都会让他不爽。

    沁出些汗的手指攥了攥,身旁的燕风放开她的同时却伸出了手,“霍总!”

    “燕先生。”霍长渊回握。

    随即,上前了一步,不留痕迹的将她扯到了自己身旁。

    林宛白还未反应过来,有些怔愣的看着二人。

    燕风见状,笑着解答她的疑惑,“我有几个做军需供应方面的朋友,和霍总关系不错,所以一起的饭局上有过几面之缘!”

    “我的女伴燕先生认识?”

    霍长渊视线在两人身上淡淡掠过,似是不经意的问。

    “女伴?”燕风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笑了笑,“我们是老相识了。”

    “哦?”霍长渊慢慢挑起眉峰。

    沉敛幽深的眼眸一转,忽然斜睨向她。

    眸色深得看不真切,那样紧盯着她,里面却又像装着一团火,“舞跳得不错。”

    “……”林宛白心尖上一抖。

    燕风顿了顿,也同样问,“霍总,你们又是什么关系?”

    林宛白忽然摇摇欲坠,心脏像被翻转了过来。

    眼睛一瞬不瞬的望向霍长渊,她甚至很想扑过去捂住他的嘴,可是不能,所以只能用眼神向他说着不要,甚至还带了一丝的恳求。

    不要……

    霍长渊像是没有看到,慢条斯理的扯着唇角。

    “我们……”

    有人忽然走过来,打断了。

    是奔着燕风的,黄皮肤说的也是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

    燕风面上露出歉意,“抱歉,我有事得过去一下!”

    看着燕风挺拔的背影消失,林宛白僵硬的身子得到了松缓。

    可下一秒,心里还是如同被塞进整个鲜山楂,酸的隐隐发抖,因为即便刚刚没有说出口,霍长渊的存在也提醒着她自己此时的身份。

    暖床、随叫随到……

    林宛白垂下头,连血液都仿若有了生命地失魂落魄起来。

    她没有看他的黑眸,声音低低,“我累了,可不可以先回酒店……”

    …………

    林宛白感到很意外。

    因为在她提出来离开,霍长渊竟没有否决。

    一步步直到走出了宴会厅,她还下意识的回头,怕是他追过来将她拽回去。

    她实在是无法再在里面多待一秒……

    出了大楼,林宛白没有等taxi,提着裙摆沿着路边一直走。

    周围都是陌生的异国环境,擦身而过的也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没有情绪会被人察觉,她脸上终于可以再无顾忌的露出惆怅之色。

    不知这样走了多远,手机震动起来。

    林宛白举到眼前,上面显示了一串号码,依旧是没名字也能烂背于心。

    这次无法再逃避,她只好接起来。

    “小宛,你走了?”

    “嗯。”林宛白声音很轻的撒谎,“我香槟有点喝多了,所以先回酒店休息……”

    “怪不得!走也不说告诉我一声,以为你又要开始躲我!”

    “刚刚在宴会上场合不方便,现在不打算跟我说说你这一年都跑哪里去了?家也搬了,手机号也换了,说你是个狠心的小丫头还真没错!”

    隔着手机线路,林宛白提着裙摆的手指扭得颜色泛青。

    在他一句句浑厚而温柔的数落声里,她眼里泛起一种雾蒙蒙的神色。

    等那颜色渐渐转了红,林宛白忍住哽咽,像是和他不在一个频率,“军刀坏了……”

    线路那端的燕风顿了顿,然后很温和的笑了,“傻丫头,坏了可以修,或者再送你一把。”

    “我也很想……舟舟。”

    林宛白这句话说的很慢,尤其后面的停顿。

    “好。”燕风笑着说,“我会转告他。”

    林宛白说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我手机快没电了,改天再说吧……”

    放下手机,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没过多久,手机再次震动,霍长渊三个字叫嚣在屏幕上面。

    “在哪儿!”

    接起来,他的声音也一样叫嚣进来。

    林宛白随口回,“我在酒店……”

    “套房我整个都翻遍了,你隐身了?”霍长渊声音沉沉。

    林宛白见隐瞒不了,只好环顾了一圈四周,却忽然茫然了起来,东南西北都有些无法辨认,“我好像迷路了……”

    霍长渊默了片刻,才又重新开口,“你周围都有什么!建筑物,标识都可以!”

    林宛白还是很茫然,“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个公园……”

    “原地等着我!”

    林宛白想说不用,她可以到路边等辆出租车,却已经被挂了电话。

    有了他的命令,她不敢再往前继续走,只能提着裙摆到旁边的长椅上坐着等,可能是显眼的穿着和又是东方人的关系,路过的人会多看她两眼。

    霍长渊过来时,有两个流气的少年正朝她吹口哨。

    他下车,二话不说的扯住她胳膊,一股脑的塞进车里面。

    一路上无言,回到了酒店,霍长渊走在前面用房卡刷开了门。

    打开灯,进到卧室时才停下脚步转身,影子被灯光笼罩的异常高大,居高临下的目光凝向她。

    “你和燕风怎么回事?”

    他开口时,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平和的就像窗外的月色。

    林宛白慢慢抿起嘴唇,咽了口唾沫,“就像是他说的那样……”

    “老相识?”霍长渊重复这三个字。

    “嗯……”她很低的点头。

    林宛白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默默地绕到大床的另一边,“我想睡觉了。”

    霍长渊见她连衣服都没有换,直接蒙着被子躺在了床上,半边脸都埋在枕头里,垂着的睫毛在眼睑下面心事重重的弯出两道阴影。

    好半晌,一动不动的,似是真的睡着了。

    霍长渊沉默的站在原地,如同审判般的薄眯着眼睛叮嘱她,却像是风雪中的泰山一样沉稳。

    蓦地,他大步上前,粗暴的一把扯开了被子,“起来!和我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后娘[穿越]〕〔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杀神叶欢〕〔霸道帝少请节制〕〔隐婚甜宠:大财阀〕〔军婚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