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豪门:影后娇〕〔太古龙神诀〕〔男神校草甜甜宠〕〔奥特曼之最强属性〕〔抗日之铁血英雄〕〔剑起风云〕〔小奶狗养成日记-朦〕〔九星毒奶〕〔刷钱百法〕〔总裁太坏,娇妻要〕〔夜惊魂之睁眼见到〕〔萌宝36计:妈咪,〕〔叶绾绾司夜寒〕〔都市仙帝楚寻〕〔娇妻在上:总裁,〕〔狼穴终结者〕〔豪门天价前妻〕〔将军娘子喜种田〕〔血色牡丹〕〔时少放肆宠: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986章 仙女的秘密
    唐阳羽受托下巴作思考状,“庞媛车,你这是在勾引我么?”

    庞媛媛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还用得着勾引?表面挺冷淡实际看见漂亮女人走不动路,切。”

    一段时日未见庞媛媛居然变得十分潇洒,要知道在温泉池里边她可不是勾引了唐阳羽一次,所以人家这么问没毛病。

    但是女人是这样,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愉快的事情,很快会忘记,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如果说当初她在自己书房和温泉汤诱惑唐阳羽的时候是个当妇,那么现在她是个圣女,大胆喜好冒险的圣女。

    “明早九点在京白高速白龙岭收费站出口会面,拜。”

    说完庞媛媛潇洒的戴自己的白色头盔,起身离开。

    弄得唐阳羽抬手摸头,这女人是玩快闪么?

    但是其实仔细想想庞媛媛表面一直如此,她送人从不出屋子,做事雷厉风行果断杀伐,性格里像男孩子的因素更多。

    唐阳羽笑了,会心的笑了。

    苏一一已经不必见,有庞媛车足够了。

    敌远不远鬼孙学战阳科孤结

    于是他拨通了庞初心的电话,“晚我过去一趟。”

    ……

    庞初心参与了不少事,但是她依然心静如水,淡然若仙。

    唐阳羽很佩服她那种骨子里的沉静。

    夜晚,他坐在庞初心长城脚下的二层小楼。

    庞初心还是淡淡的给他煮咖啡,唐阳羽看起来直来直去,“白龙岭是庞家的私产么?”

    敌地远仇情敌球由冷敌克结

    庞初心也不抬头,专注的研磨咖啡豆,很香,苦香。

    “现在没有私产。”她低声回。

    “喔,那暂时经营权归庞家么?”唐阳羽马改变了一种问法。

    “一直都在父亲手里掌控,并且严令庞家人进入。我知道媛媛每年都会偷偷跑进去玩车……家里人不知道,如果知道肯定会把她叫回去关禁闭。”庞初心并无隐瞒,也是直来直去,只是人家的直来直去会让人觉得舒服的不行,只是简单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而已,让人如沐春风。

    他突然又想起张家小姑姑的霸道凌厉,对不要太强烈。

    于是他在接过苦咖啡杯的时候笑了,笑的意味深长。

    庞初心也不那么淡定了,“能别那么明显的坏笑么?你要想进白龙岭最好提前跟家父打声招呼。”

    唐阳羽趁热喝了口滚烫的咖啡,“打招呼你父亲能同意?”

    庞初心点头又摇头,捧着咖啡杯,“别人肯定不同意,要是你……也许会有一点机会……”

    唐阳羽微微皱眉,“也是说你父亲其实掌握着白龙岭之的隐秘,他也想一探究竟,所以才租下整个白龙岭山区不允许任何进入是么?”

    庞初心微微一笑,“你别那么天真,我父亲每年从白龙岭得到的直接喝间接经济利益远常人想象的要多得多。”

    “好,带我去见他,现在。”唐阳羽突然提出了一个十分唐突的要求。

    这让庞初心为难,因为即便是她和媛媛的男友同学什么的也不可能大晚带回去见家长,何况她们俩跟唐阳羽都不是那种亲密关系。

    所以她有一丝犹疑。

    唐阳羽笑,“不要多想,别人不可以,是我应该问题不大。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我把张波同学变成圣王这事恐怕很多人都知道了吧?”

    庞初心抬头,“这又不是丢人的事,是伟大的事,是功德。”

    唐阳羽自嘲的摇摇头,“什么伟大什么功德,是不想死搏命而已。”

    ……

    夜里8点40分,庞家在京城三环的住处。

    跟很多京城大家族不同,庞家人住在自己的大厦之。

    大厦是双子星,其高的一栋30层,是办公用,矮的是11层,全部都是庞家私宅。设计十分现代,有自家的泳池,健身心,视听心,图书馆,餐厅,会客心等等。

    初来着都会震惊和惊。

    唐阳羽脸很淡然,心里也震惊也新,只是如今他这不不下不明不白的身份让他没办法那么不做遮掩的随心所欲。

    “你面子不小,父亲在自己书房见你。”庞初心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提醒,她的父亲也是庞媛媛的爷爷。

    其实这在华府十分普遍,通常只要家里的老爷子还健在,一般大权都会掌握在祖辈手。

    庞家这种大家族自然也不例外。

    “你不喜欢这里,没有家的味道,所以也不怎么回来,对吧?”唐阳羽笑呵呵问了个有点无聊的问题。

    “嗯,我的确不喜欢。”庞初心悠悠回道。

    “那你父亲一般在什么地方会客?”唐阳羽接着问。

    “在公司会议室,重要的在公司办公室,关系亲近的会在矮楼的会客心,特别亲密关系的才会在他的私人书房。”庞初心沉声解释。

    庞家自家住宅足足有11层,加地下两层是13层,工作人员加在一起至少有50人,每个人见到庞初心都一脸惊的样子,然后赶紧停住躬身施礼打招呼。

    庞初心只是微微点头,极其轻微的点头。

    并不在乎。

    可以说她高傲,也可以说她的想法跟庞家其他人的想法不一致。

    她这种人光看表面知道不可能跟那些世俗的家人每天在一起生活应酬。

    “等等,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父亲极其亲密的人了?”唐阳羽怪,因为庞振国本来是个怪的人,历来都已不好接触闻名,十个找他办事的人至少有九个会触霉头,第十个倒是没触霉头,因为根本没见到他本人。

    他很少见人。

    尤其是自己65岁以后,今年他70岁,刚好。

    “应该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见了你。”庞初心立刻给出完美解释。

    ……

    在唐阳羽看来庞振国的书房除了视野更好面积更大以外其余哪一点都不庞媛媛那个古书房。书房里的书也大多是经营管理方面的,西方经济学的书籍较多,华府传统书籍极少。

    看来庞振国是个西化的人。

    庞振国还没过来,书房里只有他和庞初心还有一个烟色西服的管家伺候,也不说什么,只是负责端茶倒水。

    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

    唐振国不存在迟到的问题,因为他的卧室在走廊度面,他晚来是要让唐阳羽感到一种压力和威严。

    他早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孙女跟唐阳羽往来密切,作为家主他不可能不关心,只是他的关心是在暗处的。

    可以说如今的唐振国对唐阳羽十分了解。

    第27分钟唐振国终于一身笔挺西装亮相,皮鞋也擦的雪亮,唯一跟白天办公不同的是白衬衣里并没有系领带。

    算是家庭氛围。

    唐阳羽站起身,没动,等到庞振国走到跟前才张口打招呼,“庞先生,你好,我是唐阳羽。”

    庞振国微微点头,幅度相当有限。

    抬手一指,“坐吧,别拘束,这是家里。”

    “初心,你可以去忙了。”

    他一张嘴把庞初心打发走,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后不不地独敌球由冷技结战

    庞初心站起身,对着唐阳羽,“我在外面。”

    看得出父女俩的关系并不怎么和谐。

    于是唐阳羽忍不住笑了,这挺没礼貌的,但他是忍不住笑了。

    笑了笑了。

    庞振国皱眉,“唐先生在笑什么?哪里不对么?”

    唐阳羽点头,“嗯,是有些地方不对。”

    庞振国下意识的把身子在椅子靠了靠,“还请赐教。”

    敌不不地酷艘学接阳球岗远

    他用赐教两字虽然是客气,但是却一下子把他和唐阳羽之间本远离的距离拉的更远。

    “我觉得挺有趣,庞家庞初心和庞媛媛两代才女,本来是庞家最大的传承和资产,谁知却一个都不肯回家。庞初心不怎么说话,家里的事情极少插手。庞媛媛倒是稍微活泼些,但是却喜欢满世界的疯。尤其是每年都要去白龙岭一两趟……”

    庞振国看着眼前的19岁少年,青涩,却没有拘谨,很自如但又不放纵,说话不喜欢用敬语但是却看得出家教还是乘。

    他顿了顿,想了一下,“初次见面品评别人家的家事这不礼貌。”

    结不不远情后恨战孤学独所

    他算是善意的提醒。

    唐阳羽的目光迎回去,他的目光依旧简单而纯净,“我跟庞先生当然不熟,但是跟庞初心和庞媛媛算是不错的朋友了,他们没少帮我忙,毕竟我在京城没什么根基。”

    “其实今天不是因为白龙岭的事情我也会找机会拜见一下庞先生,我知道你会担心他们两人,所以要解释清楚。”

    庞振国脸没什么表情,是威严,看不到他心里到底想什么,唐阳羽也没有小人的召唤读心术,用不到。

    也不该用。

    只是这种尊重庞振国可未必知道,即便知道也不会领情,因为这是他一个晚辈最基本的礼节。

    “好啊,那你给我解释一下。我欣赏唐先生年纪轻轻敢打敢拼,而且身怀绝技,但是唐先生同时是个危险的人,这你无法解释。”

    敌远不远独艘球战孤科独情

    庞振国直戳唐阳羽痛处。

    那意思除非你跟我家里的孩子全都断绝关系,从此再不联系,否则你怎么解释也没用。

    唐阳羽下意识掏出一根香烟,人家书房里自然不会有禁止吸烟的警示牌,他马又放了回去。

    “本来我要跟庞初心和庞媛媛做出关系切割,可是突然知道白龙岭在庞先生的保护之,那么庞先生也许可以给我讲个有趣的故事,然后我再做出取舍。”

    “因为龙族乱世已经到来,纸终究包不住火。”

    庞振国低下头,起身,从木盒里拿出一根古巴雪茄,递了过来,唐阳羽没有接,“谢谢,我抽烟行。”

    于是一老一小,一个抽雪茄一个抽烟,喷云吐雾之两人的距离似乎又无形拉近。

    “庞家不是龙族也不是盘龙族群,庞家只是普通人家。”当着名人不说暗话,何况现在唐阳羽身份大为不同,他手里掌握着龙族的新圣王。

    圣王?

    对于龙族人来说都是缥缈的传说,何况是平常人?

    “这我知道,庞家的确跟龙族无关。其实唐门和唐家跟龙族也没什么关系,毕竟龙脉危机千年一次,以前也许有牵连,但是漫长的时间可以抹平一切。”

    唐阳羽插了句话。

    一句话把庞振国说笑了,“唐先生还真会撇清关系……白龙岭自然有白龙,我问你一件事,国宫九龙壁有白龙么?”

    “九龙壁纵贯壁心的山崖石将9条蟠龙分隔于5个空间。黄色正龙居,前爪作环抱状,后爪分撅海水,龙身环曲,将火焰宝珠托于头下,瞠目张颔,威风凛然。左右两侧各有蓝白两龙,白为升龙,蓝为降龙。左侧两龙龙首相向;右侧两龙背道而弛,四龙各逐火焰宝珠,神动形移,似欲破壁而出。外侧双龙,一黄一紫,左端黄龙挺胸缩颈,爪分张左右,下肢前突后伸;紫龙左爪下按,右爪抬,龙尾前甩。二龙动感十足,争夺之势活灵活现。右端黄龙弓身弩背,张驰有度,腾挪跳跃之体态刻画生动;紫龙昂首收腹,前爪击浪,风姿雄健。”

    “阳数之,九是极数,五则居。“九五”之制为天子之尊的重要体现。所以九龙壁之有白龙,而且是升龙……”

    “等等,庞先生的意思是说九龙壁之的白龙早已升天,早已不在玉璧之?而是龙翔潜底隐藏在白龙湖内?”

    唐阳羽猛的反应过来,但是整个假设十足的大胆。

    庞振国点头又摇头,“真正的答案我也不知道,也许今年是你揭开答案之时。七日之后我会亲自带你去白龙峰看白龙湖水怪,庞家其余人都不得参与其。”

    庞振国原来是守株待兔,早早等在这里了。

    唐阳羽才是那个一头撞到大树的肥兔子。

    后科远科独艘术接冷显孙后

    这事有趣了。

    “好,这么定了,那我告辞,天晚了,不再打扰庞先生休息。”唐阳羽立刻起身告辞,庞振国也没有起来送,只是点点头,意思知道了,你走吧。

    门外庞初心站在走廊,透过走廊尽头的落地窗出神的看着外面繁华的京城夜景。

    这种繁华是她在长城脚下无法看到的,可她并不喜欢。

    唐阳羽小心的走到她身后,“看什么呢?你要住下么?我该回去了。”

    庞初心微微一怔,“住下,我大概有118天没回来了,总要在明早问候一下妈妈。”

    “你跟父亲达成约定了,要一起去白龙岭对么?而且父亲严禁他以外的任何庞家人参与是么?”

    唐阳羽吧嗒吧嗒嘴,“还是你了解你家老头子,一字不差,是这么说的。我答应了,因为这事本来不该你和庞媛车去冒险,冒险是男人的游戏。”

    “你家老头子其实还没老,身子骨好着呢。而且你不用担心我会让他平安回来。”

    庞初心顿了顿,“但是你要带新圣王,没有圣王是绝对无法召唤出白龙湖地的那条白龙的。”

    唐阳羽抬手摸摸鼻子,“原来你全都知道。”

    庞初心轻笑,“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把这个当成睡前故事给我讲……你走吧,要是一会碰见妈妈……那不太好收场了……因为爸爸跟妈妈起来真的算是温柔斯了……”

    唐阳羽走了。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他一定等着要看看到底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是因为是庞初心的警告,那他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他跟庞振国的约定已经达成,目的达到不走还留下来跟人家女儿一起睡么?

    显然不能那么玩。

    不管外表如何放肆放纵,唐阳羽对于老人,不管谁家的老人都是尊重的。

    因为孝顺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做人准则,绝不能逾越,不管发生什么事,哪怕世界毁灭。

    孙科远远情结球接阳早艘技

    结果他很幸运的避开了庞家的母老虎,可是没想到在大门口却遇到了庞媛媛。

    孙科远远情结球接阳早艘技他一张嘴把庞初心打发走,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这并不怪,因为庞家那么多下人总有她的心腹,虽然她肯定也是好几个月都不回家一次。

    “喂,站住,你这个叛徒!”她大声喊住想要悄悄趁着夜色溜走的唐阳羽。

    “你叫我么?”唐阳羽很无辜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对,叛徒,我是叫你!你答应我一起去白龙岭为什么转头来我家里告状,我最讨厌叛徒,我和你之间完了!”庞媛媛显然很生气,是真的生气。

    艘地远不情后术战阳所秘情

    唐阳羽却笑了,笑的很开心,走过去一把把人家抱在怀里,贴着人家的耳朵,“放心,你爷爷说不要带你去,可是我一定不会听他的,一定会带你去。”

    庞媛媛一愣,“我不信!”

    唐阳羽稍微松开一点,低头看着人家美丽容颜,“不骗你,因为你们庞家虽然是普通人家可是却跟白龙湖里那条白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不带你你也躲不开。

    庞媛媛稍微有点脸红,可又不好挣扎,这毕竟是在她家门口,她很清楚这里至少有二十个摄像头监控。

    所以不动是最明智的。

    什么都是唐阳羽这家伙做的,对,他是坏蛋,禽兽。

    哈哈。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婚攻略:高冷老〕〔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妻入囚:霸宠重〕〔英雄?我早就不当〕〔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