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君的火爆妖后〕〔傲世无双:绝色炼〕〔我在荒岛的幸福生〕〔隐婚娇妻,太撩人〕〔剑破九天〕〔腹黑老公小萌妻〕〔魔帝狂妻:腹黑大〕〔九仙帝皇诀〕〔总裁独宠亲亲我的〕〔逆天小狂妃〕〔黑帝的燃情新宠〕〔爹地,妈咪又逃婚〕〔仙医小神农〕〔甜心宝贝:帝少,〕〔大叔的心尖宝贝〕〔妖娆炼丹师〕〔继承者的大牌秘妻〕〔山村庄园主〕〔血染军魂〕〔九层仙莲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修复高手 第978章 龙族百战死(激烈章节求鲜花)
    外面夜色如水,都氏一族两父子没有拉窗帘,他们这点显得很大方。

    因为不会有人偷看。

    因为他们在敌人的心脏。

    都未的结论让都残多少有些恍惚,对于他来说叛龙出圣女已经十分难于接受,结果圣女在归龙仪式几日之内飞升成了圣王,这不是能不能接受的事情了,他的世界观已经被彻底打破。

    尽管他还嘴硬死死坚持着自己传统的顽固的原则。

    眼下没有了三珠星光护体的唐阳羽居然在星光之下成了不死之身!

    要他怎么面对?

    他充满沧桑的脸布满哀愁,他努力的控制。

    都未顿了顿,“父亲大人,想哭……哭出来吧……这个时代变了,变得你已经不认识……”

    人家都说知子莫若父,现在是知父莫若子,毕竟父子俩相依为命20年了。

    同一屋檐下生活20年的人即便没有骨血关系也会变成一家人了,这是人类生存和繁衍的基本规律。

    人类是社会动物,需要族群,需要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甚至需要部落与国家之间的战争。

    因为军事是推动先进技术和生产力发展的重要推动和因素。

    其实内心深处都残一直渴望重现百年前的那场龙族战争,这样他有机会名正言顺的杀人,报仇,疯狂发泄!

    可是没有战争,无论是地龙族还是叛龙族群一年年一天天衰落,好像再过个十年二十年不用他杀人叛龙族群也会自己灭亡了。当然,倘若这次寻龙修龙之旅失败,今年地龙族会灭亡,地下龙城会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或者跟地龙族同时灭亡。

    龙族到了最危险的节点。

    所以他内心的传统和固执愈发强烈,他只相信李易风这样的护龙一族血统纯正忠心不二的龙尊。

    叛龙和外族人掌握了龙族龙尊之位他认为那本身是自取灭亡。

    在他心里一直坚定的认为杀死张波和唐阳羽的正义,龙族正义。

    可是眼下这俩人却都已经强大到他杀不死了。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他仰天长叹。

    好在他还有个儿子,唯一的宝贝儿子,他将目光转向他,“二子,不管到什么时候一定要记住,杀死叛龙圣主和外族龙尊龙族才能真正的生存下去,否则祸起萧墙。”

    经历了突发的一切非但没有改变他的看法,相反还坚定了他内心所谓的龙族正义和他自己的都氏一族的忠诚。

    他可以死,可以被仇家杀死,但是他的儿子不可以,他的儿子即便死也是为了龙族正义而死,这才是他们都氏一族的风骨和骄傲。

    所以都残本身是个复杂又矛盾的人。

    所以在唐阳羽眼里他才是个光明磊落的敌人,光明磊落到愚蠢,因为眼下他们父子俩人在屋檐下他却依然不肯低头。

    倘若不是唐阳羽,换了别人,恐怕他们父子俩这两条命都保不住了。

    都残自己也深知这一点,因此才会在暗夜里觉得如此无力,显然19岁的唐阳羽和21岁的张波是他以前从未遇到过的强大到恐怖的敌人。

    他甚至忍不住问,“二子,你说……那叛龙圣主现在究竟有多厉害?摘叶飞花皆可杀人么?”

    都未点头又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毕竟龙族圣女圣王即便是在《龙经》之也只是一个传说,从未有圣女突破过最后至高王境界的荣光。不过听说在圣女还没有成为圣王之前发出的那一招天地芳华已经冻结了大祭司的一切。”

    “父亲大人,今日的圣主绝非我们可以动摇和杀死的,不管我们承认还是不承认她的至高王身份,都没有影响。而且圣王现在还是地龙族的圣王,她第一步要完成的是对地龙族和叛龙族群的一统。那么唐门是他的刽子手,这样说你懂了吧?”

    都残沉重的点头,“懂了,懂了,唐阳羽对我们真实的可怕,他敢把我们父子请来当星龙卫的教官证明他的胆子很大。胆子大的人要么得天下要么早死。”

    “看他的面相怎么都不是早夭之色,应该是宿命轮回转变之他父亲的阳寿也加在了他身,像张波孪生哥哥未尽的阳寿也加在了她的身。这才是这两人最可怕的地方,我们的生命只是单纯生命,再厉害的龙族也是,神级大祭司也是,他们两个小小年纪却已经拥有了双重生命。”

    “这不是天最后的天命是一个恐怖世界的开始了。”

    都未笑了,笑得很放松,他明显是在笑都残的老朽,都残也知道却不生气,因为20年来这是他跟儿子配合最好交流最好的一次,父子俩终于能够敞开心扉坐在一起好好聊聊。

    何况平日里沉默了太久,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说说才行。

    他也跟着笑,“臭小子,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个行将木的老顽固,要不是涉及到龙族生死存亡之事,我甘愿放你跟唐阳羽在他的唐门去磨练几年,那又能怎么样?”

    “战争,从来都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都未抬手摸摸脑袋,“父亲大人,我们现在正在做这样的事啊,现在咱俩绝对算是深入敌营了。毕竟我们过来之前你是跟王先生和庄和大祭司做了备案的。”

    说到这个都残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王先生凌长老楚千杯这些人哪个不是唐阳羽的后盾?否则他能够在京城之内创立唐门然后野心庞大的与龙族为敌?”

    都未微微皱眉,“那你怎么评价王先生他们这样的行为?”

    艘远仇仇方敌术所冷地毫孤

    都残为难了,因为他对王先生和凌长老还是颇为尊重的,他也知道他们这么做很大部分都是迫不得已,毕竟地龙族新生一代人才凋零到可怕的程度。

    真正拿得出手的一个李易风。

    而北昆仑雪山李家这些年拥兵自重对京城的长老会虎视眈眈他谁都清楚,所以北昆仑雪山李家后人成为龙尊也是没有办法之的办法。

    用一个外族人龙尊制约,连羲和大祭司最后都认可了内外双龙尊的方案,因为对于他们这些龙族权力的掌控者来说,眼前最重要的是顺利完成寻龙修龙之旅。

    其余的事情他们已经没办法兼顾了。

    所以他想了想沉声回道,“他们也只是身在其位而已……”

    都未没想到都残的回答竟然是这样,很是吃惊,“父亲,你……你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对待自己族人可是一点都不顽固啊……我以前都没见过你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都残冷哼,“说什么胡话,什么柔情,龙族再衰落我们都氏一族也以龙族为荣为傲!我理解王先生他们死马当活马医的做法,但是我还是坚决不承认叛龙圣王和外族龙尊,到死都不承认!”

    “你也不想说服我,否则惹急了老子直接先灭了你!”

    都未哈哈大笑,“对,对,对,是这样,这样才是狂暴杀人王的都残,这才是本来的你!”

    都残听了也跟着哈哈大笑,这次他不是学儿子,而是自己想笑,因为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已经够本,已经值得,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报仇?

    真正该杀该报仇的人几十年前都变成一堆堆白骨了,早死绝了。

    他们的后人他也没少杀了!

    痛快!

    这样他突然跟儿子提出一个特别的要求,“二子,当寻龙之旅开始的时候我会加入唐门队伍,我会死在断裂的龙脉之,这是我的宿命也是我最辉煌的顶点!”

    都未再一次被自己的父亲震惊,忍不住反问,“父亲的意思是要我留守继承长老之位,然后你自己跟着唐阳羽去修龙去封印龙塚?去战死?”

    “可是即便你要加入寻龙队伍也是加入正宗血统的李易风那边啊,怎么突然选择加入你根本不承认龙尊之位的唐阳羽这边?”

    “你还是想在自己死之前杀死他?”

    都残摇头,“不,杀死他的任务是你的,如果他活着完成修龙任务,等他回到京城你再杀他,不惜一切代价,不惜背负一切骂名!”

    “我战场,入修龙,封龙塚,是我作为龙族后裔的本能,地龙族根本无人可用,我这把老骨头终于可以派大用场了!”

    “哈哈哈,我自狂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哈哈哈哈哈。”

    都残笑声震天,甚至连正在跟小天师遛弯巡逻的唐阳羽都听得见,小天师忍不住皱皱鼻子,“大哥,这老顽固又在发疯,没准一会又会冲出来杀人,咱们可说好了,他要是再敢出来捣乱一切归我处置!”

    唐阳羽轻松一笑,“小子,都残搞定了,他自己把自己搞定了,他自己想通了,要不要打赌?他不但不会再跑出来胡乱杀人而且还会报名加入我的修龙跟我一起踏修龙封印征途,你信不信?”

    小天师眼珠乱转,“切,我才不跟你打赌!”

    唐阳羽笑的更加开心,“还是你机灵,记住,人的笑声也分很多种,都残刚才的笑声是放下自己身前的一切一心求死的笑声,而将军百战死马革裹尸还是他的至高荣耀,他老了,但是老骥伏枥,他死也不要死在仇家手,他死也要壮怀激烈的死在修龙封印的战场之。”

    “所以,我从心底深处尊重我的这个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一胎二宝:冷血总〕〔重生渔家有财女〕〔大明小书生〕〔重生小妻:总裁老〕〔全能奶爸[快穿]
  sitemap