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河洛传〕〔唯不忘相思〕〔无限旅途二次元〕〔我是阴天子〕〔大风歌〕〔神仆众〕〔千里孤坟,无处话〕〔快穿新略:娘娘请〕〔辣手狂医〕〔剑仙的旅途〕〔摸魂师〕〔都市之兽血沸腾〕〔混蛋爹地,妈咪要〕〔兵王的绝色天娇〕〔全能狂兵〕〔重生八零年:兵王〕〔诸天之主〕〔恶鬼缠身〕〔绝色鬼后:夫君,〕〔枯叶蝶双面谍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62章,像是情人间才有的呢喃
    第062章,像是情人间才有的呢喃

    林宛白能百分百确定是霍长渊。

    即便他不在冰城,专横的霸道也依然在。

    她默默的叹了口气,送走了自己牵线的相亲男女,过马路走回了医院。

    只是这一路上,她脑袋里像飞进了小虫子,不停重复着议论声中的“霍先生”三个字,直到出了电梯,这种情况还没有改善,以至于她被路过病人的输液架绊了一跤。

    刚进病房,手机又响了起来。

    林宛白没掏出来前,就已经预感到会是谁。

    膝盖骨还有些疼,她接起来后,故意没有吭声。

    “怎么,情绪这么不高?”

    那边的霍长渊,倒是语气颇为慵懒,心情不错的样子。

    见她还没动静,难得没有恼怒,更加的慢条斯理,“咖啡喝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林宛白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故意说道:“喝到一半就被撵出来了,不知道被哪个有钱烧得慌的人包场了……”

    “和哈巴狗没约会成,就这么不高兴?”

    “不是约会……”

    林宛白无奈,不得不纠正他,“再有小吴不是哈巴狗,今天我们俩不是单独见面,还有我的小学妹,给他们俩相亲牵线来着。”

    “那你声音听起来像个怨妇!”霍长渊冷哼。

    林宛白无语,揉了揉膝盖,“我只是刚刚不小心摔了一跤。”

    “蠢!”霍长渊叱她,却也紧接着问,“伤到哪里了吗?”

    “没有。”林宛白摇头。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隔着这么远的线路,她从他的字里行间里听出一丝的关心。

    还在辨认时,听见他又说,“我后天回去。”

    “咦?”林宛白惊讶,“你不是说要一周多的时间吗?”

    霍长渊回答的间隔很长,似乎是在抽烟,“北京的行程临时取消了,直接回去,后天夜里的航班,我到家以后要看到你。”

    “噢,知道了。”林宛白点头。

    “把被窝给我暖好。”霍长渊叮嘱句。

    “是……”林宛白温顺。

    又来了,她实在理解不了他对暖床的执念。

    “怎么不挂?”

    默了有好半晌,霍长渊问她。

    林宛白咬唇,呐呐的说,“你不是说不许比你先挂电话么……”

    “呵呵,真乖!”霍长渊闻言笑了。

    富有磁性的笑音低低传来,夹杂着后面的两个字,林宛白感觉耳蜗里痒痒的,好像那笑声一直在往里面蔓延,实在是……

    太像是情人间才有的呢喃了。

    挂了电话,林宛白吁出口气,下意识摸向发烫的脸。

    抬眼继续往里面走,发现病床上看报纸的外婆也正看向她,笑呵呵的,“小白,和男朋友打电话呢?”

    “唔。”林宛白心虚的含糊。

    “果然是热恋里的小年轻,我都感觉回到了和你外公谈恋爱的时候了!”

    “外婆,您别取笑我了……”

    林宛白不好意思的垂下头,脸上的温度更高。

    有那么一瞬间,她差点以为是真的。

    外婆往下拉了拉老花镜,忽然想起来问,“对了小白,你还没告诉过我你男朋友的名字?”

    “他姓霍……”

    林宛白几乎脱口而出。

    下一秒才反应过来,收回已经来不及。

    外婆听后又问,“全名叫什么啊?”

    “呃,霍长渊。”林宛白一时间胡诌不出名字,干脆说实话。

    况且就算她告诉了外婆,老人每天都待在医院里,消息也很闭塞,并不会真的知道霍长渊是谁。

    谁知外婆听后,苍老的脸上爬满纠结。

    默了默,将手里报纸翻过来,“是这上面的人吗?”

    “……”林宛白倒。

    要不要这样巧?

    报纸的内页上,用大半个版面报道着金融新闻。

    照片上男人身穿高定的手工西装,即使是坐在沙发上也掩饰不住高大的身姿,有的是成功人士的干练而利落,没有一丝浮躁之气,眉眼间散发出来的冷淡矜贵,除了霍长渊还能是谁?

    林宛白骑虎难下,只好点头。

    老人得到她的承认,真是又欣喜又担忧。

    …………

    后天转眼就到。

    宾利从高档小区入口驶进时,已经是夜里一点多。

    霍长渊一身风尘仆仆拉着行李箱从电梯出来,钥匙拧开门时,就有暖暖的灯光倾泻出来。

    他愣了愣,随后想起自己给她打过电话。

    霍长渊喉结上下翻动。

    这么多年里,夜里回家打开门时,每次迎接他的都只有黑暗,清冷的生活,多年如一日,可如今这死水一样的人生,因为有人陪着似乎不再那么孤独寂寞。

    卧室的门没关,霍长渊走进,就看到靠在床头的身影。

    膝盖上放着一本比她脸还要大的书,脖颈低垂,脸上爬满了困意,脑袋已经像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偏偏眼皮还死撑着不肯完全闭上。

    “困成这样,还不睡?”

    下巴忽然被人接住,林宛白抬头。

    视线有几秒短暂的混沌,才看清楚是他,应该是刚刚回来的样子,西装外套还没有脱,风尘仆仆的就像是满身风雨从海上来。

    林宛白扒了扒长发,低声咕哝,“我哪敢睡……”

    “嗯?”霍长渊挑眉。

    林宛白看他一眼,偷偷的撇嘴,语气里带着小小的埋怨,“上次你不是说,以后你不回来,不许我私自先睡……”

    “这么听话?”霍长渊勾唇笑了。

    林宛白没吭声,只在心里哼哼两声。

    再抬起头来,发现很难得的,他唇角的笑意竟直达到了眸底。

    “咕噜——”

    突然的两声叫,在夜里很明显。

    林宛白晚上吃得很撑,自然不会是她的肚子,她朝霍长渊看过去,果然他脸上有一丝的不自然。

    她有些惊讶,“你还没吃饭?”

    “开了一整天会,光喝水了,结束后直接去的机场,差一点没赶上。”霍长渊脱掉西装外套,胃里空空的都是水,不叫才怪。

    “飞机上不是有吃的?”林宛白不解。

    “东西难吃。”霍长渊扯唇。

    真挑剔!

    林宛白腹诽,只是想到他整天没吃饭,掀开了被子,“你等我一下!”

    霍长渊并没在意,直接顺势解开衬衫的扣子,进了浴室。

    等他洗完澡出来,楼下传来一阵声响,空气里满是饭菜温暖的香气,随着香气到餐厅,就看到她手里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

    霍长渊有短暂的微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稻香〕〔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