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妻搞事:腹黑兄〕〔天地霸体诀〕〔惹火萌妻:总裁老〕〔子时送葬人〕〔娇妻高高在上〕〔无限最终黑暗〕〔重生都市之恶魔大〕〔被篡改的秦后500年〕〔墨山河〕〔重生都市仙君〕〔隐婚请低调〕〔万界主宰〕〔修仙界盗墓贼〕〔三界大整改〕〔空间炮灰生存〕〔篮球,人生〕〔重生之我的兄弟是〕〔太古战尊〕〔美利坚大亨〕〔明末汉之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4章,我的女人
    第0章,我的女人

    林宛白跟着他一起,坐电梯到地下车库。

    再次坐上这辆白色的路虎,心境已经大有不同。

    洗澡的时候她检查了下,发现都有些肿了,可见昨天晚上的激烈程度,身上青青紫紫更都是他留下的印记,就好像连呼吸,都摒弃不掉。

    林宛白悄悄吁出一口气。

    身旁的霍长渊忽然朝着她倾身,刚毅到深刻的五官在眼前放大。

    “别……”

    林宛白缩着肩膀,紧张的看他。

    霍长渊见状,促销的笑了,“脑袋里想的什么鬼!昨晚上还没爽够?”

    “……”林宛白怔了怔。

    下一秒,身前多了条打斜绑住的安全带,她窘得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了。

    路虎从地库行驶到街道上,霍长渊似乎习惯性的烟不离手,遇到红灯停下时,掏出根叼在嘴里点燃,随即将打火机丢在储物格里。

    烟草的气息拂来,林宛白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昨晚没有做措施……

    心跳急遽了两下,路虎重新启动时,她偏头看了眼路边绿色的牌匾,“能不能停下车?我想买个东西。”

    霍长渊看两眼后车镜,把车停在了路边。

    因为开过了一段,林宛白下车后往回多跑了几步。

    等他将手里的半根烟抽完,她也再次回到车上,可能是怕他等的不耐烦,半天还气喘吁吁的。

    霍长渊注意到,她手里多出来的药盒。

    上面的小字不仔细看也知道是什么,因为他自己曾经买过,她上车以后倒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的将药盒揣放在腿边的包里。

    昨晚霍长渊和第一晚一样,太过孟浪了。

    没来得及做措施,而且他从未带过女人回家,所以也根本不可能常备那种东西。

    她这样的举动很识抬举,乖巧的让他足以省心,可霍长渊不知怎么的心里哪来那么一丝的不痛快。

    车内一路无言。

    这时间是上班高峰期,车流量比较大,从高架上下来,再行驶个六七百米就到写字楼。

    林宛白看了眼楼前,很多上班族的脚步,她指向刚过的路口,“霍先生,在这里停就行!”

    霍长渊瞥了她一眼,再次按她要求的停在路边。

    说了声“谢谢”,林宛白就动作迅速的解下安全带。

    临下车前还左右的仔细看了看,鬼鬼祟祟的像是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霍长渊眉间拢起,刚刚那一丝不痛快似乎更严重了。

    ………………

    林宛白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给医院打了电话。

    虽然从霍长渊嘴里已经听到了保证,她还是想亲自验证一下。

    电话打到护士站,里面是和她相熟的小护士接的,和平常一样说刚刚查完外婆的房,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她知道,这十二个小时里她的世界已经翻天覆地。

    下班后林宛白坐车去了医院看外婆,并找到主治医生谈准备二次手术的事。

    到窗口结账前,她提前到提款机刷了下余额。

    霍长渊不愧为商人,办事迅速且效率,钱已经都到账了。

    压在心里的石头放下,林宛白看着安详睡在病床上的外婆,这一刻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

    陪醒来的外婆吃了晚饭,她照旧坐公车赶到pub。

    到了夜里,不管星期几,pub里的生意永远都是火爆的。

    林宛白被同事叫过去送酒,装好托盘推开包厢,无论是再多的人,霍长渊的存在仍旧是那么醒目,醒目到第一眼就能发现。

    不是平时常混的那些公子哥,都和他一样的西装笔挺,助理江放也在,应该是招待生意上的客户。

    “先生,酒送到了!”

    霍长渊只是随意的抬了抬手。

    林宛白看了他一眼,视线短暂相对,后者眸色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淡淡的移开。

    脸上的表情也不显山不露水的,就好像昨晚驰骋在她身上、用力到五官扭曲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林宛白不禁撇了下嘴角。

    将酒倒好,刚好有客人过来拿酒杯,不知有心还是故意的覆在了她手上面,好在她反应快抽回的及时。

    从包房里出来,感觉身后有脚步声。

    林宛白开始没有在意,发现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的回过头。

    鼻头撞到男人胸膛上,她往后踉跄了一下,腰上及时多了条结实的手臂,没有让她摔倒。

    “你怎么还跑这里来工作?不是给了你张卡,不够?”

    “够了!”林宛白忙表示。

    灰溜溜的摸着被撞疼的鼻子,解释,“这里我只是打算做到月底。”

    霍长渊听了以后,薄而红润的唇轻扯,沉静的嗓音里透出丝阴郁的专横,“我的女人怎么能随便被人揩油!”

    林宛白眨了眨眼睛,有些呆。

    “我去帮你辞职,还是你自己辞?”

    “我自己……”

    有路过的同事都已经指指点点了,若让他去的话,岂不所有人都知道。

    林宛白看了眼表,讷讷的和他说,“这会儿不太好,等我做完今天的就去和经理说。”

    “嗯。”霍长渊很满意,掌心抚着她脑袋,“乖。”

    像是摸宠物狗一样。

    林宛白没有偏头,脑袋里还停留在他刚刚那句。

    我的女人……

    ………………

    夜里十二点半,林宛白从pub里出来。

    像是霍长渊要求的,她离开前和经理辞了职,以为会不太容易,没想到经理答应的很爽快,薪资和提成都没有故意扣除她的。

    只不过女同事里有几个酸的,说是她攀上了高枝。

    林宛白没有争辩,谁让她的确是。

    走到路边时,发现那辆白色的路虎还在,副驾驶的车门从里面推开:“上车!”

    林宛白睁大些眼睛。

    意外他竟然还在,他所在的包厢早就换了拨客人。

    随着路虎穿梭在夜色中,林宛白手指攥得越来越近,心跳也越来越快。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感到很慌张,说实话身体是吃不消的,现在走路时腿间还有些疼。

    在她紧张又局促的情绪焦灼下,路虎停了下来。

    昏黄的路灯倾泻车内,周围的建筑却不是高层,而是熟悉的老旧住宅区。

    林宛白愣了愣。

    不解的回过头,被他的唇封住,很缠绵的一记深吻结束后,霍长渊舌尖舔在她的嘴角,嗓音在夜色里更加沉静,“今晚好好睡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重生逆袭:这个学〕〔偷香(杨羽)〕〔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近身妖孽兵王〕〔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神棍小村医〕〔重生盛宠:总裁的〕〔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顾少的独家挚爱〕〔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娱乐圈:盛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