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哑小姐,请借一生〕〔重生之天尸有毒〕〔医路风云〕〔腹黑BOSS抢萌妻〕〔田园三宝:萌夫萌〕〔军长家的小娇妻〕〔一订成婚:总裁BO〕〔生死突击〕〔入骨宠婚:误惹天〕〔天才萌宝神医娘亲〕〔龙凤双宝:老婆,〕〔甜妻如焰:总裁,〕〔总裁宠妻太任性〕〔诱妻入怀,请温柔〕〔最强狂暴升级〕〔独步九天:惊华二〕〔娇宠梁园:王爷,〕〔电影世界当警察〕〔极道天魔〕〔末世胶囊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73章,我怕你中毒
    第073章,我怕你中毒

    林宛白吃痛,却敢怒不敢言。

    在他稍稍离开一些时,摸着自己的耳朵,犹豫的小声问,“那……我回酒店?”

    “算了!”霍长渊将烟重新放回嘴里。

    林宛白观察了数秒,见他真的没有要自己走的意思,才将手里的唇膏拧开。

    幸亏化妆师临走时塞给了她,刚刚被他亲的嘴上已经花了,正好可以重新补一下妆。

    没有小镜子,她用手机屏幕代替。

    有些暗,再加上平时很少化妆,林宛白涂的速度很慢。

    霍长渊一直朝车窗外娴熟的弹着烟灰,视线却始终放在她身上没有离开,包括她正在涂唇膏的动作。

    平肩的长礼裙,无袖,两只白生生的胳膊就那么在外面露着,墨汁一样的黑色绸缎布料,衬得她皮肤就越发的白,再往上,化了妆的五官精致。

    不至于有多惊艳,但绝对移不开目光。

    尤其是鲜艳欲滴的嘴唇,像是无时无刻诱惑着去采摘……

    霍长渊喉咙有些干,他再度狠狠抽了一口烟,才发现不知觉间已经燃到了海绵端。

    幸亏前面的江放回头,恭敬的说了声:“霍总,到了!”

    霍长渊借机掐断了烟蒂,淡淡点头。

    车子是靠林宛白这边停下的,她将唇膏重新藏在手心里,江放已经过来替她拉开了后车门。

    刚提起裙摆想要下车,感觉胳膊被人拽了一把。

    车门也随之“砰”的声被关上。

    林宛白不解的回头,霍长渊的吻竟然又再次袭来。

    “唔……”

    她整个脑袋被扭过去。

    五分钟后,车门重新被推开。

    霍长渊和林宛白依次下来,前者神色如常的沉稳,后者满脸通红的低着头。

    从电梯里出来,林宛白手摸在嘴唇的边角。

    刚刚最后涂抹的太过仓促,以至于有些涂抹到了外面。

    林宛白低头,看着自己挽住的结实手臂,忍不住还是轻轻扯了扯,“霍先生,你下次再亲我的时候能不能告诉我一声……”

    “嗯?”霍长渊挑眉。

    “我先把口红擦了……”

    “嗯?”霍长渊仍旧挑眉。

    林宛白舔了舔嘴唇,神情非常认真,“我怕你中毒!”

    霍长渊:“……”

    在后面的江放没忍住“噗嗤”一声,被boss横了眼忙看向别处。

    偌大的会场被布置成晚宴,衣香鬓影。

    林宛白被霍长渊一直带到里面,沿途很多人过来打招呼,忽然觉得自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裙摆拖在地毯上,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气氛很热闹,音乐声响起已经有人走下舞池,其余都是高谈阔论。

    霍长渊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朝中央微抬下巴,“会跳舞吗?”

    “不会……”林宛白尴尬。

    “笨!”霍长渊叱了她句,又说,“等会我教你。”

    林宛白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我不太喜欢……”

    江放这时走到他们身边,指了指不远处的外国人,说是海外融资案的老总。

    霍长渊点头,随即对她说,“我有事情要谈,等下结束我过来找你。”

    “知道了!”林宛白回答。

    霍长渊走了两步,又回头,果然见她一副温温顺顺的模样。

    他不禁重新走回来,发出一声满意又无奈的叹,“不用一直待在原地等,可以随便转转,对面有自助的食物,我能找得到你。”

    “噢……”

    在她点头后,霍长渊才转身带着江放离开。

    有了他的话,林宛白脚步往人少的地方挪动,她倒是有些饿,只不过面对琳琅满目的食物,反倒是没有了胃口,只吃了一小块糕点就放下了盘子。

    霍长渊不在身边,她其实很不自在。

    晚宴的入口还不时有嘉宾进来,林宛白只是不经意的一眼。

    一眼,却令她震住。

    虽然没有完全看清楚容貌,但绝不会认错。

    ……是他!

    林宛白几乎压抑不住心头的慌乱,只觉得额头和手心里的汗在不停的往外冒,而身上却觉得冷。

    旁边有侍者端香槟走过,她拿了杯背过身一饮而尽,勉强镇定下来。

    待她转过身来,那人已经看到她走过来。

    似是怕她会逃离一样,几乎转眼就到了跟前:“小宛,真的是你!”

    男人身形挺拔,依旧和记忆里的一样,英俊刻板的五官看起来很严肃。

    只是他一笑起来的时候,就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像是严冬过后的第一缕春风,在你尚未感受到它的温暖时,心已经暖了,浑身发散发出只有随着年纪和阅历才堆积出的成熟。

    林宛白嗓子里哽了块石头,只能直愣愣的瞅着他。

    偏偏有人不识趣的上前,“小姐,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不好意思!”

    林宛白听到他标准的美式英语,然后人就被他带到了舞池里。

    垂握的两只手同时被拉起,一只放在他的肩膀上,一只放在他的腰上,而他的也同时落在她的肩膀和后腰,随即,已经开始随着音乐移动。

    林宛白有些恍惚,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在胡同的老房子里,用录音带播放音乐,他也是这样带着自己旋转,她丝毫没有音律可言,每两步就要踩在他的军靴上,可他依旧耐心满满,带着她旋转、再旋转……

    记忆和现实重叠,林宛白全副精神都在他的脸上。

    “我还以为看错了,那晚在时代广场果然是你。”

    “……”林宛白嗓子抽紧。

    也想起了那天在时代广场时,远处曾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

    见她始终沉默不语,他笑了,像是以前那样拍了拍她脑袋,“狠心的小丫头,你打算一直这样不跟我讲话?”

    林宛白张了张嘴,终于喊了出来:“燕风哥……”

    只是三个字,她已经快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林宛白以为再见面他会质问自己一年前为什么没出现在机场,或者会质问自己为什么一直都躲着他,可他再开口时,却是笑容深深的说了句,“舟舟很想你。”

    那你呢?

    林宛白只能在心里脱口而出。

    若是以前还好,现在她哪还有脸……

    刚好一曲结束,旁边跳舞的男女都松开舞伴散开,他们也放开彼此,林宛白看到霍长渊正长身而立的站在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皇后有旨:暴君,〕〔权路迷局〕〔一欢成瘾:慕少,〕〔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法医娇宠,扑倒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