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配〕〔仙尊大人你别跑〕〔剃阴头〕〔绝代神主〕〔美女总裁的特种高〕〔重生之秦帝归来〕〔医路风云〕〔拜师之极品美女〕〔夺魄令〕〔超品仙医〕〔许你一场繁花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蒙婚过关:专属妖〕〔至尊剑皇〕〔民国小妖女〕〔偷心教师〕〔天圣兽尊〕〔大宋武英传〕〔一笙有喜〕〔太古重生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987章 深山老林
    第二天一大早,京白高速出口右侧便道上便停着一辆很炫酷的杜卡迪,暗银色的定制车身在照样下熠熠生辉,车座上斜靠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骑士。

    脸蛋白皙身材修长,双目有神,她不停的抬手看表。

    早晨7点51分。

    她有点自嘲的笑笑,为了验证那家伙昨晚不是说谎骗人她天还没亮便偷偷从家里溜了出来等他。

    但是他们约定的时间是9点。

    还差一个多小时。

    可庞媛媛心里却一点点焦急起来,那家伙明知道她会早来的,为什么不早来?

    那家伙看起来懒散的要命实际上却从来都不是个贪睡鬼,他起的比绝大部分19岁少年都早。

    反而是庞媛媛自己有时候会偶尔睡个懒觉。

    越是离开京城越是往山里走空气就越好,山里的气温要比外面低上好几度,庞媛媛仰头望向红彤彤的朝阳。她不是个在深闺里长大的乖巧大小姐,她是在车轮上行走的野蛮少女。

    她熟悉大地和大山的味道。

    她喜欢自由与撒野的感觉。

    那家伙怕是不会来的,她并不觉得唐阳羽真的害怕她的祖父,只是他天生大男子主义,认为不让她去看白龙湖水怪就是保护她。总觉得这时候她这个女孩就该他来保护。

    在庞媛媛看来,只能送他两个字:有病。

    让她略感奇怪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早晨出门的时候居然没有人阻拦。毕竟祖父已经再次下达了禁令,那些下人们变得如此没用了么?

    肯定不是,这里面有别的事情。

    她开始围着那台银色杜卡迪跑圈,一圈两圈,最后干脆也不数了,一直跑到她浑身发热方才停止。

    抬手再次看表,8点20分。

    时间过的真慢,这一天到底有多漫长。

    她的意识里唐阳羽不是个多么准时的人,所以她早在心里设定好了时间底线,9点一到如果那家伙还没到她就自己骑车进山。

    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和姑姑从小就不靠家里也不靠男人做事,不是一样活的好好的?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总好受了些。

    对于前路的担忧也开始消散,更多的是新奇,刺激和向往。

    不自由毋宁死。

    这是她的座右铭。

    看起来是京城经商才女的她实际上相当的反叛,外人都以为她独自在外锤炼是为了磨练自己然后在合适的时候回归家族,实际上根本不是,她就是单纯的叛逆。

    跟家里人不合拍。

    她又跑起圈来,这样的早晨这样的山里根本没人,她很寂寞却很自在,越跑感觉越好,越跑感觉越好。

    9点到了,那家伙果然没来,胆小鬼,叛徒!

    她在心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便潇洒的戴好头盔上车打火飞驰而去。

    只有在骑车的时候她整个人才完全属于自己,才能更好的放飞自我。

    嘟嘟嘟,嘟嘟嘟。

    杜卡迪嚣张的排气声响彻整个森林,惊起一群群飞鸟。

    她越来越兴奋,越骑越快,她对于进山的路很是熟悉。因为原本进山是一条2000年前的官道,因为白龙岭内原本有一个北方地区几乎最大的铜矿。

    这个铜矿断断续续开采了上千年。

    虽然已经废弃已久,但是官道却顽强的保存了大部分原样。

    所以杜卡迪飞驰的飞扬,只可惜没有航拍摄影师,如果有,那么此刻的镜头一定美极了,一定极具冲击力。

    庞媛媛一口气骑出20公里,已经进入到白龙岭的第一个烽火台,没错,这里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有残存的长城和烽火台。第一个烽火台保存相对完整,至少基座和上面大部分建筑还在。

    依然巍峨的屹立不倒。

    这座烽火台有个名字,叫做狼台。

    每次进山庞媛媛都会在狼台歇歇脚喘口气,心情好了还会徒手爬上去观察一下山里的情况。

    因为这里一直封山,所以各种动物野兽都有,十分危险。

    而至少有20米高的狼台则是附近最好的观察点。

    今儿个她心情不好,本不想往上爬,却突然听到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口哨声,然后一个修长消瘦的影子从狼台上冒了出来,对着她嚣张的吹着口哨。

    呜呜呜,呜呜。

    急促而有力。

    她的心猛的一动,虽然那家伙穿着赛车服可是她还是一眼就能认出他,他化成灰她都认得。这让她很吃惊,毕竟她跟这家伙其实并没有那么亲近。

    至少没有她自己此刻感觉到的亲近。

    她故意站在那不动,双手掐腰,抬头看着狼台上那个嚣张的大男孩。

    太阳很刺眼,她没戴护目镜,她不喜欢,她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见真实的世界,真实的色彩。她倔强的不用手掌遮挡阳光,倔强的站在那根那家伙对视。

    “庞媛车,你迟到了!”唐阳羽恶人先告状。

    “对,我迟到了,因为我不是神经病,不会大半夜不睡觉就进山!”她不反驳,也不讲道理,直接骂过去,说实话她好久没这么放纵,好久没有骂的这么过瘾了。

    “我们约的不是晚上九点么?”唐阳羽开始胡搅蛮缠。

    “太阳刚出生的晚上九点,你说的对,你牛比。”

    “但是……现在姐姐要先进山了……再见……”

    说完庞媛媛潇洒的戴好护具上车直接飞驰而去,根本不管那个还需要从20多米高的狼台上慢慢爬下来的家伙。

    她继续一路疾驰,又开出至少10公里,停在第二个烽火台,这个破坏比较严重,只剩下一半地基了,这个烽火台叫做虎台。当然以此类推里面还有第三个烽火台叫豹台。

    本来应该是******三台,可是在这里要避讳龙字,虽然这里叫白龙岭,主峰白龙峰,峰下白龙湖。但是除了 这三个白龙可以带龙以外,其余的任何地名标志都要避讳龙字。

    这实在是个奇怪的规定。

    庞媛媛满意的停下来爬上虎台,然后拿出一瓶维生素饮料,一边喝一边高高在上的等着那家伙灰头土脸的追过来。他一定会追过来的。

    可是她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该死的,就是乌龟爬也爬到了!

    那家伙难道出事故了?

    她突然有些担心起来,因为这条路她很熟,可是那家伙却是第一次骑,哪怕是路上的一点滑坡甚至一块尖锐的石头都足以导致一场严重的车祸。

    越野摩托穿越本身就是一次重大的冒险。

    她拿出对讲机喊过去,“乌龟,乌龟,听到回话。”

    唐阳羽手里当然有专用专频的对讲机,是庞媛媛无偿提供的,本来他的代号是山鹰,她的是飞白,结果现在他变成了乌龟,她还是飞白。

    “乌龟乌龟,飞白呼叫,回话。”

    可是不管她喊多少声他就是不回话。

    出事了。

    这家伙不会这么玩的。

    她大意了,应该等他下来一起进山的。

    但是她没有惊慌失措,因为越野骑行受伤对她早就是家常便饭,她的工具箱里常年都备着紧急急救包,里面该有的不该有的药物手术器械什么都有。

    她也不止自救过一次。

    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她一个人孤单的长途穿越。

    她要马上沿着原路返回寻找那家伙的下落。

    就在这时候对讲里突然有了回音,“小笨鸟,小笨鸟,飞鹰已返回京白高速,已回城。”

    一瞬间庞媛媛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咬咬嘴唇,恶狠狠的骂道,“你个混蛋回高速干什么?不是一起进山么!”

    对讲机里再次回话,“小笨鸟,都说了你迟到了,所以你是进山我是出山,再见。”

    说完再无音讯。

    不管庞媛媛怎么破口大骂都没了动静,显然这家伙绝情狠心的关闭了电台。

    庞媛媛突然心里一阵悲戚。

    怎么她也算是一个一流大美妞吧?

    就这么被一个没良心的男人给仍在深山老林里了?

    尽管她并不怎么害怕,准备的也很齐备,可是这真的是那家伙直接掉头上高速扔下她不管的理由么?

    那家伙原本在她心目中还会那么一点点怜香惜玉的,只是脑子在她不穿衣服的时候稍微笨了点。

    可现在这样算什么?

    她不气,气也只能气自己。

    所以她笑了,抬头看天,天气真的很好,她决定继续前进。

    嘟嘟嘟嘟,嘟嘟嘟。

    突然一阵杜卡迪熟悉的排气声由远及近,那家伙骗她,他根本没回高速。

    这个死变态。

    可是当她转身那一刹那脸上却没有愤恨和愤怒,而是一抹惊喜和惊奇。

    唐阳羽咯吱吱在她跟前玩了个耍酷的神龙摆尾将自己的杜卡迪问问停住,带起一阵恶风。

    恶风夹杂着烟尘扑向庞媛媛,她赶紧灵巧的躲过。

    看着那家伙,“你不是在回城的高速么,这么快又飞回来了?”

    唐阳羽抬手摘下头盔,咧嘴一笑,满是阳光,“我总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深山老林里吧?万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善良的内心会受谴责的。”

    庞媛媛眉头紧皱,“那你怎么才到?扛着车走进来的么?”

    唐阳羽也微微皱眉,“不是,路上遇到了点麻烦。”

    庞媛媛赶紧本能的上前,“是车还是你?你倒无所谓车子完好就行。”

    她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那家伙。

    那家伙下意识抱住自己的右臂,不说话,她冲过去像个有经验的护士那样检查,结果完好无损,又接着来了个全身大检查,还是一点损伤都没有。

    车子她刚才就扫过了,根本没问题。

    又骗她?

    她要发火了。

    “说吧,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难道半路里突然冲出一个没怎么穿衣服的美女拦路抢劫么?”她声音冰冷,眼神冰冷,整个人都冰冷的不行。

    “不是,是我拉肚子,早晨那碗豆汁喝坏了。”唐阳羽很认真的,很诚实的回道。

    “你……你什么时候学会连环骗人了?”庞媛媛根本不信。

    “不骗人啊……你有手纸么……快……快……”他嘴里喊着快,自己的动作更快,还没等庞媛媛反应过来给他找纸巾就已经屁股着火的兔子一样钻进旁边的树林里了。

    然后……大概过了足足十分钟……就听里面有个虚弱的声音喊道,“喂……庞媛车……纸……纸……我要纸……”

    庞媛媛这下可高兴坏了,顾不得里面传来的那股子特殊味道,笑的花枝乱颤,“纸……哎呀……出门忘带了……要不你找块石头解决得了……实在不行就树叶……反正遍地都是树叶……”

    “喂……唐阳羽……你可千万别用手指……太恶心了……”

    半天,好半天里面都没动静,庞媛媛奇怪,下意识走近一点,问,“喂,死了没有?”

    里面那个幽怨的声音,“死了,别过来。”

    庞媛媛高兴的都要跳起来,“活该,你也有今天?还没找到树叶么?哈哈。”

    唐阳羽却已经站起来走了出来。

    捂着肚子,咕咕叫的肚子。

    吓的庞媛媛花容失色赶紧向后退,“你……别过来……你怎么解决的?树叶还是石头?”

    唐阳羽立刻伸出自己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用手指啊,这个自带的,方便,不信你稳稳……别跑……你必须给我稳稳……”

    于是一个跑一个追,把恐怖的白龙岭当成了游乐园。

    庞媛媛哪里是唐阳羽的对手,可是唐阳羽极度拉肚子的情况下就不一样了,他废了好半天的劲都没追上,最后泄气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直喘粗气。

    庞媛媛小心翼翼的再次走近,“喂,怎么这么臭,你不是……解决到裤子里了吧?”

    她抬手把一袋纸巾扔了过去。

    唐阳羽接过去撇撇嘴,又扔了回去,“不用了,用手指挺好的,还环保。”

    庞媛媛干脆走了过来,“别逞强,太恶心了。”

    唐阳羽气喘吁吁的拿出一根香烟点着,他们的前方就是一条小溪,清澈见底的小溪,庞媛媛立刻拉起他的手跑了过去,“洗洗手再抽,脏死了。”

    唐阳羽其实并没点着,因为他意识到这里是林区,禁止吸烟。

    所以只是在嘴里叼着过干瘾。

    听话的洗手,又洗了洗脸。

    庞媛媛跑回去给他找了泻立停喝下,他立刻觉得好多了,整个人都重新 活了过来。

    两人就坐在小溪边聊天,“喂,你已经上了白龙峰是吧?”

    唐阳羽抬头看天,“本来想趁烟去的,结果特么的迷路了!”

    庞媛媛一愣,随后有点心疼的抬手摸摸他消瘦的脸颊,“小笨蛋,这么说你昨晚从我家出来就进山了?”

    唐阳羽不说话,但显然事实就是那样的。

    “等等,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你不是一个人进山的……说……那个该死的女人是谁!”突然庞媛媛瞬间暴怒,小宇宙百分之一秒爆发。

    爆发的唐阳羽莫名其妙,“凌雨晴都不这样,庞媛车……”

    庞媛媛也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但是她就是不开心,“你果然是个花心大萝卜,连这种事都得带上一个女人……等等……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这是……姑姑的味道……可是姑姑昨晚一直在家啊……我在她房间呆到了凌晨2点才走……”

    “你混蛋,连我姑姑都不放过,她可是你的长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唐阳羽被她弄笑了,“我昨晚先去的长城脚下然后又跟庞初心去的你家,你说我身上能没她的味?不过你是狗鼻子么?怎么隔夜的味都闻得出来?”

    “要说女人味我身上最多最浓的也不是凌雨晴不是你姑姑应该是张波同学,这个你应该很清楚。”

    庞媛媛若有所思,又不生气了,女人果然百变。

    “喂,你发现狼虎豹三个烽火台有什么不对了么?”

    “我每次来都在里面闻到一股草木灰的味道,一直有人在烽火台里生活做饭,可是这里除了庞家的护林员根本没有任何人进来。而护林员都是标准的越野车和野战装备以及后勤补给配备,根本不可能也不敢在林子里生火做饭。”

    她这个话题跨度很大,几乎跨越了一个太平洋。

    唐阳羽侧头看看他,“你想说白龙岭内一直还有一群别的人存在,对吧?”

    庞媛媛轻轻点头,“以前我一直以为是偷猎的人或者是放牧的人,但是这次我感觉到了,根本不是,因为那些人留下的草木灰上都有一种怪兽气息。”

    “唐阳羽,你听说过半兽人么?”

    她很快又抛出另外一个话题。

    “没有,我就知道你不去写科幻小说算是浪费材料了,起来吧,去白龙峰。”唐阳羽一把把她拉起,可是她的神情却变得很奇怪。

    “不对,不对,一直都有人在暗中跟踪我们……我感觉得到……”她压低声音很严正的警告。

    “唉……你才发现么?小笨鸟?要不是因为有人跟踪我才不回来找你呢,但是跟踪你的人都是你爷爷的人,不是什么半兽人,别太天真了,懂了?”唐阳羽贴在她耳朵上面授机宜。

    庞媛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她早晨出门都没有人拦着,原来都在这里等着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幸得相爱,陆少深〕〔权路迷局〕〔一品娇宠,丞相大〕〔骗婚总裁:独宠小〕〔肉欲娇宠[H 甜宠 〕〔原来爱情回来过〕〔萌宝当道:妈咪要〕〔娇软美人[重生]〕〔和美女班主任合租〕〔重生渔家有财女〕〔天才萌宝,妈咪要〕〔偷香(杨羽)〕〔情嫂 (梁甜芬王飞〕〔顾少宠妻成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