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艳妻,瘟神总裁〕〔假婚陷阱:误嫁神〕〔道界天下〕〔神女嫁到,魔王请〕〔绝世武侠系统〕〔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诡秘三千藏〕〔末世狂喵〕〔道门入侵〕〔盛少撩妻100式〕〔明朝败家子〕〔天道很皮〕〔天价宠婚:神偷娇〕〔科技传播系统〕〔巫术法则〕〔冒牌高人〕〔三国小霸王〕〔北宋大表哥〕〔修神外传仙界篇〕〔汉化大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霍长渊林宛白 第42章,习惯亲自动手
    第042章,习惯亲自动手

    没有了衣扣的束缚,雪纺的衬衫很轻易坠落。

    房间里的空调凉意阵阵,林宛白手上的动作不敢停,摸向牛仔裤的拉链。

    很快,七分阔腿的牛仔裤也像是花瓣一样落在地毯上,身上只剩下双内的小两件。

    林宛白双手伸向背后,触到上面金属的暗扣时,坐在沙发上的霍长渊终于正眼看向她,“我记得有人说过,不管是三次还是三十次,答案都不会改变。”

    语气淡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长而密的睫毛几乎遮住了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却无形中凝聚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曾经自己斩钉截铁的话,在此时像是笑话一样。

    林宛白的面部肌肉像僵住了,牙齿抖了两下,能吐出的只有两个字。

    “求你……”

    霍长渊似乎是笑了下,“林宛白,你应该也记得我说过,以后就是你求我,我也得掂量掂量。”

    林宛白喉咙一阵紧过一阵,低下头,只能等待他的审判。

    “穿上!”霍长渊蓦地喝声。

    “……”林宛白愣了愣。

    后背的手不知该继续还是该收回,直到他起身丢下句,“饿了,先去吃东西。”

    ………………

    林宛白以为去的会是餐厅,没想到是一家俱乐部。

    霍长渊似乎是这里的熟客,连招呼都不用打,直接上了三楼的vip包厢。

    里面的空间很大,已经有了不少人,中央摆放着一张看起来很昂贵的案子,频繁响起桌球清脆的撞击声。

    外手边站着的是曾在pub里有过两面之缘的男人,很好辨认的一双桃花眼。

    秦思年回头,收起手里的球杆,“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像是见到什么稀奇事一样,直勾勾盯着霍长渊的身后。

    当看清楚进来的女人模样时,恍然的挑挑眉。

    林宛白低头默默的跟着霍长渊,目不斜视,期间还差点撞到他的背上,随即被他伸手,一把拽到了沙发上挨着坐下。

    环顾了眼包厢内,每个男人身边都有妙龄女郎陪着,无不寂寞的。

    进来时打桌球的秦思年这会儿走过来,一屁股坐在对面,没多久,他身边的女郎也自然像粘糕一样如影随形。

    端着杯蓝色的酒,声音又嗲又媚,“思年,你尝尝我刚调的鸡尾酒好嘛?”

    秦思年喝了口,奖励的在女郎脸上摸了把。

    “给我倒一杯。”

    霍长渊突然用脚碰了下她小腿。

    林宛白看了眼桌上的酒瓶,伸手拿起来来,倒了杯递过去。

    霍长渊接后,又抬了抬下巴,“我要吃山核桃。”

    “……”林宛白皱眉看他,意思他怎么不自己弄。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霍长渊将酒杯放在桌上,声响很轻微。

    一句话就让林宛白没了声音,她轻轻的摇头,“不是……”

    将装干果的小筐拿过来,她低头,不敢再有任何怨言的一颗一颗的剥。

    霍长渊视线瞥向身旁女人,她正欠身,左手捏着山核桃,右手握着夹子,在桌上铺了张干净的纸巾,夹开以后,将里面的核桃仁放在上面。

    低垂的眉眼没抬起来过,像是在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我剥好了!”

    片刻后,她将纸巾往他那边扯了扯。

    看过来的目光也像是小学生一样,和秦思年身旁女郎形成强烈的对比。

    霍长渊从烟盒里倒出根烟,“你该学学怎么讨好。”

    林宛白也看向对面,女郎的手已经伸到了秦思年小腹里摸来摸去。

    “喂我。”霍长渊挑起她的下巴。

    “……”林宛白咬唇。

    霍长渊此时的眼眸就像夜晚的鹰一样。

    在这样的凝视下,她坚持不到两秒,拿起个剥好的核桃,递到他的唇边。

    霍长渊吃了后并没有咀嚼,而是朝她伸手,扣着她的后脑向自己,对准微张的红唇,舌头探入的同时,刚刚喂过去的山核桃渡了过来。

    林宛白右边的脸颊小小的鼓起一块,夹杂着他的口水。

    “这才是喂,懂吗?”霍长渊大拇指按着她的嘴角。

    林宛白:“……”

    牙齿轻轻一动,山核桃在嘴里碎开。

    脸上的温度也跟着骤然炸开,她发现房间内的人都在看他们,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林宛白从未有过的难堪,感觉自己和这里其他的女郎没什么两样。

    她知道霍长渊是故意的,惩罚她之前三番两次的不知好歹。

    身体里的血液留过脉络一跳一跳的,林宛白感到屈辱却不能走,现在不是他朝她抛出橄榄枝,而是得求着他上自己。

    果然,招惹他的人不可能轻易全身而退。

    自失的扯了扯嘴角,手腕忽然被人又扯起,“走,回去。”

    ………………

    霍长渊在俱乐部里那杯酒没喝,所以没叫代驾。

    两边掠过的霓虹,林宛白已无心欣赏。

    双手都攥在安全带上,从他带自己出了俱乐部,一颗心紧张的就像是在地上高速运转的陀螺。

    若说在酒店套房里她在他面前脱衣服是为了展示自己的诚意,那么现在绝对是要动真格了。

    路虎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林宛白不知道,只听到他说了句“下车”,机械的跟在后面。

    出了电梯,意外所进的竟不是酒店。

    是栋高档的住宅楼,一梯一户,霍长渊已经用钥匙打开了门,“还不进来?”

    “呃!”林宛白快步跟上。

    粗略估计在二百平左右,装潢的并不奢靡,很单一的黑白灰色调,不过细节处都透露着低调的矜贵品位。

    满鼻的雄性荷尔蒙味道告诉她,这里是他的家。

    林宛白一直紧跟在他后面,畏畏缩缩的像只老鼠。

    玄关鞋柜里只有一双男士拖鞋,她套在脚上很大,走起路来啪嗒啪嗒的。

    霍长渊赤脚走进去,到厨房时回头问她,“喝不喝水?”

    “不喝……”林宛白摇摇头。

    独自站在客厅里,没有他的命令,不敢乱坐也不敢乱碰。

    没过多久,霍长渊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视线里,手中端着一杯白水。

    走到她面前喝了一口,放在了茶几桌上,随即,转身忽然将她扑到了真皮沙发上,“脱衣服这种事情,我还是习惯亲自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逆袭:这个学〕〔我的神秘老公〕〔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偷香(杨羽)〕〔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沈娴秦如凉〕〔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